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el怖的e6天使
光明使者
光明使者
  • UID85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2174
阅读:2回复:0

《风中的荒野》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8-09-15 07:13

《风中的荒野》
  

  《风中的荒野》

  ——自己

  

  

  又是一个难眠的夜,最近不知是怎么了,她的影子总是死死的萦绕着我的梦,每次在梦中都能看见那张哀怨的脸,我好想握住她的手,可是总在最着紧的时候,我醒了。

  “我不怪你,真的,我不怪你!”还在迷糊中我喃喃自语。

  “你干什么?”妻的问话把我从恍惚中拉到现实中来。我抚摩着妻的头,笑笑说:“没事,睡吧!”妻满腹狐疑的看着我,不情愿的睡下。我披了外套,点了一支烟,站在凉台上看着月光下的荒野,思绪却飞回了那段令我刻骨铭心的岁月……

  一、

  那一年我十九岁,可能是因为家境不好,而我又应了那句“自古寒门多才子”的老话,我以优异的成绩考进XX大学。我怀着复杂的心情走进了这所全国闻名的高校。我不会忘记父亲临行前的话:“娃儿,你出息了,将来你就是公家的人了,你可要为爹妈争一口气!咱们老杨家……”父亲没有说下去,可我明白。我下了决心,一定不能让父母丢脸!

  城市里一切,对我来说,都是那么的新奇,我长的那么大,我从来就没有看见过那么多的车子、那么多的人、那么高的楼房。我象是初进大观园的刘姥姥一样,整个人包括我的灵魂都在城市的燥杂和人流的转换中迷失了。我甚至追逐着汽车,就是为了闻闻那汽油的芳香 。我不否认,我爱上了这个城市!学习之余,我拼命的逛街,虽然打满补丁的衣服有时候让我感到自卑,可是这仍然阻挡不了我对逛街的热情!平时我缩衣节食,节约每一分可以节约的钱,为的就是买一件象样的衣服,让我可以在那些城里人面前也可以抬着头走路!而我比他们优越的是,我的胸前,别着闪光的校徽!

  第一个学期结束了,许多同学都回家了,而我却没有,一方面是我舍不得那些车费,另一个原因就是我舍不得这个城市。于是我决定去家教。命运往往在一瞬间改变,我的这个决定,却改变了我的一生!

  农历十二月,虽然这里是江南,但是西伯利亚的寒流照样来到辽宁最好的白癜风医院。我几乎穿上了所有可以穿的衣服,站在大街上,手里举着家教的牌子,在寒风中簌簌发抖!虽然大街上的人很多,但是他们显然对我或者是对我手里的牌子不感兴趣!是啊,都过年过节了,谁还请家教啊!我有点后悔留下来这个决定了!

  正当我绝望了,想收起牌子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悦耳的声音:“小同学,你是家教的吗?”这对我来说,无疑是天籁之音,再也找不出比这句话更好听的了,我赶忙应道:“是的!”说话间,我看了她一眼,她看上去只有二十五六岁的模样,皮肤很白,瓜子脸,标准的江南士女。

  “我们家的小孩七岁,很皮的,你会英语吗?”

  “会会!”

  “好呀!那你先到我家去,条件到家里再谈,看把你冻的!”她说着就拉了我走,刹那间,我好象是看见了去世多年的姐姐。

    

  二、

  外面的星空很美,我记得我小时侯最喜欢躺在草地上看着满天的星星,脑子里却满是遐想,幻想自己像一颗流星一样,在璀璨的星空徜徉。小时侯的星空和那时侯的我一样单纯,而今却多了一点凄凉和无奈,多了一点不明白的深邃。我狠狠的吸了一口烟,心甘情愿的让尼古丁侵蚀我的肺,就像当年一样,心甘情愿的……

    

  她待我很好,真的很好,像我姐姐一样无微不至的关心我,关心我的学习,关心我的生活。她的儿子很听我的话,尽管有时候皮了一点,但是只要我一板脸,他就乖了,以至于她常常酸溜溜的说:“我这个妈妈白当了。”她的丈夫是某机关的小干部,可能因为有点权,经常在外面应酬,反正我是没怎么看见他回家吃饭的。除夕的时候,她把我叫到她家,要我和他们一起过年,可能是我浅薄的自尊心在作祟,我拒绝了,我看的出来,她的丈夫并不怎么欢迎我,冷淡的表情,好象我是叫花子一样。我又何苦作践自己呢?她儿子用小手拉着我的衣角,直叫我留下,她也用近乎于恳请的眼神看着我,我从她的眼里看到了真诚,一股暖流涌上了心头,我犹豫了,可转头间看见了她丈夫冷冷的表情,心一横,转身出了大门。

  刚到楼下,她追上来了,把一包东西塞在我的怀里,说:“你不吃饭我就勉强你了,这东西你可一定得收下。你一个人出门一定要懂得照顾自己,总不能亏待了自己,叫家里人放心不下吧?”我想推脱,她脸一板,说:“拿着!不然姐姐我可不高兴了!”

