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宫微胖s
光明使者
光明使者
  • UID1030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3402
阅读:7回复:0

我与长安女腐尸案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8-09-15 07:47


    
    
    我与长安女腐尸案
      
    
    一
      
    我曾住在宝安一个十北京中科中医院解析治疗的注意常识分廉价的旅店,那里倒像个集体宿舍似的,一个房间里住了五湖四海的好几个人,都是出来找工作的。每天吵吵嚷嚷的,让我很难静下心来写点东西了,我不免想要逃离这样喧闹不堪的环境。
    既然没有合适的工作,我也暂时不想去上班期了。我每天都在构思和酝酿,因为我正在进行一部长篇小说的创作,小说的题名就叫《繁华落尽夜长安》。这部小说就是以长安镇为背景而展开的,我已经写了差不多近一半。我以前曾在这个镇呆了好几年,我有一种从哪里来然后想要回到哪里去的感觉。我知道在这个嘈杂的环境里并非不是没有好处,在这里,我可以竖起两只耳朵听,从凌乱中搜集到一些难得的参考素材。
    然而,也有我无法忍受的时候,吵得人心情浮躁是一方面,而另一方面我还要时刻提防着身边钱物的安全。毕竟在这三教九流的地方,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意不可无。终于有一天,我实在忍不下去了,我匆匆收拾了行李,当然是回到了阔别已久的长安。
    回到长安后,我想,该静下心来好好写这部小说了。一个人租住了一间小小的斗室,然后将行李安顿下来。这时我环顾四周,偏偏这间租房竟然连一扇窗户也没有,小小的一扇门关上后,四面便是屏息般的安宁。这下我不用再担心了,我可以为所欲为的大抒情怀,在心爱的电脑前有力的敲击键盘,我再不会害怕有人来干扰到我的创作思路了。
    那里的地理位置本来就很僻静,上到二楼,走进一条窄窄的过道,过道两边就是相对两排这种小小的租房,有长期出租的,也有临时的。我的门牌号是206,对门是207。我庆幸自己找到了这样一个幽静的所在,我将在这儿面壁写作,完成我的长篇小说。
    然而,第一天,我就有了发现,对门207住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很时髦的女子,穿着眼下正时新的露脐装。漂亮自不必说,当然没有女朋友的我也甭想打人家的主意,因为伴随她的还有一个光头男子。也难怪,哪个单身女子会一个人租住房呢,大多是名花有主了,才……
    我忽然发觉他们的嘻笑打骂声十分的入耳,原来这门与那门之间隔得实在是太近了!我这边越安静,那边的笑闹声就更见刺耳了,我不禁想,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一块太平之地啊。我特别讨厌的是那男子时不时就扯开嗓子吼唱一句《狼爱上羊》里的:狼说,亲爱的……
    我的写作还算顺利,这里没窗,正好让我两耳不闻门外事了。可是,我最怕听到的声音还是传过来了,当然是那种仿佛能调动一个人全身情绪的浪叫声。我不想听到,可还是管不住自己竖起耳朵,仔细地听。门的那边,有如两团泥土的碰撞声音,很有规律性的撞击,然后有像是闷哼的混浊声音传出,一些是很重的粗音,另一些是时大时小的细音。我晓得那里面正在做着什麽,只是很难相信会这么真切的传过来。约莫过了约五六分钟,在一声比先前稍微大的闷哼声传出后,里面的一切全安静下来。
    好了,一切又恢复平静了,我的心却还像鼓满的风帆似的落不下来,就是落下来了,也像是东倒西歪的酒瓶似的,全然没有写作的兴趣了。我不觉有些困倦了,于是倒头便睡,朦朦胧胧中只听到外面走道上有来来去去的脚步声,如幽灵般。
      
