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此胸险
光明使者
光明使者
  • UID35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3324
阅读:1回复:0

鬼蜮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8-09-15 06:03


    
    
    鬼蜮
      
    
    放暑假时,小雨带着他的男朋友谭季林一同回家。家乡的变化很快,短短半年时间,整个村庄已大变了样。因此他们站在村口时,别说季林了,就连小雨也分不清东西南北。
    “小雨,小雨......”
    他们寻着声音的方向望去,看见不远处有人在向他们挥手。小雨扶了扶鼻梁上厚厚的眼镜,终于看清了前方的人。
    “文丽。”小雨挽着季林的手臂走过去,与此同时文丽也飞奔着跑过来。
    “小雨。”文丽兴奋地抱住小雨说:“你总算回来了,一接到你的电话,我就等在村口了。”
    “家乡的变化好大啊!我都认不清路了。哦,对了,”小雨拉过季林,介绍道,“我男朋友,谭季林。”然后她又转想季林说,“我好朋友,文丽。”
    “你好。”谭季林向文丽问了声好。
    文丽却处于惊愕状态,半晌才回过神来向他回礼。
    “有了男朋友,也不事先打个招呼。”文丽嗔怪道。
    “给你们一个惊喜吗!”小雨调皮地吐吐舌头,挽住文丽的手说,“咱们回家吧!”
    季林见过小雨的父母后,寒暄了一阵,然后便由文丽领着游览了整个村庄。村庄已是今非昔比,漂亮的洋房,美丽的花园,清澈的池水,这些都不能与其他农村同日而语的。
    “好了,村里就这么点变化,该看的也都看过了,我们回去吃饭吧!”文丽笑着对他们说,看到他们俩亲密的样子,有些许的妒意。
    “那边不是还有一栋古堡似的别墅吗?谁家的呀!那么奇特。”小雨好奇地指着那栋别墅说。
    文丽听了,现出惊恐的模样,吞吞吐吐道:“你......你......们别,别......去,那里......有......有......鬼。”
    “什么?”季林和小雨听后捧腹大笑,说:“文丽,都什么年代了,你居然还相信有鬼。”
    “是真的。”文丽急了,眼泪一涌而出,“我妈死了,就是因那鬼堡。”
    “阿姨死了。”小雨不知所措地立在一边,“这么好的人,去年还健健康康的,怎么说死就死呢!”说完,小雨也禁不住落下泪来。
    “都是我爸不好,自从他当了村长以后,他硬是要动员所有的村民旧村改造,连坟场都不放过,你们刚才看到的那栋别墅就是建在坟场之上。别墅建成后,村里怪事连连,不断有人离奇失踪,我妈也......”
    “文丽,我......”小雨环住文丽的肩不知如何安慰她,季林也是一脸无奈地立在旁边说:“我们先回去吧!”
    文丽靠着小雨的肩点点头,哽咽着说:“好吧,咱们回去。”
      
