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此胸险
光明使者
光明使者
  • UID35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3324
阅读:1回复:0

离婚是怎样炼成的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8-09-15 05:48


    
    
    离婚是怎样炼成的
      
    
    方熠一边看表,一边冲进维纳斯酒吧,在服务生的带领下,来到9号茶座,一个淡雅秀丽的女子早已坐在那里。
    方熠抹着汗,陪笑道:“不好意思,因为堵车,来晚了。请问您是袁冰小姐吧?”
    女子起了一下身,微笑道:“没关系。您是方熠先生吧?请坐。”
    坐下后,方熠才发觉对面的女子实在是美丽得令人心动。她脸上画着淡妆,秀发在脑后束成一个髻,神态安详。穿着一套浅蓝色女士西服,雪白的衣领翻了出来。在方熠相过亲的所有女子中,她绝对可以排名第一。
    方熠不由有些自惭形秽,一时不知该说什么。袁冰却很大方,用纤指推了推面前的柠檬水杯子,笑道:“不好意思,您没来,我就先点了。您想喝点什么?”
    方熠点了咖啡。两人慢慢开始聊起来。方熠终于了解到,这名叫袁冰的美丽女子是一所学校的英语教师,今年27岁,独生女,家在西宁市,父母都是事业单位的干部,家境很好。而方熠却来自农村,家里兄弟姐妹一大堆,家境比较困难。袁冰却似乎不在意这些,只是问了方熠一个尴尬的问题:“请问您是哪一年出生的?”
    方熠脸红道:“1974年。”
    袁冰格格笑了起来:“这么说,您今年36岁,比我整整大9岁喽?”
    方熠不由起身,淌汗道:“不好意思,袁小姐,我没想到你年龄这么小,我、、、、、、”
    他正欲告辞离开,袁冰却示意他坐下,笑道:“你紧张什么?我说过嫌你年龄大吗?其实我也不着急相亲,只是听小孟介绍你很优秀,从农村艰苦的环境考出来,以优异的成绩大学毕业,又辞去一份待遇优厚的工作,租房子进行自由写作。我觉得你这个人很有意思,所以就想来看看你。”
    方熠苦笑道:“看过之后,是不是很失望?以我的条件,走文学道路是很危险的,自己经济拮据不说,关键是影响家里。我几次想停止文学创作,去找一份来钱的工作,可最终还是没有下定决心。”
    袁冰玉眸闪动,端起杯子呷了一口,叹道:“我也挺喜欢文学。我看过你的作品,觉得你是一个很天真的人,你的作品有一种梦幻般的色彩。在现在这个社会,坚持纯文学写作的人已经很少了。我希望你能一直写下去,因为我看除了写作,你也实在不宜干其它的工作。”
    在酒吧柔和的音乐声中,两人聊到很晚。方熠第一次跟一个女子聊得这么投机。袁冰的知识很渊博,令方熠感到自己真的找到了红颜知己。两人从文学、社会,聊到个人生活。袁冰忽然问小片白癜风很淡治疗要花费多少钱道:“你以前相过那么多亲,就没有跟一个女孩子交往过吗?”
    方熠摇头叹道:“没有。你知道,我身材矮小、其貌不扬,又没有钱,哪个女孩子能看上我?我倒是喜欢过一个女孩,可人家跟我交往不过三天,就立刻分手了,因为她觉得我这个人很闷,跟她没有共同语言。”
    袁冰笑道:“有共同语言就代表有爱情吗?比如说今天你我一见面就谈得来,就代表我们一见钟情吗?”
    方熠慌忙道:“这当然不一定、、、、、、我知道你跟我谈得来,只不过是把我当做一个大哥哥,我也把你当成一个小妹妹、、、、、、”
    袁冰秀眉一皱,道:“什么?你把我当成小妹妹?你真的这样想?”
    方熠吃吃道:“这个、、、、、、当然也不全是、、、、、、”
    袁冰又笑了,招来服务员买单,道:“今天已经晚了,我还要回家备备课。我们走吧。”
    方熠抢着买完单,两人走出酒吧。街道上凉风飕飕,袁冰不由缩了缩身子,跺了跺脚。方熠看着她瘦削的身躯,不由很想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来给她披上,却又担心唐突佳人,所以忍住了冲动。
    两人第二次见面,是在四天以后。方熠请袁冰在肯德基吃了晚饭,袁冰忽然道:“我想你陪我到商场去看看衣服,你愿意吗?”
