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宫微胖s
光明使者
光明使者
  • UID1030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3410
阅读:7回复:0

寞安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8-09-15 07:52


    
    
    寞安
      
    
    当你走出门的那一刹那,你就意志坚决地告诫自己,不可再回来。随后,披上了你最喜欢的外套,走出门去。
    那是你最喜爱的那件外套,绚烂地有些迷惑,衣领完美地镶嵌了一朵浅绿色的花朵,你想那非常神奇,因为你还从未见过任何一朵绿色的花。但那都是次要的,不足提起的,最重要的,外套是现已背弃的你的那个人,买给你的。
    当你踏出家门走了三步以后,你就心生悔意,想折回去。但是你又重复了一遍刚才坚定的诺言,绝不再回去。
    你爱的男孩打了你,你眼泪流成河,和他厮打,但你并不是他的对手。你被他粗暴的摁倒,然后他用领带勒你细弱的脖颈,你无法再次呼吸,但你宁愿他这么勒下去,让他亲手杀死一个爱他和他曾经爱过的人。
    你在路上走,用手抚着脖子,好掩盖着那条刺眼的勒痕,路上的行人不时朝你看来,因为你的衣服被他的手撕破,皮肉显露,但你并不在意,仍是用手遮掩着你认为致命的伤疤。你在心里祈祷,千万不要见到自己的友人,否则她们一定会大惊失色。你还不忍不住抬起头看了看,你察觉到不远处有个男人色迷地眼睛在你的身体上目不转睛。
    你有些惊恐,但丝毫不会阻碍你前进的步伐。你只是改变了方向,走到了旁边的一家服装店。店名叫GIRLS’B WORLD。
    当你走进去的时候,售货员用打量乞丐的眼神看着你,随即问,你要点什么,不要请离开,这里不是要饭的地方。
    你有些愤怒,但还是压着声音问,我要这里的一件衣服。售货的女人顿时两眼放出浑浊的光,并用观赏金银的眼神感激地看着你。
    你从裤子里掏出五十元,谨小慎微地递给女人,那人的眼光逐然黯淡下来。
    她把价值五十元的衣服,撇到你的脸上:这是最便宜的了,要八十元。
    你把衣服拿下来,看了看标签,上面用中性圆珠笔写着:¥55.00。
    你问,这不是五十五元么?但你很快就被女人恶毒的眼神噎住了喉咙,停止了说话。
    我说这是八十元。女人不甘示弱。
    可我只有五十元。你唯唯诺诺地说,并且低头,看你自己的脚,你没有穿鞋的,只是趿拉地了一双很旧很丑的拖鞋。你的他一直很想给你更换一双,可你总是拒绝。因为你知道,在这种高消费的城市里,任何的商品都昂贵地惊人。他还只是个学生,没有任何收入。你不会犹如那些势利的女孩,叫他去破费。因为,你也是个贫苦出身的人。
    那就在这里打工一天吧。替我卖货。
    你睁着黯淡无光的眼睛,眼神朦胧,看不见漆黑的瞳,你从未料想过,出门不远,竟会沦落到打工的地步,但你别无选择。你向门口望了望,那个鬼迷心窍的男人仍死死地盯着你不放。
    这时那个凶神恶煞女人呵斥道,你个死人,还不进来?
    于是那个男人便听话的进来。
    你在这给我看着她,我出去一下。说罢,便拿起墙角的牌,走了出去。
    小姑娘。男人不怀好意地笑,还是用眼神抓着你,你感到悚然,想逃,却被男人一把抓住了手。
    别怕,没事的,你是来这里打工的吗,何必呢,只要跟我……钱,你就有了。男人开始露出令人作呕的笑容,黄色的牙齿上带着几缕烟丝。
    还未等你思考,那男人就贪婪地向你迫不及待地扑了过来。
    