  “姐……我回去了!”我哽咽着,压抑着心头那股暖流的翻涌,抱着一大包东西,走了……

  新的一学期开始了,每个周末我都上她家去,她儿子的英语有了很大的提高,她很高兴,一定要请我去外面吃一顿饭,我爽快的答应了。而我却不知道,我的命运,就在这一顿饭的时间里被改变了……

  三、

  我的内心中是真的把她当成了自己的亲姐姐一样,我自幼就没了姐姐,我常常渴望着自己能有一个姐姐,而她的出现,正好弥补了我心中那个长久的缺憾。我早早的准备了一切,用仅有的一点钱为她儿子买了一点东西,穿上了自己认为最时髦的衣服,像是去和女朋友约会一样的认真的梳理了乱糟糟的头发。室友们都这样问我:“你和哪个去约会啊?”我笑笑不答,然后提了东西直往她家而去。

  我敲了敲门,过了一会,“吱呀”一声门开了。

  我愤怒了!面对着满身伤痕的她,我愤怒了。满目的破碗残碟,片片都像是划在我的心头一样,怒火灼痛伤痕,我转身就要走,被她一把抓住。

  “你要上哪儿?”

  “去找那个混蛋。”

  “我不许你去!”

  “难道就这样算了?姐,这太委屈你了,小龙呢?你不要了吗?”

  “你不要说了,是姐姐命苦……”她掩面而泣。

  “姐,那个混蛋太可恶了,我们告他去,他竟然将女人公然带到家里来,他这是作风问题!姐,你别哭了,大不了以后我照顾你。”她突然抬头愕然的看着我。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就知道我说错话了,但是我不知道怎么解释,只是红着脸喏喏着,说不出话来。良久无语,整个屋子里静的要命。

  “小弟,我比你大了整整十岁啊!”我忘记了我当时是怎么讲的,只是心头一热,握住了她的手,她没有抽回……

    

  我一直就不曾后悔过,尽管我知道那是一段很不成熟的爱情,或许也不是爱情。我的童贞在我二十岁那一年失陷。

  一阵凉意袭来。哦,是秋了,不也是这样的秋吗?那个如春天一般的秋啊!又是一阵风,白癜风治好要花多少钱黄叶飘落,在我面前翻了一个跟斗,打了一个转,似乎还在留恋那个辉煌的夏天,不愿意就这么死去,可是谁能阻挡时间的谋杀呢?我也一样,时间谋杀了我的青春,谋杀了我那一段不成熟却又是美好的爱情(?)……

  “姐,我爱你……”我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时候,她抱着我,就像如今秋风怀抱着一样的凄美……

    

  四、

  命运总是由不得自己,也许就在一个小小的决定之间,你人生的方向盘就转向了另一个本不属于自己的命运。命运又是如此易于纵,只在你的一念之间。命运的转折点是什么?也许是一句无意的话,也许是一个自己都不明白的动作,也许也就是不经意的那么一瞥,也许……但,如果没有如果多好。可是如果没有那么多的如果,我的命运会怎样?会怎样???我没有想,也不敢想,更不愿想,而且也想不出来。

  眼前是一片了无生气的荒野,只有星光在闪,秋风在袭,黄叶在飘,而荒野,和我的眼睛一样的忧郁,一样的深邃……

    

  她比我整整大了十岁,可我不在乎,我喜欢这种感觉,被人呵护被人疼爱的感觉,她肯迁就我,象迁就小弟弟一样的迁就我。我们象夫妻一样的生活了三个月,那三个月,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是的,最难忘的!或许是因为失去的太快,或许是因为快乐太短暂而痛苦太漫长。

  在那个把男女关系看得比生命还重要的年代,我和她的这种关系被人们称之为——通奸!应该是道德沦丧者的游戏。所以当她丈夫找到我们学校的领导,并填油加醋的表演一番以后,我的系主任就将我叫了去。

  “卑鄙!无耻的恶棍!”听了系主任的述说后,我狂怒的吼道,“恶人先告状,他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还有脸说我?”一张脸被怒火烧红,额角的青筋扭曲了我的面目。

  “你冷静点!我问你,他说的事情是不是属实?”我们系主任冷冷的看着我,象是在看一个小偷一样。

  “是的!”我平静下来,坦然道,“我是真的爱她,她也真的爱我,我们是真心的。”我没有隐瞒,我没有必要隐瞒,因为我们是真的呀!系主任的表情一下子痛苦起来,“你真傻啊!”

  我被勒令退学,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系主任一直送我到校门口,眼神中满是惋惜,“这么好的一个学生就这么给一个女人毁了!”背后传来系主任轻声的感叹。我回过身,向他深深的鞠了一个北京专业白癜风医院介绍女性白癜风躬,然后大踏步的走了……

  我来到她家,敲门,无人回应。良久,才从里面传出一声叹息,幽怨而无奈。我没有继续,背上了包裹只奔火车站,只是在她家楼下回望的那一瞬间,我看见了她哀怨的眼神,躲在玻璃的背后……那是我见她最后的一面。

    

  我没有回到老家,在各个城市流浪,一边打工一边复习,我没有脸去见我的父母,三年后,我以优异的成绩考到那座城市的另一个大学。四年的大学生活我没有找女朋友,毕业后我去找过她,听邻居说,当年她也因此而失去了工作,后来又和她丈夫离了婚,再后来她走了,可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又是四年,我在朋友的介绍下和我现在的妻结了婚,生了孩子……人生啊!

  楼下的传来父亲的咳嗽,“还不睡?咳……明天还要回城啊!”我最后看了那漆黑的荒野一眼,转身进了房。床上的妻睡的正熟……

  (完)

    

  

  联系方式:(Email)liangc417@yahoo.com.cn|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