    方熠道:“当然愿意,你想买衣服吗?”
    袁冰笑道:“我的衣服够了。我想给你换套衣服,因为你这一身打扮实在不太OK,跟女孩子走在街上,有损形象。”
    方熠低头看看自己的衣裤,问道:“我的衣服难看吗?我平时根本不注意这些。出来跟你见面,我觉得这是我最好的衣服了。”
    袁冰摇头笑道:“你身上这套西服看起来也不错,但是我觉得不适合你。你个子不高,又瘦,实在不适合穿西装。你应该选一件合适的夹克才对。”
    于是两人便到了城中的地下商场,袁冰为方熠选了一件浅灰色的夹克和一条黑色休闲裤。方熠穿上后对镜一照,果然发现自己精神了很多,不由十分感动,转头忽然看见袁冰在那里付钱,慌忙走过去,一边掏钱包一边道:“我来我来!怎么好意思让你付?”
    袁冰却按住他的手,笑道:“客气什么?下次你给我买一套衣服不就还了人情?”
    方熠提着装有自己西服的袋子,穿着崭新的衣服,与袁冰并肩从商场出来。方有谁治好了白癜风请说说诊断要点熠望着闪烁的霓虹,觉得自己眼里也有一点点泪光闪烁,不由颤声道:“小袁,虽然我比你大9岁,我怎么觉得你像我、、、、、、”
    袁冰柔声道:“我像你姐姐对不对?是的,有的人虽然年龄小一点,但各方面都很成熟,而有的人虽然奔四十了,却还是像个孩子。你说你像哪一种人?”
    以后的见面,大都是在方熠的租房里。租房只有二十多平米,本来很凌乱,但经过袁冰的收拾,很快变成了一间很有情调的斗室。两人在这间斗室里读书、写作、讨论、说德阳有白癜风丸的药房不笑、亲吻,不知不觉就过了半个年头。
    这期间,两人都去过对方的家里。袁冰的父母很慈祥,也很开通,没有嫌弃方熠的条件,同意女儿跟他交往。而方熠带袁冰去自己的乡下老家,家里更是为方熠能找到这么一个天仙般的姑娘而感到受宠若惊。
    婚礼是在第二年的元旦举行的。经过双方家长的商议,免去了在农村搞繁琐婚礼那一套。方熠的父母兄弟姐妹和一些亲戚都到城里来参加婚礼。婚礼在一家中型酒店举行,办得隆重而不奢华。当方熠身着唐装,胸配红花,牵着一身洁白婚纱的袁冰走上红地毯的时候,心中那种幸福的感觉简直飘飘欲仙。
    婚后的生活很是温馨。两人为了纪念恋爱时期的甜蜜,还是住在那间二十多平米的斗室里。白天袁去学校上班,方熠留在家里写作,并做好午饭和晚饭等妻子回来。晚饭后两人或者忙一忙自己的工作,或者天南地北地聊天。遇到周末,两人便出去逛逛街道和公园。
    一天晚上,由于妻子出差,方熠便应邀去参加了一次同学会。本来这种场合,他是不愿意参加的,一方面因为自己性格沉郁,不愿跟太多人交流,另一方面他非常珍惜时间,宁愿呆在家里写作或与妻子享受二人生活。可那天,他鬼使神差竟然去参加了同学会,那次决定后来令方熠悔恨终生。
    那次同学会中,有一个叫鲁小刚的小商场老板,是方熠的中学同学。他一直很看不起方熠,在同学时代就常以奚落嘲笑方熠为乐。当得知方熠娶了漂亮妻子之后,更是妒火中烧。同学会晚餐结束后,大家坐在沙发上聊天。西装革履的鲁小刚叼着一支烟,冷冷地看着坐在斜对面的方熠。当他听到大家夸赞方熠有本事,娶到娇妻美眷的时候,不由嘿嘿地冷笑了两声,道:“方熠,你是你妻子的初恋吗?”