    黑暗把你彻底淹没,其中夹杂着红色和尖叫,以及男人放荡的嘴脸,你紧咬着嘴唇,不吭声,但疼痛将你的全身没有缝隙的包裹起来。男人一直用他坚硬的巴掌摁着你的脸,他庞大的身躯压在你的身上,你的身体被他彻底刨开,随即而来便是破碎和难耐的疼痛。
    我隐约中看见窗帘是火红的颜色,很红,像火焰,或者像床上刚刚绽放开来的血色玫瑰。
    
    你用你一生最重要的东西换来了一身的光鲜与500元,你认为那是不值的,但你却没有怨言。连后悔也没有了,你终于了解了一些事情,了解了一些这世界最污秽的事情。
    你把钱都叠成了心型,一片一片地放进自己的口袋,男人站在一旁,眼睛仍不安分的在你的身上游离。你泪眼惶然地看他,他歪着嘴乐,又露出了他的黄牙。
    他想用手擦你脸上了泪,似乎不想在你的身上留下些什么,但那是不可能的,他已经在你的身体流下里本该不属于你的东西。你忽然感到了一丝绝望,但又没有失望,你看了看天,太阳还挂地很高。
    男人试图为你擦泪的时候,你把脸别到一边,并用手打开了他的手,他气地抡了你一个巴掌。
    你忍。可是血液没有隐忍的品质,还是从嘴角流了出来。男人再次为你擦,这次你出奇地没有拒绝。
    当你走出商店的时候,女人还没有回来。你想,如果女人知道了他的男人放了我,一定会气地发疯。
    不再多想,你继续你悲痛欲绝的旅行。
    你一直很期待,也一直很绝望,你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极其相悖的感触。你很期待他的电话,你很期待电话亮起的那一刻你疯狂摁下电话的激荡。
    可是你也绝望,因为你关掉了电话。没有任何人会打扰你的旅行。
    
    当你走出第七十三步时,你在左边发现了一个游人稀少的公园,公园的名字叫“情宿”。你爱情的归宿吧,你想,那我的爱情的归宿,在哪?
    你走到公园中,站到喷池旁边,久久凝望着喷泉里情人们怀着温暖的心去投掷下的硬币,那一片片富有金属光泽的硬币在水下更是如碧生辉。你看的有些心醉,想拿出一枚硬币投下去,可你无能为力,你没有硬币,你只有面值巨大的纸币,你于是不再迷茫,将你认为心型叠地最好最出色的那张扔了下去。
    然后转身离去。
    在你走出公园的那一瞬间,你还是不忍回头看去,你发现一群贪婪的人在用手去打捞浸泡在水里纸币。
    你惨白地笑。仍是向前行走。
    在你走出公园十步以后,你还是奔了回去,去“情宿”,拿回属于你的钱,你的心。
    可是晚了,被叠成心的钱已经被人捞走了,你呆呆地站在喷泉旁,耳边是人们叹息自己没有打到钱的怨声。
    那一刻的血液是白色的,因为的脸白的可怕。你做了一项惊人的决定。
    你站到喷泉的台子上,转过身,背对着喷泉里的水,识别白癜风的方法有哪些呢然后倒了下去。
    你就这么倒了下去,进入了水中。
    在你的瘦小的身体与水接触的那一刹那,你在想,我可以见我的父母了。
    你是一个无家无母的孩子,你父亲离开了你和母亲,去寻找另一个更为富有的女人,你的母亲悲痛欲绝,终于跳进了你家旁边的那湾清湖。从此与游鱼为伴,在水中黯淡思念你没有人性的父亲。
    你是一个可怜的孩子,什么都没有了,他也离开了你。
    你想效法你的母亲,与水为伴,让水拖起你悲伤的身体,可那是不可能的,水浅地令你无法设想,你没有料到这点。
    你狼狈不堪地起身,但又滑倒了,这次你却不小心呛到了水,真心想做一件事,总是无法如愿。
    你迈出水池,眼泪终于还是顺着从发稍流淌下来的水一同落下。你自己也无法辨别哪个是水哪个又是泪。
    众人都向你投来夹杂着鄙夷与疑问的目光,你从浓密地发隙中偷窥他们的表情,又想起了他。
    你拖着水,走到一棵大地无法比拟地榕树下,一点点地去拧衣服上的水。在你认为差不多之后,又走到阳光下,请求阳光来帮助你烘干你潮湿的衣服。可就在你刚走出树荫的那一瞬间,苍天落泪,大雨倾盆。
    站在雨中的你忽然感到很舒快,又感到颇为惆怅,你再也不必担心衣服潮湿会遭来他人异样【关爱健康·诚信中科】——暖心520我们在等你的目光,因为那些同样在雨中狼狈逃窜的人会用惺惺相惜的眼神向你抱以无限同情。
    可就在你准备在雨中飞奔时,眼前走来了一位身戴袖标的老人,袖标上写着红色的大字:公园管理员。
    他打着把很破的油布伞朝你走来,你本可以跑开,但你还是停下了你不愿停息的脚步,看着他一步一步地走来。
    他走到你面前时,忽然把伞举地很高,你被遮在了伞下,你本是万分感激,因为你以为那个老人是为你而来,是因你淋雨来为你遮一把爱心的雨伞。可是一切都是丑陋的,老人为你遮雨都是暂时性,因为那不是他的最终目的。
    他向你索要赔偿,因为你进了喷泉,破坏了公园的设施。
    你乖巧地交给他一张百元纸币。
    我只要五元,这是罚金。那老人推辞。
    我只有这些,没有五元。
    我也没有。
    那这些就都给你吧。
    你说完,就走出了他的雨伞。继续淋雨。
    
