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宫微胖s
光明使者
光明使者
  • UID1030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3408
阅读:7回复:0

我们怎么了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8-09-15 07:16


    
    
    我们怎么了
      
    
    午夜,街角,瑟风冷雨。路灯微弱的光如此惨淡,却足以让我看清你的面庞,可我分不清,湿透你脸颊的,是刺骨的雨水,还是你咸涩的泪?
    
    你倔强地抬起头,恨恨地望着我。
    
    我在逃,不自觉地垂下头,眼际迷离,躲着你失望的眼眸,雨水顺着发尖往下掉,额前的发依稀遮住我早已湿透的双眼,
    
    我知道我是为你流泪了,为你伤心了,为你后悔了。只是,你没看到。
    
    你急促地呼吸,紧咬着双唇,略露愠色的脸蛋儿,让我喜欢,也让我难过。你瘦了很多,好久没有这么近距离地看你,我知道你全是为了我,我知道你为了我放弃了你成为钢琴师的梦,更为了我与家人断绝关系,流浪街头。
    
    潜意识地,我关心地伸出手,准备为你抚去脸颊的泪水。也许,你是被压抑得太久,你一把推开我的手,决绝地撞开我,向前狂奔。
    
    我傻傻地立在那儿,不知所措,我是真的迷茫了,我能够给你幸福吗?你为我舍弃了那么多,而我,却仍旧在街头和狐朋狗友鬼混,隔三岔五就要和看不爽的人干架,或许,连最基本的安全感我都不能给你。
    
    突然,一声刺耳的急刹,紧随着的竟是你那熟悉的声音,来不及多想,朝你那边没命的跑。空气里弥漫着腥淡的味道,我的心不安地跳着,我不敢想,更不愿相信,然而,映入眼帘的,竟是你,倒在血泊中。
    
    撞了你的车已不知所踪,我伏在你身旁,轻轻唤着你名字,你微微睁开眼,很费劲的,你一见是我,便艰难地慢慢地把头
    扭向一边,忍住疼痛,不再呻吟,我心好痛。把头凑过来,轻轻地吻你,咸咸的,原来你又哭了,我用舌头舔去你难过而又强忍的泪水。
    
    我搂抱起你,朝医院飞奔,你一路上都在嚷着叫我放下你,说你好累,想休息一下,我说不要,我说我会改,我不会再让你累。我会尽全力让你幸福。
    
    你再没有说话,我还在不停地安慰着你,你只是轻轻地“嗯”着。
    
    医院好远,怎么还没到,我感到你逐渐微弱的呼吸,我好着急,我很怕,怕会失去你,害怕我会来不及给你幸福。
    
    过了好久才到医院,你被送入急救室白癜风儿童可以吃的水果有什么,我焦急地在门口来来回回地踱着步子,我也在挣扎,不知是否该通知你父母。
    
    灯灭了,医生出来了,看着他们沉重的表情,我有种不详的预感。我疯了似的抓住医生,摇曳着他领角,问结果怎样。他
    说你的命是保住了,但肚里的孩子,他们是尽力了,实在抱歉,请节哀,而且,你的头部因受了太猛烈的撞击,可能醒不来,即使醒来,也可能会失忆。
    
    我的心好空,我到底怎么了?我竟连你有了我们的孩子都不知道。原来这一次你格外的伤心与绝望是因为孩子,你害怕孩子以后只有妈妈,也是你对我不负责任的不满。
    
    我松开医生的领角,不由自主地跪下去,医生轻轻拍了拍我的背,无奈地叹了口气,摇着头,快步走开。
    
    站在你病室门口,我没脸进来看你,看到你安静地打着点滴,心底有种复杂的辛酸的感觉。我想了想,还是给你的父母打了电话,也许他们能够唤醒你,而且他们也想你了。
    
    他们到了,你的母亲早已哭成泪人,在你父亲的搀扶下缓缓地走着,我忙走过去,你父亲一见我,来不及顾你的母亲,一拳打过来,我跌倒在地,嘴角沁出了血,我没有还手,我有资格还手吗?我支起身子,对你父母道歉,你母亲冲过来,给了我一巴掌,头晕晕的,很痛,我知道你母亲此时的痛苦,她拼命地推着我,捶打着我,我跪在那儿,头发遮住我懊悔的
    
