本宫微胖s
光明使者
光明使者
  • UID1030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3410
阅读:7回复:0

几回魂梦与君同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8-09-15 08:28


    
    命运啊......
    
    几回魂梦与君同
      
    
    他终于决定离开。
    其实,像这样一个梨花淡染枝头的季节离开清染县是很遗憾的。毕竟梨花盛开的日子不远了,而清染县却是以梨花闻名于世。可他并没有因此而由于什么,因为这里,似乎已经没有什么值得他留恋的了。又觉得好笑,既然没有什么留恋的,为何迟迟不肯离开?
    他从枫凝山庄门口走过,抬头望了望那深锁的宅门,门前翠青柳树还在细风里摇着一点一滴汇线成留的绿意,很久以前,似乎树上还有吹着玉箫的少女......他笑了笑,明明一张俊秀英朗的面孔,却笑得分外凄凉,也许是掩在心底的事太多了。
    他还记得,这漆红的门后,有他和她的故事。
    下意识摸了摸腰间的东西,继续向前走去。
    微风袭过,撩起她额前的碎发。一抹白色的影子倏地消失在山庄拐角的巷口。她紧紧的握着手里的玉箫,停靠在桥头百年古桑的后面,映着河里潋滟的水光,她清澈的瞳孔里也泛起一丝微妙的变化。
    有多久了?她就这样跟着他,白天,夜晚,“形影不离”。她虽然数不清有多少个一墙之隔却没有见面的夜晚。哼哼,但是这样的日子,有多久了,她记得。
    一百七十三天,整整一百七十三天。
    每过一天,她都会狠狠的记着!
    街上人来人往非常热闹,毕竟是这样一个温暖的季节。他背风站在桥上,耳后的头发在风中飞扬。也是这样一身素净的白,他一直这样穿,记得曾有个女子站在梨花下对他俏皮的笑,她说,她爱的男子,白衣胜雪。
    爱过以后才发现,那些记忆总是这么清晰,不管岁月涌过多久,依然疼得这样真切。
    他和她就是以这样的角度,在嘈杂的人声里,安静的伫立着,没有声音,没有多余的动作。
      
      
    不知何时,都死在了记忆了。
      
      
    她是枫凝山庄的二小姐。有爹爹,娘亲,还有哥哥。家里有权优势,衣食无忧,家人对她也宠爱有加。过去的十六年里,她像一个快乐的精灵,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人。
   请问白癜风治疗饮食那里好 后来,他闯进了她的生活。带怎样宝宝才是健康的呢着六月郊野的气息,带着六月山泉沁心的清凉。一袭白衣,一把折扇,一个明亮的笑容,点燃了她十六岁的年华。
    一个是江湖上有名的侠盗鬼菩萨,一个是名门枫凝山庄的二小姐,一个年轻有才,风度翩翩,一个阳光开朗,风华绝代。就这样,他们的相遇,他们的相爱,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
    那一年,他们的足迹,清染县里几乎无所不至。
    他喜欢安静,喜欢音律,她便飞跃上树杈间,把着随身的玉箫便是悠扬的一串,一串串美妙的音符,流淌在心里的,化成,情愫。雪白的皮肤在阳光下微微泛着乳色,她坐在树杈上,躲着妖娆的花儿,故意惹上满树的青桑,吹着玉箫,小腿有节奏的一下一下的在半空中荡着 。那时候,他甚至觉得使她抢走了春天的光环,满眼的芬芳,只为她一人。
    她喜欢玩耍,他便陪她逛街游湖泛舟,放风筝,捉迷藏......他们约好不用武功在森林里嬉闹,结果一起掉进猎人的陷阱。他们甚至一起做过贼,以江湖侠盗鬼菩萨为名,夜潜,行动,为点小事吵起来,被发现,逃命......
    他默念过无数次她的名字,绝影,绝影......
    对不起。
    他只想说这三个字,也许,他只能说这个。
    立在桥头,望过河流源头的方向,一个没有源头的方向。眼里是大雾般没有焦点。他皱着眉头,一脸哀伤。
    他的身份是假的,可,情是真的。
    她远远地看着他,即便是蒙了面纱,依然看得出来,灵眸含水,蛾眉如烟,丝绕额前,樱唇粉腮。她也不知道对他是该爱还是该恨。然后用力握了握袖里的短剑,剑上还挂着一块玉佩,是块上好的墨玉,玉上晕开血色的“凝”字。
    这玉,他也有一块的。
    是个“枫”字。
    依稀记得他意外闯进她的闺房。那时,她因为伤口开裂需要包扎,刚褪了衣服,他便闯了进来。她也机敏,避到屏风之后。分明是一件极为尴尬的事,他却仍旧一脸邪邪的笑,丢下一句“贼不走空”的话,便带走了她戴了十六年的“枫”玉。
    只记得她说过,这玉是要送给未来夫君的。于是,他便早早收好它。
    他说,和鬼菩萨在一起混久了江湖上可没人敢娶她了。
    她笑笑,好吧,那就非君不嫁。
    ......
      
