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el怖的e6天使
光明使者
光明使者
  • UID85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2175
阅读:2回复:0

被风吹过的日子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8-09-15 07:55

被风吹过的日子
  因为曾经拥有过,所以不会成为敌人;因为曾经真心付出过,所以不会再做朋友。如果,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那想来已经很幸福了,其实,擦肩而过,也是一种很深的缘分。

  

  被风吹过的日子

  ——野丫头

  

  

  高三那年的春天异常的冷。那天晚上,在学校昏暗的路灯下,我还是清楚的看到了你眼睛里深沉的难过和酸楚。我知道,你是在为我难过。心忽然纠痛起来,好想捧住你的脸,好好拥抱一下你。可是,那一刻,我突然没有了思维和言语,只是默默看着你,害怕你的难过会吞噬了那个阳光般温暖灿烂的你。虽然那时候我们还不是情侣,可我们却相互依靠!

  寒气袭着我们,我的手很冰凉。忽然,你打破了沉寂,刮了下我的鼻子骂了句“傻丫头”。你开始一直在不停说话,不停呵气、不停搓我的手帮我取暖。顿时,我泪流满面。我呆呆的看着你,回忆起我们相识并一起走过的日子。

  相识

  相识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妈妈拉着我的手大步流星的走向教学楼,我踉踉跄跄的随她奔跑着。我抬头,发现你趴在二楼阳台上眯着双眼甜甜的笑,微风一阵,吹乱你的细绒绒的头发。那天,我记住了你的笑容和你那清澈的目光,并一下子记住了这么多年。

  小学的日子里,我们每天手牵手上学、回家。一年四季,我们总有自己的玩处。春天,你带我去偷花婆婆家的桃花,然后给我插在头上,一起追着跑着笑着回家。夏天,你偷偷带我去河里捉鱼,带我满地里跑着捉蝴蝶。秋天,你会拉着我跑到学校后面的小山上捡枫叶做书签。冬天,你趴在围墙上吹口哨叫我出去,一听到口哨就装作要上厕所跑出去。你带着我滚雪球,和别的孩子打雪战。

  初中

  上了初中,开始有小男生给我写情书。我害怕的拿着他们的信去给你看,你刮刮我的鼻子打趣道“哟,小丫头长大了吗,都有人追了啊,哈哈……”我负气的走开,但最后你还是帮我想办法把他们打发走了。

  坏孩子要抢我钱,你二话不说上去就揍他们。结果往往是你被揍得满地找牙,我哭的泪眼婆娑,你抹抹我眼泪说句“傻丫头,哭什么啊,你老婆我没事的”。然后,我扶着你到河边洗干净脸再各自回家。

  从那时开始,我就再也离不开你了,你就是我的“保姆”,就是我的主心骨。

  形影不离的高中生活

  上了高中,我们一起考到了市一中。

  我们依旧每天一起厮混,一起上课,一起学习,一起回家,一起从步行街街头吃到街尾,一起肆无忌惮的在大冬天吃着冰激凌走在大街上……用欣欣的话说,除了上厕所和睡觉我俩几乎没分开过。

  每天你早早的拿着书包站在楼下等我去吃早餐,去上课。虽然旁边站的都是色迷迷盯着你看的等同伴的花痴女生,你见了我还是大声的叫“丫头大人终于出来了啊,小生恭候多时了”,然后我们肩并肩随着清脆的笑声走向餐厅。

  不知何时起,我已经习惯了有你的日子,习惯每天看见你,听听你的声音,习惯看你笑的样子,习惯了带着一样的笑容和你穿一样的板鞋、一样的牛仔裤,习惯和你异口同声的说出同一句话,习惯了那样的默契,习惯看到你就大叫”老婆”,不理会别人异样的眼神。 有时候觉得,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临考前的一系列事件

  我们每天黏在一起,让人很难相信我们只是好朋友。高三了,老师开始找我们谈话,要我们以高考为重,不要分心,这意思再明白不过了。刚出办公室我就大声嚷嚷“真TM比窦娥还冤,比屈原还屈,比贝多芬还背呢”,然后我们异口同声的大叹一声“亲爱的,走吧”离开。

  原以为我们会做一辈子的好哥们、好朋友。可一切都是会变的。

  那天晚自习,那个头上“周围铁丝网、中间足球场”的老师再次把我们叫去谈话了。我们出了办公室,你一改平日的满不在乎,站在楼道里,定定的看着我,我无所适从的给了你一拳骂了句“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吗”。你半天没有骂我恶心也没吱声,我心里毛毛的,终于你声音嘶哑的说了句:“丫头,我喜欢你!”

  静静的楼道里没有一点声响,我又给了你一拳笑骂道“敢拿我开涮啊”。你看着我,铿锵有力的再次重复“我喜欢你”,然后转身离开。我手足无措的站在楼道里。

  后来的几天,你不再到楼下等我,也不再带我去找好吃的,你开始疏远我了。看着你每次匆匆离去的背影,我鼻翼酸酸的,心里失落到极点。

  学校公布了三好学生名单,出乎意料的没有我,因为一个校领导的孩子顶了我的名额。那时的三好学生就意味着高考加分,站在晚上的凉风中,我难过的哭了。那时候,你正在校长办公室和校长理论。

  初春的晚上还很刮着冷风,我看到你站在学校昏暗的路灯下,眼里满是深深的难过和忧伤。你拉着我走出校门,在老板娘惊诧的目光中付钱拿走六盒激凌。然后,你拉着我坐在场边陪我一起把它们都消灭了。

  以后的日子,我们还是一路同行,共勉互励。让人窒息的高考日子在我们的欢笑声中转眼到来。

  一起高考的日子

  高考的第一天晚上,我高烧不退,折腾到凌晨三点才睡下。祸不单行,第二天起床发现还例假了,疼得我寸步难行,我不敢告诉你,可你还是从舍友那儿知道了。我们考场不再一个学校,你还是坚持打车把我送到考场才转身奔往你的考场,临走转身大叫“丫头,你行的,好好考!”