    双眼,我哭不出来,但还是流泪了,为你流了泪。你父亲一脚把我踹倒在地,抓住我头发,提起我的头,警告我不要在接近你,你母亲叫我滚,我踉跄地站起身,摇摇晃晃地走出医院。
    
    你父母出手很重,但我的心更痛,我是真的不知道我还能为你做些什么。
    
    不知不觉,我来到我们第一次约会的地方,那个路边的小酒吧,我跌跌撞撞地走进去,要了两打啤酒,坐在一个角落,想灌醉自己,可不知为何,怎,么也喝不醉,我一把桌上的空罐子,伏在桌上,空洞的心被往事填满,想起了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好多好多的第一次都在脑里萦绕:第一次的邂逅,第一次约会,第一次看电影,第一次带着你逃跑,
    第一次为你和兄弟们干架,第一次真真正正的拥有了你……
    
    泪水不知何时流下来,竟也止不住,也懒得去擦拭,与其那样,倒不如痛痛快快地哭一场。
    
    站起身,准备离去,却被一群陌生的人拦住,我还是低着头,不管他们,继续走路。我知道他们想要做什么,但我没心情。
    
    其中一个大个子拉住我,很大劲儿的把我搂进他怀里,紧紧地夹住我四肢,我也不反抗,只是低着头,任凭湿漉漉的发挡住我略带醉意的脸。
    
    另一个很骚的女人贴到我身上,抱住我,轻抚我胸膛,在我身上不停地磨蹭着,我想推开她,可那个大个子夹得太紧,我无力动弹。
    
    周围那群人放肆地笑着,那女的用手拉开我额前的发,伸出舌头,恶心地在我脸上来来回回,最后,狠狠地一口咬住我的唇,舌头伸了进来,我咬住她的舌头,用头去撞她,她忙往后退,她的舌头被我的牙齿划出了血,她痛得直跳,我懒得看她,又让额前的发垂下来。大个子举起我朝门那边掷去,我撞破了玻璃门,倒在门外,碎玻璃扎的我全身是血,很痛。我
    咬着牙,站起身,准备离去,那群人又围了过来,把我推来搡去,我还是自顾自的朝前走,那个大个子冲过来,把我扑倒在地,我索性趴在那里,任凭他们对我圈打脚踢。
    
    以后都不能再见到你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倒不如死了算了。
    
    我知道在道上混的规矩,有打人的一天,也有被打的一天,我是从来不在乎的。那一拳拳打在头上、身上,一脚脚踢在背上、腿上,我全当作是对你的忏悔。
    
    身体的力量在散失,视线也逐渐模糊,口腔里腥涩的味道真的很难过。
    
    雨没有停,下的更肆意透过隐约的雨帘,我尽力睁开双眼,竟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不是你吗?你这么快就醒了?
    
    顾不得身上的疼痛,还有那些人未停下的拳脚,我费力地朝你那边走去,不知为何,我有了力气,向那些人还了手,不一会儿,他们全倒在地上痛苦地呻吟。
    
    快到了,终于快到了,我来到你面前,却发现不是你,而是她,和你长的很象罢了。我的心一沉,全身乏力,眼前一黑,瘫倒在地上。
    
    不知过了好久,我醒了过来,我惶恐于眼前这陌生的房间,警觉地坐起来,才发现好痛,全身缠满了绷带,环顾四周,满屋都是你喜欢的hello-kitty。
    
    我用手托住头,痛苦地回忆,才想起了她,是那个和你长的很象的她救了我。
    
    门开了,她走了进来,手里端着碗汤,很香,她轻轻地走到床边,喂我喝下。我一边喝汤,一边看她,真的和你好象,不小心呛到,她忙站起来,轻拍我的背。太象了,举手投足间,然而,我却发现她与你不同,她左手臂上有一块美丽的蝴蝶胎记。
    
