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ntd
光明使者
光明使者
  • UID243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4394
阅读:2回复:0

狂人日记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8-09-15 06:30


    
    
    狂人日记
      
    
    狂人日记
    一
    我现在在哪里呢?我不知道。我现在在做什么呢?我好象也不知道。只是我现在肚子里饱饱的,饱的难受,我才记起刚才和谁一起去吃了饭,和谁呢?吃了什么?我都忘了。另外我也不这个为什么要去吃饭。我好久都没有饿的感觉了,不饿怎么去吃呢?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心头空空的走进一个教室,里面也一样空空的。我是害怕人多的,可没有人我照样害怕。
    不久鬼头鬼脑的踱进两个人来,我抬头一看,他们却转身走了。我知道他们要走的原因了:他们是一男一女,现在正要天黑了,教室里又正不该有人。
    我狠命地一笑,要走的心思也拉了回来:我偏不走。
    
    二
    今天的很好的天气,可是我的心情却不一样,上午没有课上,做什么呢?当我想到这个难题的时候,忽然觉得浑身一颤: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事情。但我很快将这心思打住,随便的到处走一走:阳光是如此的明媚。绿草是如此的欣欣向荣。
    
    三
    今天觉得很不舒服,因为有点感冒,头脑发昏,又因为是星期五下午,不想做该做的事情,又因为五点钟多吃了一个馒头,有些撑。这许多的不舒服加起来还不怎么让我不舒服,尤其是身边抱着的男女,让我最大的不舒服。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舒服,只是觉得很不舒服,但是我想一切都会舒服起来的。
    
    四
    早上路过校园,白杨树的枝叶在风中哗哗地响着,轻轻的飘着落在地上,这又是一个秋天到了。于是让我想起了上一个秋天,我还作了一篇文章:
    风来的时候,叶子开始落了。空中飞舞着的泛黄的叶子,在地上铺成了厚厚的毯子,人走上去沙沙的、软软的,惬意极了。风是秋天的风,叶子是秋天的叶子,人当然也是秋天的人了。这惬意的人在这秋的世界里遐思无限:春,他走过,忘却寒意,振奋精神;夏,他走过,生命炽热,热情涌动;秋,他正走着,他该怎么走呢?风柔柔的吹着,叶子缓缓的落下,
    我想到这里,忽然觉得浑身一颤,寒冷异常,这是我有过的心情吗?
    
    五
    那个男的瞪我一眼,它们坐在后排,我坐在它们后排的后排,它们摸起来不方便了,于是那男的不住的瞪我,叫我识相,可是我就是不识相,我胸里憋得闷闷的,我想变成一只狼,先吃男的,让男的不能再摸,再吃女的,让女的不能再被摸,一口一个,全部吃掉。
    可是我没有变成狼,在它们的气势下,我只有狼狈不堪地悄悄溜走,我觉得自己像一只狗,哈巴的那一种。
    
    五(二)
    我在后面,它们在前面,它们一个摸一个。
    我在后面,它们在前面,它们一个被一个摸。
    我在后面,它们在前面,它们一个把一个摸。
    我在后面呀,它们在前面呀,我的心在抖着,我的手抓得紧紧的。
    我想,我该怎样适应这样的空气。
    
    六
    这一时不知为什么我对吃的特别感兴趣,每天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餐厅了。在食物面前,我贪婪的毫不知耻。我想,人生的唯一欲望就是吃吧。
    下午,吃过晚饭。我忽然看见一条干鱼干在橱窗里朝着我看,在电子卡上付了钱,我把鱼干擎在手里,它还是一个劲的朝我看,看得我心烦意乱、焦躁不止。我说道:再看,我就吃了你。它还是鼓起死鱼眼珠盯着我看,并且那脸上还有一点点
    诡秘的笑。我恼怒异常,看着它金黄的身体不禁心生恶念:吃了你。
    我把鱼深进嘴里,使劲一咬,那鱼竟生硬的丝毫不动,我拿出来一看,那鱼的笑竟然变大了。我恼怒的再次把它深进嘴里,用尽全力,嘎嘣一声,一阵生疼,我张嘴一吐,鱼破碎的身体和我一颗带血的牙齿滚落地上。我吓了一大跳,赶紧捂着嘴跑掉。
    
