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此胸险
光明使者
光明使者
  • UID35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3324
阅读:1回复:0

诱奸●色诱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8-09-15 05:27


    
    
    诱奸●色诱
      
    
      
    1.
      
    六十八岁的凌云志教授返老还童。这些日子以来,凌教授一直沉浸在一种莫名的欣喜之中。几个月前,一个在河南大学当教授的老朋友给凌教授带来一个据说是少林隐僧的客人到北京,在凌教授家借住了几天。那客人不经意间给凌教授捏了几回筋骨,不但把他若干年因为伏案时间过长造成的背痛、腰痛、椎间盘突出的老毛病一扫而光,一个多月之后在几乎满头的白发之中居然长出了缕缕黑丝。最不可思议的,是凌教授感觉自己的性欲在一天天的增强,那感觉,就像当年二十多岁的样子。走在校园里看到年轻漂亮穿短裙的女生,下边儿的那话儿居然支起了帐篷。
      
    现在的凌教授,就处在一种极度的兴奋状态。他那原本装满了学问的脑袋现在像是装满了精液。他在等着一个人,他在期待着那一刻的发生。说他现在像一个期待着交配的雄狮,倒不如说更像一个难以自制的老公狗。
      
    他等的人是他的学生,他的博士研究生梁未雪。
      
    在凌教授带的博士生和博士后学生之中,梁未雪从前给凌教授的印象并不那么深刻。因为从学业的角度梁未雪不是那种出色,甚至到现在要论文答辩了,她还缺一篇文章在一级专业刊物上发表。另外,梁未雪是从一家部委的研究所考来的,录取她的时候,就和研究所谈好了,梁未雪在读博士期间必须同时担任所里的研究项目。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别人用两年完成的博士学业她三年还没有完成。除了第一年一些课程和其他研究生一起上之外,梁未雪和凌教授见面的机会并不太多。在凌教授的印象之中,梁未雪高高个子、瘦瘦的、长长的头发,白白静静的,最显眼的就是那副看起来很沉重的暗红色宽边眼镜。眼镜遮住了半个脸,在学校里面,任谁见了都会觉得这是个普普通通的学生而已。
      
    一个月之前的一次见面把一切都改变了。让凌教授想不到,梁未雪更想不到的是,一切的改变都是因为那副眼镜。
      
    那是个进入伏天的前一个星期。北京人说:未曾数伏先数伏,意思是说数伏前的天气有时候比真正的伏天还热,加上那几天天空阴沉少雨,空气湿的能揝出水来,整个北京城就变成了桑拿浴室。凌教授不敢出门,背心短裤在家把空调开到最大。
      
    梁未雪来的时候,凌师母出门买菜去了。凌教授打开大门,迎面站着一个窈窕女郎,一袭红裙,亭亭玉立。一股热风迎面扑来,凌教授的体温马上增高十度,不是因为炎热的天气,而是因为这个美女。
      
    “您?找哪位?”凌教授目光盯在女郎的脸上,小心翼翼地问。
    “凌老师,我是梁未雪啊。”女郎笑晏如花地回答。
    “啊?”凌教授眼睛瞪得大大的,竟然忘了把梁未雪让进门。
    梁未雪嫣然一笑,说:“凌老师,您怎么啦?您不想让我进门吗?”
    凌教授这才纳过闷儿来,老脸一红,语无伦次地说:“哪里哪里,请进请进。”
      
    梁未雪摘掉了眼镜,在凌教授的眼里就整个换了一个人。凌教授第一次看到梁未雪的一双眼睛是那么美丽勾魂,窄窄的鼻子也显得那么挺拔俏丽,白皙的脸盘呈倒瓜子型,一头秀发飘逸无比,苗条但不失丰满的身材简直无可挑剔,再配上一种成熟的气质,凌教授心里感叹,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也不过如此吧。
      
    凌教授已经记不起来那天和梁未雪都谈了些什么。他的眼睛几乎一秒钟都没有离开梁未雪的脸和丰满的胸部。刚刚返老还童的凌教授几乎是在血脉贲张的状态下完成和梁未雪的谈话的。要不是凌师母买菜回家,凌教授当场把梁未雪的心都有。
      
