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宫微胖s
光明使者
光明使者
  • UID1030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3402
阅读:7回复:0

月 琴 狼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8-09-15 08:00


    
    
    月 琴 狼
      
    
    ⑴.8岁的迷失
    “孩子,你怎么会在这里?”迷雾中,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白衣人像神仙一样,缓缓显出身形,像是在湖面上凭空出现一样,直直的站在湖的中心… …在雾的配合下,忽隐忽现… …
    “逃难… …”我曲着身子,站在岸边,脸上是无限漫出的慌张,活像一匹受惊的狼。
    “你,叫什么?”风起,湖面上传来他温柔的声音,白衣的神仙像被风吹动一般,向岸边靠过来,向我靠过来… …我也终于看清了他脚下的那叶竹制的扁舟。
    “孟… …孟郎。”
    “你的家人那?”他轻轻走上岸来,抚摸着我的头,我竟忘了害怕,任他去揉去抚… …
    “被仇人杀了。”我回答,语句中丝毫没有任何感情的存在。
    “你…不哭吗?你不孤单?”
    “孤单… …但是娘说过,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许孟郎哭。”
    他盯着我的眼睛,许久,终于开口道:“我也是孤单的人啊!”言罢,丢下我,径自走去,我竟像被什么东西牵引一样,在后面默默的跟着他… …
    行至一间木屋前,他门而入,我也随之而进。里面只有一盏灯和一架琴,琴前站着一个小姑娘,看样子和我差不多一样大数年的白癜风将如何影响我的人生轨迹
    他拨了一下琴弦,琴音幽幽,仿佛穿透我的身体,震撼了我的心神,千丝万缕的缠绕在我的四周… …
    “我可以帮你报仇,只要你学到我的琴技,杀谁都如探囊取物一般… …你要不要拜我为师?”
    “要!”我毫不犹豫的说。
    “呵…”他蹲下身子,拍了拍我搀杂着血和泥的破衣,又拉起我满是泥泞的手,怪异的盯着我的双眼说:“好一匹可怕的狼啊!”
    后来知道,他叫镜狼先生;湖,叫镜狼湖。
    从此,他每天坐在湖边教我如何抚琴,我站在他的一边,另一边的,是他的琴童…谁知道白癜风晚期最好治疗方法
    我记得,这个和我一样年纪的小女孩,叫雾… …
    ⑵.月 狼 琴
    18岁,在镜狼湖边出走,用的是先生踩过的竹筏。离开了陪我十年的镜狼湖,带走了镜狼先生的那架衷爱的古琴。从此,江湖上多了一个与琴为伴的白衣—月狼琴,也多了一个以琴杀人的传说;但却少了一个每天勤于练琴的小男孩… …
    只用了三年,我便找到了那个杀我双亲,迫我忍受十年孤独的仇人—百里文蝉。江湖上的另外一个传说。
    和往常一样,他并没有逃过我赐予的死亡… …
    但是在死前,他竟乞求我放过他的家人。我看了一眼抚在他胸膛含泪痛哭的孩子,一个正用异常仇恨的眼神看着我的小男孩,内心不禁一颤,那是十年前我曾经拥有过的眼神,于是欣然答应,即使是个错误… …
    不知道为什么要答应他,当初他杀我双亲时我也差点命丧于他的刀下… …也许是我可怜这个年仅十岁的孩子吧!
    月琴狼杀死武林盟主百里文蝉,消息顿时传开,江湖上又多了一个传说,一个被誉为神的的传说;同时,也少了一个传说,一个百里文蝉的传说… …
    之后几年,我开始安静的过着自己一直想过的平静的生活,很少有人会请我去杀人,因为大多数人都找不到我身在何处,再者,即使找到了我,即使出再多的钱,我也不会出手帮他。月琴狼只为杀人而杀人。就像在我消声灭迹了几年之后,月琴狼的名字依旧是个叫人闻风丧胆的传说。
