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bzuq
光明使者
光明使者
  • UID88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2209
阅读:1回复:0

我吃蛇的故事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8-09-15 05:17


    
    
    我吃蛇的故事
      
    
    我吃蛇的故事
      
    在现在的酒桌上,不少人都喜欢吃关于蛇的菜肴,浸泡的蛇酒以及烹制的蛇汤,那味道很是鲜美,既野生、天然,又无公害。
    我告诉你,在我小的时候,我生吃过蛇,你信么?一条活生生的青花蛇,被我吞进口里有半尺长,当时的那个感觉,给我留下的印象不知道有多深刻了,到现在还给我的生活留下了三处印痕,一是见蛇就害怕,二是酒量特别大,三是闻见烟味就呕吐。
    那一年我十岁,正是调皮捣蛋的时候。
    立夏过后,田里的麦子正在灌浆,大人小孩的刚换去累赘的棉衣。这个时候,是屋檐下的鸟雀繁殖最旺的时候。
    搬个梯子,在各家的檐下掏摸鸟蛋和刚刚出飞的小鸟,我最拿手。那时人们住的房子和现在的不一样,檐头低矮,再加上长年的不予修葺,檐下就有了大大小小的窟窿,这一眼眼的窟窿,就成了懒鸟儿们最好的栖身之地。
    十一二岁的小孩,身个当然不高,与那矮矮的檐头就还有点距离,搬个凳子,或者树架梯子,刚刚合适。于是,喊两个馋嘴的邻家小子,给我帮忙抬梯子,搬凳子,摸了鸟雀鸟蛋,给或者不给他们都可以,整个过程都乐意跟随着,如果战绩好,就给每个人均一部分让他们拿回家,架火煮鸟蛋,热油炸幼鸟,是最好的美味。
    不过,有时候,摸鸟掏蛋也是个危险活,也会经常的遇到和我们小孩牙子一样嘴馋的家伙。比如说老鼠和蛇。
    我知道老鼠是会爬墙窜房的,稍有动静,就会溜之大吉。可我从没见过蛇也会爬到那高高的檐下去偷吃嫩鸟和鸟蛋的。
    前院我老李家大爷的房子周围天天鸟雀成群,在他家的屋檐下肯定住了不少。有鸟雀飞,在这个季节,就会有鸟蛋和刚孵出的小鸟。
    于是,喊了邻家小子,扛了凳子,拿了盛鸟蛋的瓢子,就去檐下摸鸟。
    对于会不会摸到蛇,是早就有所准备的,让人没想到的是,还没摸,就见到蛇了。
    登高摸鸟是我的强项,我个子高,经验丰富,不至于心急把鸟蛋给弄破,把嫩鸟给抓伤。
    所以,我爬上凳子,翘起脚尖,瞪大眼睛,张大嘴巴,去瞅那檐下一眼眼的窟窿,根据我的经验,我知道什么样的窟窿里住着鸟雀,什么样的窟窿里没住鸟雀。因为鸟儿经常的出出进进,檐口没有灰尘并且有柴草纸屑的,肯定住着鸟雀。我们从屋檐的一端开始,挨个窟窿里掏摸,时间不长,就收获颇丰,盛蛋的瓢子眼看就快给装满了。
    正当我翘起脚尖,瞪大眼睛,张大嘴巴,贴近檐口,正要掏那个最大的窟窿时,或许是我掏鸟的声音过大动作过重的缘故,还没等我伸手,突然就看见一条黑影倏地一下,就钻进了我的嘴里。
    啊,是蛇!
    底下看我的邻家小子大喊。
    我只感觉一根凉凉的东西,在我的嘴里蔓延开来,一直到嗓子眼。
    呼隆一下,我从凳子上跌下来,就感觉有半截绳样的东西抽在了我的脸上,凉凉的,麻麻的。
    我不敢喊,也喊不出声来。邻家小子比我还胆小,见蛇就害怕。所以就没命的呼喊,白淀风的早期症状明不明显蛇,蛇,快来打蛇呀!
    爹来了,娘来了,奶奶也来了,周围的邻居们也赶来看稀罕。
    爹不管三七二十一,上来就踹了我一脚,嫌我调皮不听话,净干这些个讨人嫌的事。
    我屁股上火辣辣的疼,嗓子里塞得满满的,喘气只能从鼻子里喘,也就更哭不出声来。
    爹攥着蛇尾巴就向外拽,一拽,我的嗓子就火辣辣的疼。