    我傻傻地看着她,她竟有那么一丝的脸红,她忙拿起碗想出去,我一把拉住她,她象只受惊的小鸟,她仓皇地眼神让我再次想起了你,我牵起她的手,放在胸前,眼泪一把一把地往下落,她没有缩手,而是走过来,轻轻抱抱我,将我的头枕在她的怀里,让我尽情地哭泣。
    
    我想,我已经把她当作了你,我会把对不起你的全补偿给她,也算是对自己良心的安慰,只是,我却忘了,这对你,对她都是不公平的。
    
    我是真的对她很好,我了解她的过去。原来,她和我一样,是个孤儿,我是知道那种孤苦无依的痛苦的。也许,她比你更需要我的照顾。至少,你还有爱你的父母。
    
    我为了她选择和兄弟们划清界限,我没对兄弟们做什么,因为是我没有义气,是我对不起他们,兄弟们也没为难我,还说以后还是朋友,有什么需要尽管向他们开口。我是被感动得说不出话,心中有说不出的愧疚,武汉白癜风医院告知儿童正确的护理但为了她,值得了,毕竟,我这条命都是她捡回来的。
    
    我一心一意照顾她,爱护她,不让她受到伤害。她看起来很幸福,但有一次半夜惊醒,竟听见她低声轻泣,我把脸凑过
    去,紧贴着她,她便不哭了,但我知道,她是忍住的。我问她怎么回事,,她始终不说,后来,被我逼的不行,才告诉我每次睡觉都会听见我说梦话喊你的名字。
    
    我吃惊地说不出话,原来我心底还有你,我始终还是没有能忘记你,她也不能替代你,她也不该是你的替代品。
    
    我抱住她,把我和你之间过去的种种告诉了她,她很平静,深深地吸了口气,转过身,轻吻了我,说没关系,说她不介意,还说我应该常来看你。
    
    听到这里,我心一酸,眼角溢出了泪,我把她抱的更紧,说要她放心,我不会对老年白癜风要怎么做好护理措施不起她的,我愿意为她付出一切。
    
    那晚,我和她都被彼此感动,哭了一整夜,也更加深爱对方。
    
    一切都还算平静,我和她开了家小面馆,日子过的还算凑合。
    
    渐渐,我习惯了这平静的生活,平平淡淡的,却又是那么的幸福,然而,你父母的到来,却有如一块沉石击破了生活的宁静。
    
    那天下午,没什么客人,你父母来了,他们一看到我,便拉着我往外走,要我见你,我挣脱他们,说他们认错人了,我没想到的是,他们竟跪在我面前,我愣在那儿,她看见了,忙过来扶其他们。
    
    他们看见了她,还是吃了一惊,或许连他们也没想到,天底下竟会有如此之人,竟和他们自己的女儿长的那么象,她恬淡地笑笑,没说话,只是让我跟他们去见你。
    
    我抱抱她,说我会早去早回,她点点头,转身走开,就在那一刹那,我分明看见闪烁的泪光,只是我没说,我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路上,你父母问我她是谁,她怎么会和你那么的象,我是不是还爱着你,我低头不语,脸偏向窗外,窗外的一切转瞬即逝,我还来不及看清就已消失的没有了踪影,我是真的很迷茫,我是否真的还爱你。
    
    你父母告诉我,你醒了,但忘记了很多,甚至他们是你父母,但你始终记得我,记得曾经那些快乐的日子。
    
    我很是不安,曾把她当作你的替代品,因为愧对你,所以对她好,渐渐,爱上了真实的她,更没想到的是,有那么一天,你又会出现在我面前,让我可以重新爱你。我是真的很矛盾,我不能对你不闻不问,但也不能对不住她。
    
    还来不及理清混乱的头绪,就已经到了你家门口,好熟悉的地方,可就在这短短的几个月里,一切都变了,变的好陌生,陌生的有些窒息的感觉。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