    七
    这几天总是感觉到自己的嘴突出了许多,眼睛不经意的就能看到嘴的整个轮廓,鼻子反而越来越小了,鼻头也渐渐圆了。我拿过镜子一照,不竟吓了一大跳,这完全不是我自己的样子。
    我扔掉镜子,忽然想到这些日子别人见我总是笑笑的,很诡秘的样子。我感到全身一颤,一下子记起了他们的笑和那鱼竟一模一样,不禁全身寒冷:难道他们是串通好了的。
    
    八
    中午,郝红来找我,对我说去吃饭。我虽然吃过了,但还是跟他出来了,要了一盘肉,几个素菜,说些无关紧要的闲话。我尽管很饱,但还是对那肉有特别的爱好。他笑笑,示意我不要客气。我拿起筷子,忽然觉得自己的手很笨拙,不知怎么拿了,将筷子握在手里小心翼翼地张开来,吃力地去夹一片肉。
    他忽然朝我诡秘地一笑,竟然用手抓起一片肉,放在嘴里,边嚼边说:看你瘦的,多吃一点。我觉得他这话大有意味,可也不知道是什么,只好低下头吃了起来。
    
    九
    今天晚上,很好的月光。风凉凉地吹着,让人觉得很舒服。
    我出来外面随便白癜风偏方天涯论坛的走走,黑暗里到处隐着北京中科医院是骗子患者们治疗疾病要先找对医院的鬼魅的影子,这些早已见怪不怪了。只是空中凄厉着的野兽的声音却异常亲切,以前是从来没有这种感觉的。我也想和着它们的声音长嘶一声,我觉得这是很美妙的声乐。我这是怎么了呢?我抬头望望凄冷的月。我看见里面仿佛有一只狞狰的兽。
    
    十
    这天早上,我起来的很迟。窗外射进的阳光刺着我的眼睛,发疼不止。我看看表,已经十一点钟了。我不再睡了,可是也懒得起。胡思乱想一些事情,又躺了一课钟,才下了床。觉得眼睛好难受,去洗一洗脸,发觉自己脸上竟毛茸茸的,不知是什么时候成的这样子。头发是好几个月都不长一点儿了,难道头发都从脸上长出来了,可也不能这样毛茸茸的。
    去吃点饭了。我又发觉自己走路的时候总想弯着腿走,并且两只手老想放在地上,去支撑整个身体。这种想法是不对的,我想,于是硬挺着身体走到餐厅。
    吃饭的时候,我又发觉周围的人每个人脸上都仿佛毛茸茸的,难道是以前自己没有留心的缘故吗?原来每个人都``````
    我吃的是一条鸡腿,一份小炒菜。我抓起鸡腿用牙轻轻地剔开鸡皮,露出诱人的肉来时想起母亲昨天打来电话说,家里一切都好,叫我吃好睡好。我忽然极恨母亲了,为什么只叫我吃好睡觉好。我伤心起来了,呜呜了一阵。心里很不舒畅,放
    开嘴,大吃了一顿,才觉得好歇了一些。不过,有一点撑。我想,回去睡一觉一切都会好的,于是我就真的回去真的爬上了床。
    
    十一
    今天,我应该去上一节课的,我想,就是老师不认识我,我也应该认识一下老师。这是一个大教室,但是我还是选了一个靠后的位置。这是一个年轻的女老师,她一进门就讲起课来了,讲的是什么也听不清楚,反正是课本上的。
    我的前边的一个空座位,空座位的右边是一个女生,女生的右边是一个男生。不久,男生的手就在女生的背上游走起来,渐渐到了半裸的双腿,手停了下来,来回地爬了起来。我看见那白皙的双腿,忽然觉得饥肠辘辘,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只觉得眼睛也憋得生疼,饥饿异常。
    那男的仿佛听到了什么,扭过头来竟朝我诡秘地一笑,忽然低下头在那白皙上咬了一口,抬头又朝我一笑,我看他露出的牙齿血淋淋的,但那女的嘴里却发出快乐的声音。我于是很奇怪,但更多的是骇怕,赶紧低下头,看别处去了。
    