    奶奶上来护着我,问我疼不疼,我一看见奶奶,眼泪就咕噜咕噜的往下掉。因为我是奶奶的长孙,奶奶就最疼我。奶奶说,长虫身上长的是倒刺,(我们这个地方都管蛇叫“长虫”虫读春音)不能往外拽!一拽还不把孩子的嗓子给划破了呀!
    有人给出主意让我把蛇给咬断,吞下去,奶奶不让,说那样怕蛇还活着,咬了肚子里的肝呀肠子的怎么办。
    我仰着头,张着个大嘴不敢盍。惊恐的看看这个,望望那个,希望有谁能想出个好法子来。
    村里最好抽旱烟的三老爷过来说,不知道蛇还活没活着,不管怎么样,最好先把蛇给弄死才好!那样就没危险了。
    是呀是呀,奶奶说,可要怎么才能把蛇给弄死呀白癜风患者在北京的专科医院治疗怎么样
    三老爷说,蚊子长虫的最怕烟油子,用烟油子灌吧!能熏死蛇,对孩子还没事。
    三老爷抽旱烟在村上那是出了名的,一年半亩地的旱烟叶子,能装两麻袋,从年头抽不到年尾,最后还要把那烟筋砸碎了装到烟袋锅里抽。每年夏天蚊子多的时候,他的屋里和他的周围,你找不到一只蚊子,晚上睡觉从来都不挂蚊帐。
    奶奶说这倒是个好办法。奶奶就把三老爷的烟袋锅子拿过来,用跟铁条把里边那又黑又粘又刺鼻的烟油子给投出来,取碗清水给兑了,让我喝下去。
    我的嘴里满满的,怎么喝呀?
    慢慢地咽,你动动嗓子就是,咱把蛇给熏死,你就没事了。奶奶给我说。
    奶奶把烟油子水,倒在我的嘴里,我再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咽下去。
    这个办法真的还不错,一开始我的嗓子眼部位还能感觉到那条蛇的蠕动,喝完了这烟油子水后,还真就没什么感觉了。可是,就是那烟油子水是真的太难喝了,刺鼻,呛人,还难闻。就是喝了这烟油子水后,我再也不敢闻见烟味,一闻见就会吐个不止。(都说戒烟难戒,谁要是想戒烟的话,就喝这个烟油子水,最管用了,保准一次见效。)
    蛇倒是给熏死了,反不能让孩子真的把蛇给吃了吧?奶奶看着周围的人,像是询问也像是说给自己听。
    爹就又过来向外拽蛇。一拽,我的嗓子还疼。
    三老爷说,用酒吧,长虫的皮是糙的,用酒一化,就泡软了。赶快打法人到我家里把我的酒葫芦拿来,里边还有二斤酒。
    那酒葫芦是三老爷的命疙瘩,一天三时喝,生产队分给他的那点地瓜干子,全让他给换酒喝了。
    别无它法,奶奶就让爹跑到三老爷家把他的酒葫芦给拿来了。
    娘一边看着,一边掉眼泪。我知道那是娘心疼我。娘也怕蛇,但她强忍着恐惧,用手攥着蛇的尾巴,她是怕蛇给泡软了滑进我的肚子里。
    奶奶用小酒盅子,一盅一盅的往我嘴里灌,灌一会,就让爹往外拽一下试试,灌一会,就停下来,往外拽拽试试。一直把酒葫芦里的酒全部灌光,不知道是真的把蛇皮给软化了,还是我喝麻嘴了的缘故,反正是爹再往外拽的时候,我不感到疼了,爹一使劲,就把蛇给拽出来了。
    娘后来给我说,不知道是我吓得还是醉得,反正是一把蛇给拽出来,我就昏倒了,一直迷糊了两天两夜。
    在这两天两夜里,奶奶和娘一直陪在我的身边。不是往我嘴里灌茶,就是拿毛巾给我擦脸醒酒。娘说,在这两天两夜里,我是满嘴的酒气。喝口茶就接着给吐了出来,那个阵势,真的差点要把肠子肝货的给吐出来。另外,娘又打了十斤散白酒,谢了三老爷。
    从那以后,我有几件事是再也不敢做了,一是出奇得怕蛇,再也不敢爬高捞低的顽皮掏摸鸟蛋了,二是再也不敢闻到烟味了,一闻就吐个不止,所以,现在在外边的场合上,谁要是给我递颗烟,就像要谋害我一样,我会飞快的跑开。
    通过那次灌酒,我的酒量后来却是出奇的大,喝酒就跟喝凉水似的,二斤以内,不在话下。
    这就是我吃蛇的故事。现在想想,我都还感到恶心。真的是一朝吃过蛇,百年怕见蛇呀!
    (2010年元月8日下午2点写于静心斋)
      
      
      
      冬之季要给孩子准备丰富之餐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