    时常会想到镜狼湖,想到镜狼先生,想到先生的琴童—雾;因为自从18岁离开镜狼湖之后,就再也寻不见了那个地方… …
    它仿佛也和我一样,成了一个传说… …
    起风的夜晚,常常在梦里梦到那个天真的小姑娘;梦到镜狼先生教我琴技时,她在后面朝我做鬼脸;梦到吃饭时,她把自己碗里的菜夹到我的碗里;梦到我受罚时,她偷偷的给我送水喝… …也许我曾经爱过她吧!
    都已经成为传说… …我只是一只满心仇恨的狼罢了… …
    ⑶.另一个传说
    江湖之上又新增了无数的传说,而最吸引我的,是一个的问世—像我一样,可以杀人于无形的冷酷的人。
    他的名字倒是叫我想起了一个久违的故人—百里文蝉,因为他叫百里连云。
    还有一个传说,一个神秘的女,同我一样,以琴为剑,以气杀人。最传说的是,没有人知道她的身世,她便是一个迷… …
    阴雨连连的夜晚,我回到落脚的破庙,刚至门口,一段琴音便打扰了我的思路… …
    一个 女人坐在庙里,脸上蒙着一块血红的纱巾,只露出两只仇恨的眼睛。
    “还记得我吗?孟郎!”
    她的声音如刀一般穿过我的身体… …
    江湖上怎么会有人知道我的真名那?
    “你是谁… …”我平静的问。
    杀气!一把利剑向我后背刺来,快的惊人……
    我忙闪身,剑从我的身边划过,在我的臂上留下了一条深可露骨的伤口… …
    “月琴狼!可记得我?”
    我轻蔑的扫了一眼来人,无语… …怎会不记得,他就是百里文蝉的儿子,当时那个年仅十岁的小男孩,现在的冷血—百里连云… …
    “晚月!”百里连云轻唤了一声那女子,我也知道了那女子的名字… …晚月,那个以琴杀人的女… …
    晚月纤指一扫,琴弦轻颤,一股纯熟的杀气顷刻向我扑来… …
    我右手在身后的琴上轻轻一拨,一股更加纯熟的杀气随琴而出… …
    与晚月对峙的时候,百里连云突然从我背后偷袭,当我正准备闪开的时候,突然看见晚月被我的杀气震下面纱后的真面孔… …
    只一愣,一把冰冷的剑已经从我的前胸穿出… …
    “… …”我痴痴的盯着晚月的脸,甚至不知道百里连云什么时候把剑抽离了我的身体,只是一刻不离的盯着那张久违的脸… …盯着那张脸上复杂的表情… …
    “怎么…会是…你… …为什么…杀我?我是…孟…孟郎啊…雾… …”此刻,我才发现,晚月…就是镜狼湖边的那个小琴童—雾。
    我唯一爱过的人… …
    ⑷真相
    “你十年前曾说过,只要我能习得你的琴技,便可以离开此地去报仇;如今你却要我在这里陪你终老?”我怒到。
    “并非我毁约,只是我发现过这种平淡的生活更适合你… …不是吗?孟郎?”镜狼先生笑着抿了一口茶说。
    “是!但是过平静生活的代价是放弃报仇,灭族之仇!我做不到!”
    “有些东西,该放手的时候就要放手… …你要是想走出镜狼湖,就“护肤”变“伤肤”,白癜风患者你后悔了吗先过我这关吧… …”先生笑着起身道。他明知道我不是他的对手。
    “… …”我的手在颤抖,报仇!我一定要报仇!我在镜狼湖边苦修十年,为了什么?为了报仇!!!
    “先生!我知道错了!”在镜狼先生即将走出木屋的时候,我“扑通”跪倒在地上说。
    先生回过头,我看见他激动和满意的笑容。
    在他过来搀扶我的一刹那… …我掏出了早已藏在衣袖里的刀,朝先生胸口刺去… …
    “孟郎… …有…有天你…终会明…明白…我的…苦心… …”先生含笑望着我,眼睛里闪烁着十年前初见我时仁慈和镇定的目光… …
    “你…你… ...先生!”杀死先生的一幕正好被进来的雾看个正着… …雾的眼神头一回叫我感到害怕,回想起来,和杀百里文蝉时百里连云的眼神是一模一样的… …
    我并没有杀死雾,而是在她撕吼的叫骂声中,带着先生的琴,踩着先生的竹筏,离开了镜狼湖… …
    为什么没有杀她?
    也许我曾爱过她吧… …
    END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