  考场上,我双手没劲到快握不住笔,真的想放弃,但想起你阳光中的笑容我坚持到考试结束,只是文综最后两个大题没有做完。出了考场,我虚脱的开机等你电话,等着你来接我。

  看见了你,我苍白着脸笑了笑。然后你骂了句傻丫头打车带我去了医院,我输着盐水看着你喂我大米粥,然后撵你出去吃饭。本不想继续考下午的英语了,因为总分三百分文综的失误就意味着和重点大学失之交臂。看着你清澈的眼睛,我还是走向了考场,并努力的好好做题。

  下午考完了,爸爸妈妈早已在考场外等候多时了。我随着爸妈回了家。

  六月二十三日,高考成绩出来了。你只达了三本线,决定补习。我也意料之中的差重点线将近二十分,可家里坚决不让补习,我也害怕再进高考考场,所以我决定来这个三流大学。

  相恋的日子

  也许是相依为命的时间太久,我们已经习惯了有对方的日子。加之,在异地艰苦的求学生活使我更加怀念以前的一切,枯燥的补习生活也催化了你对往昔的追忆。终于,多年“丫头”“老婆”调侃惯了的我们也免不了俗套的好上了,变成了恋人。

  在大学里,我白癜风能自行恢复吗必须学着自己去买饭,学着做以前你全权包办的每件事,学着一个人去打水,一个人去自习、去图书馆。周末,我最害怕,因为宿舍的姐妹都出去约会了、上街了,我只能在宿舍边看书边等着你下课给我打电话。

  这时候,我又有了新的习惯,习惯每天疯狂的想念你,习惯每天算着你的下课时间给你发短信,习惯和你抱怨大学的各种不公平,习惯告诉你校园的各种奇闻逸事,习惯临睡前你的电话,习惯你疲惫的说“宝贝睡吧”。我上了习惯这味让人上瘾的。

  大一下学期,你的电话越来越少了,我依然想念你,只是害怕打扰你。所以我决定等你的电话,等你有时间了再给我发短信、给我打电话。

  我等啊等,从十月份等到快高考,我实在忍不住了,我给你打电话,我一天不停的打。可是你手机一直关机,打到宿舍你又总是不在。我给你找理由,我甚至天真的想,你真的是太忙了。因为你答应过我,要来这个城市和我一起上大学,要带我满街找好吃的,还要一辈子对我好。我对此深信不疑。

  你高考的前一晚,我一直不停的往你们宿舍打电话,然而你的舍友们都是一个回答,你没回宿舍。你怎么可能一直不在宿舍呢?我躲在被子里哭了一个晚上,默默的为你祈祷。

  失去你的日子里

  你高考完了,我心里什么都明白,但还是疯狂的往你家打电话。哭过后,我还是抱着一丝希望等着你,你说过会爱我疼我一辈子的呀!

  我到处向同学朋友们打听你,可你竟然没有跟以前的任何一个同学联系。没有你音信的日子里,知道我是怎么过来的吗?曾今一度,宿舍里谁都不可以提起你,我觉得天都塌了,世界也变得灰暗无光。我把自己封闭起来,开始作茧自缚。

  痛苦一直持续着,我好像也已经习惯了这种痛苦。忽然有一天,我觉得自己不该这样愁容满面的生活了,这样只会令关心我的朋友和亲人们担中华中医药学会科学技术奖促医药发展心的。于是,我决定找到你,和你做个彻底的了解,然后开始我失去你的生活,学着构建一片没有你的蓝天。所以我给你弟弟发短信问你的新号码,可他难为情的告诉我,不能说。

  没想到你能那么绝情,又是一场大哭。哭累了,睡醒了我开始逼着自己淡忘。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切开始重归平静了。可是这时候你出现了,你发短信要我别恨你。我苦心伪装并经营起的平静被你的这条短信打乱了,我所有的心痛和委屈都又回来了,我开始骂你、怨你、念你。

  之后,间接的从同学那儿知道了点你的情况,你再次高考失利。想到你独自走过那失意的日子,独自承担那一切,我的心忽然又变得好江苏白癜风医院疼好疼。可是你却不给我这个机会,你根本就不懂我,还是恨你、怨你。

  然而,这几天,我想明白了,我真的不再恨你了。你不是一直叫我“丫头”吗,一直以来,我就是个不懂得如何去爱和被爱的小丫头。或许因为年轻我们都伤害了对方,可我们都已经错过了对方,那所有的一切都已成为过去,我们的爱也成为往事了。

  我们的爱真的是已成往事了,我轻轻拥抱一下回忆里的温暖,轻柔地凝视凋谢的温柔,仿佛又看到了阳光下的你眯起双眼甜甜的笑,微风吹起你的黑发,你看起来还是那么阳光。然后,我在转身离去前挥一挥手轻声的说句:你一定要幸福!

  删了对方号码,忘记对方忘了过去吧,相互怀念不如相忘江湖。

  请你一定要幸福!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初恋男友

  2007年11月23日

  

  联系方式:(Email)chunli_bamao@yahoo.com.cn|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