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ols
风云使者
风云使者
  • UID877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1308
阅读:0回复:0

赎 罪 人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8-09-15 05:02

赎 罪 人
  

  赎 罪 人

  

  ——冰 泉

  

  

  打我记事起村里就有这么一个人----每天扛着扫帚挨街挨巷的打扫,然后用手推车将这满村的污浊运到不为我所知的地方。我不知道打扫街道这个差事是不是村里人给他的一份工作,反正从我记事起他就是这么一天又一天从早到晚的打扫着,在我的脑海里这个村子的打扫几乎成了他的一生。

  没有人告诉我他的名字,可能他们也不知道,我也没有问过,当然更不可能让他告诉我,因为它是个哑巴 ,更何况当时年幼的我和所有的孩子一样曾被大人们告知:他是专门治小孩儿的,不听话的小孩儿都被他卖了。所以每次见到他我总是怯怯的跟在大人身后,更别说和她说话了。只是听大家都叫他’老哑巴’, 于是凡涉及到他的事在描述时也习惯性的以此代替他不为人所知的名字。

  据说‘老哑巴’是有些来头的……他家曾是村里的头号大地主,他还有两个哥哥,都是有名的花花公子,曾经和他父亲赶了不少坏事,解放后整治地主恶霸,他的哥哥和父亲都被给毙了,由于当时他年纪还小,又没有干什么坏事加上是个哑巴,因此落了一条生路,但是幸运也造成了他的不幸--由此开始了他孤独的一生。家庭成份不好加上身体的残疾使结婚成了他遥不可及的一个梦,尽管他也曾渴望和热衷于婚姻,尽管村里不少‘热心人’也曾给他说过媒,但每一次都不过是人们为了骗他的吃喝而对他进行的有意无意的捉弄。

  回想起来其实老哑巴并没有当时我想的(或者说是孩子们想的)那么恐怖,反倒有时独自回忆起这个人时倒觉得是自己幼年时太愚蠢,不通情理了,因为它确实很乐意与人打交道,尤其是热衷于和孩子们打交道!而遗憾的是孩子们并不接纳他这个已经被人们鬼化了的哑老头!

  虽然凭着扫大街和干一些零活老哑巴挣不了几个钱,可对于周围的人,对于那些满街疯跑不听教唆的孩子们他是从不吝啬的。我就曾受过他的“恩惠”………

  那个年头生活上和现在相比是相差很多的,自然作为顽童的我也就不能像现在的孩子这样要风得风,而有的更多的是对自己想得到东西的渴望。那时我的零用钱是一天两毛钱,而当时的我又是家里有名的“花钱王”,所以每次零用钱基本上是一给我就被我兑换成零食下肚了,之后便是找我的七大姑八大姨搞创收了。当然多数时候我的阴谋是能得逞的,但也有不顺意的时候,要是遇到不顺意情况那我可惨了。记得一年夏天我就遇到了这样的不幸----钱早早的被我花光了,四处敛财也没弄到一分,不过还好有几个穷光蛋伙伴陪着我一起盯着零食小摊发呆,而卖冰棍的叫卖声更是让我们心里难过得受不了,这时身后传来“啊,啊!”的叫声,同时谁动了动我的肩膀,我们回头一看,吓了一跳,原来是老哑巴,几个小伙伴故作恐怖的叫唤着往后退了几步,而我当时却被那种场面弄得不知所措,我从来没有离他这么近过。他的手里拿着几只冰棍用“啊啊”的声音朝我示意着,显然是让我和小伙帮们吃,但毕竟一直以来我都是非常惧怕这个“魔鬼”的,我惊恐的望着他微笑的脸,身子却莫名得有些发麻白癜风应注意些什么饮食问题【白癜丰饮食】{因为我知道我并不是一个好孩子,而大人们又说它是专门对付坏孩子的}但我又不敢不接,所以…..我的手战战兢兢去伸向他手里的冰棍,这时身后小伙伴们的建议惊醒了我——

  “他的冰棍你也敢接!你吃了就会晕的,到时候他把你买了”

  “哪呀,说不定糕把上就有,你一摸就晕了”另一个小伙伴更具想象力。

  “走喽,走喽,老哑巴又要害人喽!”

  原本发抖的我听了伙伴们的七言八语更是慌了手脚。啊——我鼓了家属要注意老年患者的心理问题鼓劲,终于打掉他手中的冰棍逃离了这个恶魔,扭头朝着伙伴们奔去的方向加入他们的行列。伙伴们吆喝着祝贺我逃难成功,而我却不安的扭头朝那使我麻木的地点回望,我看到了我【呵护健康身心·绽放天使之翼】刚才冒犯了的老头,他蹲在地上看了看那被我打在地上的冰棍,然后失望的望着我们这帮脱离“虎口”的小子呆呆得看了很久。我的心也在那一刻开始竟有了一种莫名的难受,虽然我曾多次见过他遭受类似的事情,但是那一刻才真正的认识到了我和人们的鲁莽与过错,这种鲁莽使多年后的我每当想起这一件事时依然感到万分的抱歉!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老哑巴也一天一天的老去,前些年的活力已经减少了很多,也不再主动地去和别人打交道,即便是面对他曾经热爱的孩子们也不过是冷冷的看上一眼便匆匆的躲过。要是前些年,如果他遇见一个小孩儿在街上放声大哭而小孩的父母又不在场,他肯定会停下手中的工作抱起他,哄他,也会在遇到孩子时停下来逗他们玩儿,甚至是慷慨解囊,然而哪都只是过去,现在的他再也不会那样了。或许是因为每一次只落了个伤心的缘故吧。真是这样的!有时候孩子的父母会以为是老哑巴吓坏了小孩小孩才哭,所以,大多情况下老哑巴反而会被这些父母抱怨,谩骂。而后又是一些大胆的孩子在遇到他后开始对他进行嘲骂和戏虐,再后来就是所有的孩子被带领着拿他找乐子,但他从不因此而表现出自己很生气或是与人去争执些什么。更多的时候是默不作声的匆匆躲开!现在的他看上去确实要比前几年老的多,皱纹深刻在他的额头上,花白的头发也全白了,更重要的是那一双眼睛再也善说不出一丝光芒。或许是心中苦闷而又无人,也不能诉说的原因吧!

  的确,人们对于他的大扫是过于习以为常了,晚上睡下去的时候没有人去想过为什么明天的街道会是干净的!他们早已习惯了,这种习惯是他们淡忘了老哑巴的存在.然而当有一天人们发现街道已经脏了好几天时,他们开始去埋怨,去骂那个不负责任的打扫者,似乎那是天经地义的,但谁也没有去关心过为什么这个打扫了几十年的打扫者为什么今天失职了……

  是呀,没有人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死的,母亲说人们发现他时已经死了好几天了,村里的干部凑钱买了张草席把他给埋了,有人说他死时脸上是露着微笑的,很安详。我想,或许他是高兴吧---终于还清了自己家族的罪孽!庆幸终于可以离开这个视他为异类的世界,“我解脱了……”

    

  

  联系方式:(Email)lgz8441@sohu.com|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