    缤纷的夏季很快过去,梨花又开了一季。
    一次,他约她到城外十里铺见面,是夜里。
    毕竟,这样的游戏不是第一次玩,她换上淡妆,在那里,一等,便是一夜。
    她不知道,那夜,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次日,有人一夜间血洗枫凝山庄的消息传遍了全城。
    ......
      
    原来,原来,原来...
      
    他是“韩门”的三子   “韩门”   ...
    “韩无伤,韩无伤,韩无伤... ”她曾跪在亲人的坟头失神的呢喃。
      
    后来的后来,她便收拾好破碎的心情,她以为那时已经流尽了眼泪。于是,踏上了复仇路 。毕竟,山庄上下一百七十九条人命,不能白送!
    “呵呵,无伤,那个日子快来了呢~”看着他清瘦的影子,她似笑非笑的说着。
    终于,在第一百七十九个晚上,她找上了他。
    她一袭白衣,蒙着面纱,在这个残月的夜里,慢慢的走在竹林里,寻着叶间轻舞的节奏,悠远的箫声飘着,是当年她吹给他听的。
    她迈着轻盈的步子,一步一步,踩下一地莫名的忧伤。仿佛要进行一个祭祀的仪式,这每一步都是踩在祭坛之上,庄严而残忍。
    晚风袭过,竹叶间闪烁一缕白影。
    他吹着箫,想着她,情动,心动。
    然后睁开眼睛,遇上她的满眼泪水。对视许久,还是没有语言,永远的沉默。只是他们明白,他爱她,她爱他,更恨他。
    灭门之仇,岂能不陕西专业治疗白癜风医院报?
    于是,她蓦地转身,短剑出袖,轻点竹叶,剑已经抵在他的喉前。他没有出手,也没有躲开,只是深情地望着她,一如当年。
    他也不想灭她满门,更不想让她恨他。“韩门”只听命于当今皇上,这是每一个韩门后人必须遵守的祖训。有太多太多无奈!上一辈的恩恩怨怨,他们谁也说不清。
    他能做的,不过保全她一人。
    他取出腰间的玉,比在剑柄上垂下来的玉上。“枫”...“凝”...
    他嘴角浮起释然的笑。
    对不起。
    他轻轻的说着,我欠你的,早该还了.
    面纱从她的鬓边滑落,月光下,满脸冰凉的泪。
    最后,还是他握着她的手,亲手将剑送进自己的喉咙。
    ......
    又是一年梨花开,清染的梨花依旧,佳人何在?
    她还是一身素净的白,摘去面纱,绝美的面容总挂着淡淡的笑容,正如她的名字:绝影。
    她想,他一定想让她这样一直笑着,哪怕是是看着他的坟冢,一生一世。
    隐居的屋前,大片大片的梨花前,有一处坟冢,上面飘满春天的芬芳。
    她常常靠在坟前吹萧。
    其实,当年自他进枫凝山庄那天,她便注意到他。她知道他进山庄一定别有用心。可是,越到后来,越不忍心拆穿......
    最后的结局,不是她想要的,也不是她能控制的。
    因为,前些年,她悄悄闯荡江湖的时候,鬼菩萨,是她的盗名。
    ......
    月残月满间,几回魂梦与君同。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