    梁未雪走后,凌教授就开始进入一种魔怔状态。梁未雪的一颦一笑在脑子里挥之不去。他在网上搜遍了梁未雪的资料,只是在她的博客上找到了一张照片,虽然那张照片依然是戴着眼镜,一副女学究的样子,但是一点儿都不影响凌教授拿来做意淫的对象。这些日子形成的睡觉以前必在网上看美女照的习惯变成看着梁未雪的照片想象和她的情形。
      
    他想和她见面,却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有点怕。其实中间他还约梁未雪到家里来过一次谈论文的问题,他记得那次见到梁未雪之前一直在盼望着梁未雪不要再戴眼镜,后来谈话中凌教授才知道梁未雪是因为男朋友帮她配了隐形眼镜才把那副宽边眼镜扔掉的。那一次什么都没有发生,因为凌师母一直在他们身边。
      
    正因为这样,凌教授就像一只没有偷到腥的老猫,占有梁未雪的欲望一天比一天变得更加强烈。虽然在得知梁未雪已经有男朋友的那一刻心里很是酸了一回,但是无可遏止的色心很快就把一切掩盖下去。直到有一天,凌教授在网上看到“潜规则”一次,恍然大悟,一个罪恶的计划很快在脑子里形成。
      
    这是凌教授的办公室。因为凌教授在业界的成就和名望,学校给他的办公室比一般教授豪华一些。不但有沙发还有一张单人床供教授中午休息用。
      
    现在的凌教授坐在写字台后面的转椅上,眼睛盯着电脑,心里却在反复演练着在心里已经演练了无数遍的计划。墙上的时钟已经指向二十一点。现在是在暑假期间,这个时候,这座楼里基本上是不会有别人的。
      