    方熠一怔,笑道:“我怎么会是她的初恋?但她以前的事我并不清楚,也不想知道。只要我们现在过得幸福就行了。”
    鲁小刚冷笑道:“你不知道她的初恋是谁,我却知道,而且我知道她永远也忘不了那个人,因为就是那个人夺取了她的处女贞。那个男人,长得又高大又英俊,比你方熠可帅多了。方熠,你虽然傻,但也算是个男人,难道你第一次跟你老婆发生关系的时候,没发现你老婆早就不是处女?”
    方熠大怒,站起身来,喝道:“你胡说八道什么?!”
    其他同学也不由忿忿,齐声呵斥鲁小刚。鲁小刚却喝了一大口红酒,呵呵笑道:“大家别生气,别生气,我是说着玩的。我看气氛实在太沉闷了,所以开个玩笑。小方你可别跟我当真!”
    那天晚上,方熠心情恶劣地离开了同学会。一路上,鲁小刚恶的言语一直在耳畔回荡,尤其是“你老婆早就不是处女”和“永远忘不了那个人”这两句话,深深地刺在了方熠心里。
    方熠虽然在男女方面懵懂,但起码的生理知识还是有的。他记得第一次跟袁冰肌肤相亲时,自己幸福快乐得几乎飞到了天上,当时根本没想到“是不是处女”这类问题。而今天一听鲁小刚的话,再回忆当时,袁冰好像的确没有见红。如此看来,妻子在以前真的与别的男人有过肌肤之亲?她真的永远忘不了那个占有了她第一次的男人?
    一种从未有过的酸楚感涌上了方熠的心头。那个男人究竟是谁?与袁冰相识过多久?两人以前缠绵过多久?为什么又分开了?鲁小刚怎么又知道这些事?方熠正在胡思乱想,忽然手机短信响起,他本来以为是出差的妻子发来的,一看却是鲁小刚。鲁小刚的短信说道:“小方,听了我的话一定不舒服吧?其实我也不是故意让你难堪,只不过我看你太老实,担心你被女人骗了。你说袁冰怎么会喜欢你呢?她心里一直惦记着那个男人,只不过被那个男人心伤得太深,所以才想着逃离,嫁给了你这个老实人。如果有一天那个男人再来找她,她一定会离你而去,所以我劝你早作打算。”
    方熠回短信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妻子的这些事?”
    鲁小刚短信回答:“你老婆没跟你说过吗?我跟她曾经是一个院子的邻居。你一定想知道那个男人是谁,但我劝你还是不知道的好,何必自寻烦恼呢?反正你自己早作打算就是了。袁冰不适合你。”
    回到家以后,方熠躺在床上,接连抽了好几根烟。这时妻子的短信来了:“熠熠生辉的小方,你在干嘛?”
    方熠一看短信的内容,就感到一股柔情直冲胸臆,他想:小袁是爱自己的,这不就够了?至于她的过去,我为何要去计较呢?
    于是他回短信:“冰雪聪明的小袁,你什么时候回来?”
    袁冰是第三天下午回来的。她一见方熠,便用双手捧住他的脸,柔声道:“亲爱的,你瘦了!”
    方熠端详着妻子的眼睛,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可他实在看不出这双水汪汪的美目中藏着什么秘密。
    袁冰道:“你的表情不对,发生什么事了?”
    方熠摇头道:“没什么,只是太想你了。”
    袁冰微笑道:“你还有什么骗得过我的眼睛吗?快说,什么事?”
    方熠实在无法躲闪,只好道:“听说你跟鲁小刚是邻居?”
    袁冰闻言面色一沉,轻轻推开丈夫,道:“你提那个混混干什么?”
    方熠忙道:“没什么。前几天晚上我去参加了一个同学会,鲁小刚在。他对我说你们以前是邻居、、、、、、”
    袁冰冷冷道:“他还对你说了什么?”
    方熠道:“没什么、、、、、、反正他那个人也喜欢胡言乱语,说什么我也不会相信的、、、、、、”
    袁冰摇着头,自己去倒了一杯水,慢慢地喝着。方熠望着妻子的侧影,发觉她面色苍白。方熠不敢再说什么,转身向厨房走去。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