    二
    翌日早晨,我从梦中醒来,确切的说,我是被一阵朗朗的读书声叫醒的。
    因为这附近有一所小学,星期一学生们开课了,传过来的读书声当然是我所熟悉和喜爱的,让我有一种回到从前回到家乡,十分怀旧和兴奋的感觉。然而,我的房间里却是昏暗得很,没有一丝晨光透进来。我不觉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向往,我将惟一小小的一扇门打开,鬼使神差的我又向对门207瞥了一眼,门上没有挂锁,里面无声无息的死一般沉静。我想肯定是几番云雨过后,现在是风平浪静的时候了。而我却有一种想要到户外活动活动的欲望了。
    洗漱完毕之后,我走出令人有些沉闷的租房,我像学生一样在外面的一块空地上做起早来,于是感觉到身体特别轻爽。这个早晨,一切都是清新的,我要积蓄力量,我打算到外面吃完早餐,然后回到租房一鼓作气去写我的小说。
    回来的时候,想不到又与对门那女子狭路相逢,她正打开了紧闭着的门。
    “嗨,你早!”想不到她主动的跟我打起招呼来,性感的腰肢在我面前扭了扭。看到她卖弄风骚的样子,不知为什么,我又想到那光头男子,幸好那讨厌的男子不知哪里去了。不然,那时不时的一句莫名其妙的吼唱:“狼说,亲爱的……”不知又将要打断我的多少思路。
    我勉强的也同她问了早上好,意料不到的是她居然一下子黏乎过来,一双似乎非常单纯的大眼睛定定的看着我说:“哇,只有一个人呀……”那样子好像是看到了世界上令她惊奇的事物,那意思是说我的身边怎面对白癜风勇敢一点么没有连带着个女的。
    “奇怪吗?”我不冷不热的反问她。心里却说,你给我快走开吧,我能像你们这些凡夫俗子一样吗,成天就想着男的女的,令人肉麻的呀……我可是要沉下浮躁的心来做我热衷的事业的。她识趣的走了,我关起门来,打开心爱的笔记本电脑,可是我的手指在键盘上好久好久怎么也敲打不出一句象样的句子来。我不免对自己感到有些不可理喻了,在宝安时,那样喧闹的环境下,有时我的心确倒能够清静下来,写出洋洋洒洒质地有感的文字,而现在,我却难以面对这四周的一片寂静,心却禁不住左思右想。我的耳朵竟然渴望着想要听到一些什么,仿佛惟有那些声音的到来方能叫我心平气和下来。
    待我浮浮沉沉的心快要找到归属感时,又觉得眼前变成了一片空白,无边的空白,整个上午就这样白白的过去了,我的小说依然毫无进展。这时我的手机来了一条信息,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上面显示:你好,你现在在干嘛呢?在哪里?有没有吃饭呀?
    我发,你是谁呀,你认识我吗?
    过了一会儿,对方又过来一条信息:我是容儿呀,你的小情人,怎么这么快就把我忘了?我好想你哟,快请我吃饭啊。
    妈的,谁是容儿,什么小情人?我发:你知道我是谁,我是卢明呃,你他妈的别来烦我好不好?
    隔一阵儿,对方又补一条信息:对不起,我发错号码了,姐们儿不知发到你他妈的手机上了。你可别再给我回短信了,再发,我告你性骚扰。
    这下,得了,我的心情又被搞的乱糟糟的,全然提不起写作的欲望了。一个人闷闷不乐的去外面吃了午饭,回来,发现对门207的主人也回来了。不过,有些让我摸不着头脑的是,随着那女子而来的不再是昨天的那个光头,而是一个长发男子,依然是亲昵作态的在一起,俨然像一对情人。我心想,这女子后面可能是排着一长串的队伍吧,不然不会这么快就换了味道。
    也许她感觉到我在留意,于是回头冲我一努嘴儿,还做出一个飞吻的姿势,,臊得我一下扭转头去,再也不敢看对门了。我又关上门,想专心致志的投入到我的世界中,可我的世界里竟然空荡荡的。
    这时,对门又传过来走调的歌声,这一回不是“狼说,亲爱的……”,也不是从那长发男子口中传出来的,而是那卖弄风情的女子,她在唱那首:有一个美丽的小女孩,她的名字叫作小薇……小薇呀,你可知道我有多爱你。歌声停歇后,又传出来重复的歌声,我发现这一次的是录音,原来他们是在那边玩手机。
    过了大约二个小时的时间,那边的说笑声才渐渐小了,我以为可以消停一会儿了。可是,有如交响曲一样,那种有节奏的撞击声和哼叫声又开始响起来了,就如同昨天一样。像海浪声似的一浪一浪的漫过来,竟然开始撞击我紧闭的心扉了。我也有七情六欲呀,我不过也是一个凡夫俗子,两耳不闻门外事叫我怎么能够做到呢。妈的,看来这小说是写不成了,我越想越气,我再也不想听到了,可是,再怎么着也不能去白癜风那里治疗的好敲对门的门呀,怎么好意思去打扰人家云里雾里的缠绵悱恻呢。
    百般无奈之下,我只好将一把大铁锁挂到了我的那扇小小的门上,反正来长安后也没到处走走,何不离开这晦气的叫人难得安宁的地方,去轻轻松松地逛逛街呢?写小说是没法写的了。
    一眼望过去,哇,长安的大街上靓女如云,性感的让人眼花缭乱,车流不息地南来北往,扯着喇叭叫个不停。一些人惬意的享受着现代物质生活所带来的快乐,另一些人却仿佛是在为匮乏的物质生活而发愁,在人们的眼中燃烧的似乎只剩下物质的欲望和火焰了。
    一切显得是那么繁忙,我忽然真切的感到自己有点儿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有如城市的一派景象和气息已越来越让自己感到有些落伍了。我甚至搞不清人们匆匆忙忙的要去做什么,或者说要去玩什么,这个世界的运转仿佛同自己毫不相干和疏远了,我好像是另一个世界的人,或者说是从另一个星球上来到了这里,一时间有些不知其所以云,叫人手足无措。
    心无着落的我逛来荡去,烦躁有如炎热似的一阵一阵的袭上身来。忽然我的眼睛一亮,长安新华书店出现在我的眼前了,我好像是找到了一棵救命的大树似的,跑了过去,跑向一片荫凉的场所,把自己整个人都忘我的埋进了书丛里。
      