    “笃,笃,笃”,敲门声。
      
    凌教授几乎是从椅子上跳起来的。但是很快慢了下来,长出了一口气,坐回椅子,慢条斯理地说:“请进”。
    梁未雪的身影从门口飘进来。凌教授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她。
    梁未雪还是没带眼镜,头上多了一个发卡把长发推到脑后,愈发显得那瓜子脸的标致。身上穿了一条高过膝盖的连衣裙。事实上,那不是一条裙子,而是一件加长的T恤,看起来像是丝质的,宽宽松松,飘飘扬扬,走起路来两条修长的大腿暴露无遗。
    “凌老师。”梁未雪进门后规规矩矩地叫道。
    凌教授答应一声:“小梁来了?坐吧”
    梁未雪走到沙发前坐下。两只美目望着凌教授:“凌老师,我的论文。。。。。。”
    凌教授没有回答,眼睛在梁未雪的脸上停留了二十秒,忽然问道:“小梁,你结婚了吗?”
    梁未雪显然没有想到老师问这样的问题:“凌老师,哦,还没。”
    凌教授笑了笑:“有男朋友了吗?如果我没记错,你今年二十八了吧?”
    梁未雪脸上闪过一丝凄惨的表情:“对。哦,有。凌老师,不说这些了吧。您看我的论文。。。。。”
    凌教授呻吟了半晌,轻轻摇了摇头说:“你的论文我看过了,我估计通过答辩的可能性很小。”顿了顿,接着说:“几乎没有”。
    “啊?”梁未雪大吃一惊。“您上次还跟我说不错呢。”
    “哦,”凌教授说:“上次没有看完。你前面的一部分论述的确写的不错,但是在理论上没有创新性。你知道,现在创新是最时髦的东西,尤其是作为博士论文,没有创新怎么行呢?”说完凌教授盯着梁未雪的眼睛,看她的反应。
    梁未雪难掩心中的失望,但是还是争辩了一句:“凌老师,您知道我做的项目是一个工程项目,本来就很难有理论上的创新啊。”
    凌教授心里笑笑,把两手在写字台上摊开:“我当然知道。但是你的情况白斑病的病因与诊断方法是什么,你自己是知道的。因为我在学术界的名望,他们对我的学生要求比一般人要高得多,这是一种嫉妒你知道吗?文人相轻你知道吗?”
    “可是,”梁未雪无奈地说:“凌老师,我都拖了一年了,再拖所里就不干了。况且,就现在的项目状况,您让我怎么创新啊?”
    凌教授没有接梁未雪的话,手指在桌子上敲了敲,说:“再者说,你还欠者一篇论文呢。”
    梁未雪沉默了,两只眼睛盯着教授,眼泪开始在眼睛里打转,嘴里嗫嗫嚅嚅地念叨:“那怎么办呢?那怎么办呢?”
    凌教授心中窃喜,一切按照自己的计划进行。他没有急于表态,而是把身子往椅背上依靠,眼睛盯向天花板,若有所思的样子。
    一分钟,梁未雪白癜风治愈用什么药是最好的撑不住了,说:“凌老师,您帮帮我吧。我知道您能帮我。”
    凌教授坐直身子,这次他没有再卖关子,直截了当地说:“不错,我是能帮你。”
    梁未雪大眼睛忽闪着,一动不动地等着下文。
    凌教授接着说:“文章的事情好办,我手里正好有一篇,以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发布《白癜风诊疗康复标准》 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你为第一作者我为第二作者发表就可以,杂志那边都是我的学生,打个招呼就行。”
    梁未雪感动了:“谢谢您了凌老师。”
    凌教授没理她,继续说道:“至于论文的创新嘛,也简单,后面的那一部分我帮你写就可以了。”
    梁未雪大喜过望,从沙发上站起来,给凌教授深深鞠了一躬:“凌老师,您真是好人,我,我太感谢您了!”。
    凌教授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梁未雪面前,按按她的肩膀让她坐下,顺势坐在她的身旁,拉起梁未雪的手,问道:“你打算怎样谢我呢?”
    “这。。。”梁未雪想把手抽回来,但是没有成功,凌教授握的太紧了。“这。。。,我还没想好,您让我想想。”
    凌教授松开梁未雪的手,两手把梁未雪的腰抱住:“小梁,你不用想了,我就要你。”
    梁未雪万没想到,自己心里德高望重的凌教授居然提出这样的要求,她使劲把教授推开,张嘴说不出话来,高耸的胸脯一起一伏,半晌终于说出:“凌老师,您怎么能这样?”
    凌教授冷笑一声,转回写字台边:“你不愿意,我也不强迫。你也不是年少无知的孩子,你恐怕也不是纯真无邪的处女吧。你也知道这种事儿。潜规则,知道什么叫潜规则吗?”
    梁未雪跌坐在沙发上,把头低下,眼泪滴滴答答落在地上。半天,抬起头问:“我如果给了你,你真能把你刚才说的事儿办到吗?”
    凌教授心中狂喜,嘴上说道:“你什么意思?你不相信我吗?”
    梁未雪擦擦眼泪,说:“只要您写个保证。”
    凌教授心里一沉,这个不是在他的计划之中的。但是,教授毕竟是教授,想了想问道:“怎么写?难道说要写您跟我上床的条件是要帮你写论文?”
    梁未雪也想了想说:“不必,您只要写保证我今年能拿到博士学位就成了。”
    凌教授心里一松,没想到这么简单,不假思索,就提笔写下:“我保证梁未雪今年能拿到博士学位。”让后签上自己的大名“凌云志”。
    梁未雪拿到纸条,折了折放进自己的包包。十分平静地看着教授说:“我们在哪里?”
    凌教授的身子甚至开始颤抖了,他什么话都没有说,一把把梁未雪抱起来走向墙角的床边。
    梁未雪没有一点反抗,脸上甚至没有一丝表情。她靠在床边,双手撑在床上,看着眼前这个色胆包天的老头子颤抖着双手把自己的裙子撩上来。。。。。。
    凌教授飘飘欲仙了,虽然整个过程不超过一分钟。但是就这一分钟,凌教授觉得死在梁未雪的身上都值得。更让他感到喜出望外的是,中间紧闭着眼睛的梁未雪居然把屁股微微上挺有着配合的意思。
    短暂的一分钟很快过去,凌教授感觉一股不可遏止的热流从小腹向下冲去,只听得一声大叫,凌教授一泻如注,全部动作停了下来,嘴里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浑身湿透。
    凌教授的一声大叫把梁未雪惊醒,她睁开眼睛,看着眼前一个白花花的头颅,愣了一下,忽然放声大哭!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