    季林睡在小雨父母新布置的房间里:床板并不硬,虽是夏天,天气也并没有像往常那样炎热,但他就是翻来覆去睡不着。
    “我倒要去那鬼堡看看。”季林起身跑出门,刚走了没几步,就见一个黑影在他前面走走停停,似乎也是去鬼堡。这身影看起来好熟悉。季林一面想着一面加紧了步伐跟上去。黑影却在这一刻躲到了一棵树背后。季林跑过去轻声问:“小雨,是你吗?”
    “是呀。”小雨从树后钻出来责怪他道:“鬼鬼祟祟地跟在我后面,我以为是谁呢?”
    “你怎么一个人来了?出了事情怎么办?”
    “我只是不想让你担心。”
    “嘘,有人来了。”他们再次躲到树后,就见一个黑影从另外一条小路急匆匆地走到鬼堡前,在一处掩着藤条的地方闪进去。季林和小雨尾随其后,走到藤条处拨开,竟是一道铁门,季林推开铁门拉着小雨走进去。借着月光,他们看见围墙内杂草丛生,这些不知名的草疯狂地生长,足有一人多高。季林拨开一条路,小详细分析初期白癜风患者该注意哪些雨跟在他后面。
    走出草丛后,他们看见这栋死寂的别墅森冷的立在那里时,不禁毛骨悚然。季林走上前,轻轻一推,门开了,发出吱呀的声音。
    “季林北京白癜风好专科解析不适的分析,好恐怖呀!”
    “没事,你靠紧我。”他们拿着手电筒进去。诺大的一栋楼,空无一人。
    “那边有楼梯。”小雨颤抖着轻声说。
    他们顺着楼梯走上去,季林用手电筒照了一圈,发现这栋楼的摆设并没有什么奇特之处:一楼是客厅,厨房;二楼是些客房.季林推开其中的一间房门,看见一个人立于窗前.
    "你是谁?"季林壮着胆子问.
    小雨吓得头晕目眩,但还是很快理清头绪说:"我知道你就是刚才跑进来那个人,告诉我们你为什么要装神弄鬼."
    此人转过身,小雨用手电筒照过去,当她看清那人的脸时,顿时失声尖叫起来,手电筒随即摔在地上,滚了一圈后熄灭了,屋内立刻暗了下来,夜幕沉沉的,压得人眼皮都撑不开.
    "阿......阿姨,为什么会是你,文丽不是说你已经死了吗?"
    "哈哈......"
    别墅里的灯亮了起来,照得黑夜如同白昼.文丽的母亲却早已不知去向.
    "季林,太可怕了.难道世上真的有鬼?"小雨躲进季林怀中颤抖着说.
    "现在还没有看清楚事情的真相,别这么早下定论."季林安抚道.
    此时,别墅内响起了文丽母亲的声音:"小雨,既然来了,就到客厅坐坐吧!"
    季林和小雨走下楼,客厅依然空请问白癜风是不是会遗传无一人.
    客厅中央摆着一幅画,是文丽母亲的肖像,端庄典雅,小雨看了之后总觉得少了些什么,却又想不起来.
    "画上的人没有耳朵."季林附在小雨耳边说.小雨再次仔细地看了看画,终于发现了缺失的东西.
    客厅旁的一道小门开了,里面陆陆续续走出许多人,他们手中端着一盘盘菜放到桌子上.季林和小雨睁圆了眼睛望着那些人:有的缺眼睛,有的缺鼻子,有的缺耳朵,有的缺手......所有的这一切都是人为的割下来的,因为一些新的疤痕还在化脓流血.
    "太恶心了."小雨极力忍住恶心的感觉.
    "怎么了?"文丽母亲从楼梯上下来,她一改往日的垂发,而把头发高高挽起,两只早已化成肉墩的耳朵还依稀可见,她的身后跟着文丽,畏缩地站着.
    "文丽,你为什么要骗我们."小雨不满地喊道.
    季林拉住小雨,示意她冷静些.文丽和她的母亲走下楼,坐在餐桌上.有一个女孩子刚好过来上菜,文丽母亲顺势抓住她的手一刀砍下来,投进油锅里.别墅内很快弥漫着一股奇异的香味.被砍断手的女孩用另一只手捂着残臂翻滚在地上,她双唇紧闭,只隐隐发出一些闷闷的哼声.
    "你这个魔鬼."小雨愤然起身,指着文丽母亲的鼻子骂道.文丽母亲却无动于衷地从油锅里捞出炸得金黄的手放入盘中,撒上调料后津津有味地吃起来.
    "小雨,你坐下吧."文丽轻声嗫诺道.
    季林迅速拉起小雨往外走.
    "站住."门推开了,一个男人持着进来,他是村长,也是文丽的父亲.
    "伯父,你--"小雨不可置信地望着村长,眼里渗出了泪花,"伯父,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要这么做!"文丽母亲优雅地走道他们身边说,"我只是想让他们尝尝我所受的屈辱罢了,我一生下来--"她下意识地摸了以下自己那化成肉墩的耳朵,"你们也看见了,从小到大我受尽了别人的嘲笑,所以我也要让他们尝尝缺鼻子少耳的滋味.你放心,有朝一日我会把他们都放出去--至于你们俩--"
    "亲爱的,杀了他们吧,我可不忍心看到你们俩缺胳膊断腿的样子."
    村长扣动了把,只听得"砰砰"两声.
    季林和小雨紧紧相拥,半晌才惊觉自己并未倒下,忙转头,看见倒在地上的文丽和她母亲.
    "你们走吧."
    "不,文丽."小雨哭着冲过去,却被季林拉住了.
    "咱们走."季林拖着小雨出去.他们走不了半里路,只听见一声巨响,别墅炸得粉碎.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