    三
    我又回到了出租屋,回到了那看似平静实则叫人恼火的地方。再次睁开沉睡的双眼时,已是来长安的第三天了。
    这是再平淡不过的一天,我的精神似乎有所集中,我实在不想将大好的光阴无所事事的虚度下去了。人在世上走一遭的时间实在是太短暂了,这样下去自己将有什么作为呢。我很快忘了一切的投入到我的小说创作中,我忽然发现只要做到了忘我,就可以找到其中无穷的乐趣。写作其实是一项艰苦的劳动,一个作品的诞生真的就如同是一个娃娃的诞生,而作者就是那个生娃娃的女人,尝尽痛苦又倍感幸福。
    世俗的纷扰即使近在咫尺,只要你能站的高一点,就如同视而不见,你可以把那一切想像成远处大海的潮汐,而你自有你的一方天地。当然,这样高境界的人现实中无疑是很少的,我可能也不可能做到这一步。
    这天,对门207显得异常的安静,不知什么时候终于有了悉悉嗦嗦的声音,听起来好像是一个人的起居。我猜想一定是那风情万种的女子,不知道待会儿又会出现什么样的响动,又会有谁来陪她呢,是光头男子呢,还是长发男子,我不得而知。我也懒得再去理会那码子事儿了,人家自有人家的生活方式,这世界本来已变得相当复杂了,你能判定谁对谁错么。有时我想,应该心存一份儿宽容的胸怀给别人一份儿理解。何况人类在不断的进步,思想也应该不断的解放,追求自由是人类的天性,现在得不到认可的事情,或许将来就能获得首肯吧。诚然,有的事情即使再过去一万年也不会变成对的或好的一面,错就是错,真理还是不容否定的。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