    “哗啦啦啦啦啦天在下雨,哗啦啦啦啦啦云在哭泣,哗啦啦啦啦啦滴入我的心。”
    路旁商店里的人们都躲避在自己的空间之中,兴致极高地观赏着在雨中狼狈前行的你。当你路过一家点时,你听到了陶喆这首歌,你记起在你十七岁生日那天,他就在KTV为你演唱了那首歌,那时的天也在下雨。
    
    你躲在屋檐下,孤单地想着自己的一些事情。
    当你看到一个失措的女孩在雨里哭时,你跑了过去。
    你走到她面前,蹲下,看着她。问她为什么会哭。
    小女孩停止了无助的哭泣中科夏令营活动撕名牌 打水系列图片9,揉了揉红肿的眼睛说,我的妈妈不见了。
    是吗?你把她带到屋檐下,一直在她旁边陪伴着她。
    你走丢了吗?你问。
    小女孩点头,仍是不住地抹眼睛。
    你的妈妈和你走丢了,我也是啊,我妈妈,她一早就和我走丢了,我再也找不到她。
    再也找不到她。你重复着这句话,重复到第十三遍时,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再发声了,只能感到啜泣占据了你的声带。
    你和那个素昧平生的女孩一直呆在一起。直到那个女孩的笑声响起。
    妈妈。小女孩不顾大雨,跑了出去,迎面走来的是一个穿着素雅的女人。
    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妈妈找你找地好辛苦,是谁把你带到这来的?女人询问。
    小女孩转过头,天真地冲你眨巴着无邪的双眸,忽然小手一指,对女人说,是她!
    女人上前,在你的惊愕中甩给了你一个巴掌,转身带着女儿离去之前,还骂了一句,谁叫你把我女儿带到这来的。
    女人抱起女孩,女孩一直看着你,你瞪着她,朝她吐了一口夹杂血丝的痰。
    
    当你找到一家旅店的时候,雨已经离开,但太阳还未回来。
    你把身上仅有的一张被雨水弄湿的钱给了服务台的老板,老板左右端详了许久,在确认不是之后,才给了房门的钥匙。
    你住在二楼。214号房间。
    214,二月十四号,多么浪漫且暧昧的日子,你努力回忆,竟发现在那一天,你没有丝毫记忆,你的他呢?在那一天没有出现在你面前,你的记忆里没有了他。
    你走进客房,第一件事就是打开关闭的电话,你终于开始有所目的的希望。你这时发现这是一间很干净的房间,被褥都是崭新的,还有有台很小的电视,你想你不会打开他,因为你早已习惯了他来给你读报,来告诉你天气,来告诉你他有多么多么多么地爱你。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