    十二
    回想起昨天的一幕,恐惧立刻将我全身笼罩,我感到骇人一样的寒冷。但想起那白皙,那咬下去的血淋淋的牙齿,突然有一种极饥饿的感觉。
    饱食中的极饿,我咽着口水,疯了一样的去找吃的东西。
    
    十二(二)
    饱食中的极饿
    许多嘴的张合,一个狼藉的世界;
    许多嘴的张合,一个狼藉的世界;
    许多嘴的张合,一个狼藉的世界``````
    
    十三
    这天,郝红又来找我,不知有什么事,看看周围没有别的人,他于是就诡秘地朝我一笑,说“最近胖了”。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也附合着笑笑。他的眼光在我身上扫了一遍,咂咂嘴,忽然露出了诡秘的目光,我一下子电击似的忆起了那天的一幕。果不其然,他捋起我的衣袖,张牙迅速地在我的胳膊上撕下一块肉来,咂咂嘴又将往外流的血舔干净,嘴里说道不要浪费。我正奇怪一点也不疼的时候,他已没了踪影。
    以后郝红来的次数多了,我也见惯不怪了。他有时也带一些陌生的人来,但是不久我们就很熟,简直是朋友了。
    
    十三(二)
    我的肉好吃,我的血好喝,我是知道的。它们尝到了甜头,就总是在我身边绕来绕去,嗅着鼻子,等待可以的时机下口。可是我是人啊,他们也是人啊,怎么回
    事?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十四
    今天不经意的从一块大镜子前走过,忽然瞥见镜子里有一个什么东西。我转头仔细一看,镜子里竟是一条肥大的狗的模样的东西,没有了我。我一下子呆住了,吓出了一身冷汗,赶忙跑回了宿舍。
    我蹲在角落里,喘息不已。用手摸摸自己,我仍然是一个人呀。可是我又忽然发觉自己蹲的姿势很像一条狗,我惊魂不定的站起来、坐下、躺下,可是怎么样也不自在,最后还是蹲了下来。
    我心里忽然有极大的恐惧:我难道不再是人了。
    
    十五
    我这些日子发觉自己越来越不是人了,两条腿走路越来越吃力了,老想把两条手也放在地上。于是夜里就成了我最快乐的时间。
    我是天天夜里出来外面走走的,把两条手也放在地上乘机轻松一下。这个时候我又发现夜里外面的人很多,他们竟然也一样的把手放在地上。
    我忽然全身寒颤,悚然一惊:原来他们也早已不是人了,原来原先听到的长嚎都是它们的。这个时候,我才恍然大悟:这些混蛋们。
    
    十五(二)
    这些混蛋们,原来他们早已不是人了;
    这些混蛋们,穿着布、说着人话,骨子里却早已不是人了;
    这些混蛋们,兽性尚存,却混迹在人中间;这些混蛋们!
    
    十六
    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见一个人,
    那个人好象很熟,又好象很陌生,我自己好象是一个毛的东西。他对我说:我要走了。我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很不舍,好象我们认识一样。我死命的拉住不让他走,叫他喊他,一直把自己叫醒,发觉嘴里竟叫着自己的名字。沉思许久,我忽然记起了那个人长着我的模样:难道他就的我?!
    我想了好长时间,终于才明白。是了,那一定是我的灵魂,我的身体不适合他住了,他弃我而去了。
    
    十七
    整天心情都异常的糟糕,坐着呆呆地想事情。
    
    十八
    这几天夜里天天失眠,在似睡非睡的恍惚中,我耳边常听得有大呼喊,这大呼喊常让我心慌意乱,我凝神听时,这大呼喊变成了嘿嘿的冷笑,笑得让我心悸。我知道了,这一定是我的灵魂。他弃我而去了,又不离开我,徘徊在我左近。难道?难道!难道黑龙江白癜风专科医院咨询,我还有救?!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