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ntd
光明使者
光明使者
  • UID243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4394
阅读:2回复:0

爱情神话(下篇)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8-09-15 04:53


    
    
    爱情神话(下篇)
      
    
    五
    那个感染病原体的化验单子,不知道怎么就飘落在我的眼前。一片白白的纸轻然飞过,我伸手捉了它,上面赫然写着小雪的名字,我蒙了,头脑的血管涨出青筋,个个鼓出愤怒,鼓出羞辱和屈污。
    一脚踢开房门,小雪不在,刘祈在屋。她惊异骇怕的眼神振作了我的神经。“这个是为什么?”拍着纸片,我吼道。
    她战战兢兢拾起抛出的白纸片,却突然放肆得大笑起来,极其轻蔑的说:“呵呵,你吼什么?你觉得你娶了个什么东西?纯洁的新娘吗?我们都是鸡,我们本来就是鸡。你被她骗了,其实你被你自己骗了。你自己在幻想,在欺骗自己。她早就在,并且一直在做……”说到这里露出不屑的同情,“我们都知道,你的亲人朋友也都明白,只你自己不明白罢了!”
   美味豆腐做出来使你远离各种病症 头哄的一声,整个世界都坍塌了。一片废墟一片烟尘。我呐呐说:“不是,她是处女,我……我亲眼看见的。”
    “哧”一下,她笑出了声音,语气温柔的说:“傻子啊,现在是什么年代了,造个处女还不是一天之间的事情,只要你有钱。不过……”
    她的语气一转,“实话告诉你吧,你的新娘她可没有钱,知道我为什么不走吗?”她制止住了我的回答,“她说的话都是骗你的,她那个穷得一毛没有的烂家,全靠她买X赚钱供养。结婚前买的那些项链啊首饰啊,都是借来的,她再也借不来的时候,就偷了我的存折和身份证,取了我的三万元存款。明白吗?我是等着她还我的钱的呢,可是她知道你被父母抛弃了,没有那么多钱,就让我等,我都等的他妈的不耐烦了,我说再要不给就报警。”
      
    从家里跑出来,心中的思绪乱成一团麻,一个华丽的欺骗把我体内的一切东西都掏空,我想抓住点什么,明知它是假的我也乐意接受,但是残酷的真相把一切都毁了,我什么也抓不到。
    我是那么信任她,她说她家很穷,她父亲有病。其实她的父亲是游手好闲的小混混一样的瘪三,母亲好吃懒做,随着她的父亲轻飘而下贱的活着,当我知道这第一个谎言的时候,我却为第二个真实所感动,她确实在帮助弟弟妹妹读书,她在关爱着他们,她在给弟弟整理衣服的时候,她的样子是那么清纯,她的手是那么温柔,尽管弟弟羞赫着躲避着她温柔的手;妹妹鄙视得看着她和我,但是她还是给了她两个月的伙食费。
    他的父亲呵呵着没心没肺;她的母亲一味在讨好着她,也讨好着我。自夸自己养了一个好女儿,满意地说女儿有了一个好归宿,那种卑下的献媚令我难堪   闪念忽而淫灭在如潮的爱情中。
    小雪很在意我的感受,赶紧抓着我的手,带我逃离了那个地方。
    我曾经对小雪说过:“你从那个地方走开,找一个体面的工作做。”
    她说:“我初中都没有毕业,没有任何专长,能够找到什么工作?”
    我说在家里吧,我养活你。可是她轻蔑地说,你能养我,但是能够养得了我的全家吗?
    我终究没有能够说服她。
    我确信“出污泥而不染”!我的父母他们是有经验的,他们努力阻止我的行为,却不知如何阻止我的心结。
    由爱生仇恨。抛弃我于这个混帐世界,任我自生自灭
    胡思乱想着,撞进一个小酒店。
    我把服务生给我打开的酒尽情的往肚子里灌,我试图肉体,从而灵魂,我已经不想再思考,我不能确信我和小雪之间发生的到底是什么。爱情?还是同情?还是我从高尚者的地位去拯救陷入泥沼中的美女?我不能容忍我的新娘是一个千人跨过的,真的,我不能容忍,我没有韩世忠娶梁红玉的勇气和自心。
    不是,我不知道到底追求的是什么,是爱情,还是女人肉体的贞洁。
    想不通这些问题,只能在酒精中,但是,我清楚的知道我需要的是什么,一个完美纯真的爱情,然而那些东西似乎不存在。
    我醒了的时候,已经凌晨三点,是被露气和寒气弄醒的。衣服的口袋全部被翻过,手机钱包全部不翼而飞。定了很久的神,才明白,我睡在水泥台阶上,被拖过的痕迹依稀划过地面。我坐起来。
    很久后,才想起:在一个地方喝过酒,思考了很多问题,最大的问题是被小雪骗了。她其实是个真正的,一直在卖X,挣着肮脏的金钱养活她那个一无是处的家庭。
    我娶了一个现代科技造出的处女。接受了一个慌言编造出的爱情神话。
    我被我自己所存在的这个社会这个进步的世界愚弄。其实我知道,真正欺骗我的不是她,也不是这个世界,而是我自己。
    六
    小雪惊异地看着我的踉跄和狼狈,温柔地过来扶我,被我甩开,一脸无辜低头在床。完全是个娇羞的新娘。
    冲进浴室,水流很大很冷,我浑身战抖,看到小雪燃烧起的怒火似乎被冷水越浇越大,终于感性战胜了理智。
    再也不能忍受,从水龙头下逃开,冲进卧室,新房的气氛更是刺激,我扑过去,对着这个低眉顺眼的女人就是一掌,不容她惊异的眼睛转动,我抓起她的头发,接二连三的耳光左右齐贯,她惨厉的叫着,扭动着,闪躲着,却无法逃开……
    刘祈惊恐得打开门,拖我,我一脚揣过去骂:“滚开,婊子。”
    刘祈痛苦蹲下,儿童皮肤白斑心理调整惊骇地说:“这样打是要出人命的。”
    我其实很累,已经打不动了,那张雪白的脸一道道青紫肿胀着,很丑陋的肿胀着,根本没有风情可言。
    一脚踢倒茶几,连我们的结婚照一起打碎后。然后扬长而去。
      
    流浪几天后,我再次醉酒回家。
    小雪见我,扑通跪在我面前,泣不成声的说:“是刘祈,是她喜欢你,才想故意拆散我们。我的病就是与她合用一个盆子才传染的。她害苦了我,还想污蔑我,她自己不要脸,竟然往我身上拨脏水。我……我一恨之下,把她勒死了……”
    酒猛然被吓醒,我使劲睁大眼睛看着她,我不敢相信,这样一个冰清玉洁,柔情似水,楚楚可怜的女人竟然杀人,竟然谈到杀人,像是说我杀了一只鸡招待你一样坦然自如。我毛骨悚然,喃喃地说,“你走吧,你走吧……”
    她却勃然大怒:“我走?说的好轻巧。我往那里走?我是你老婆,这是我的家,我们是领了结婚证件的,是合法夫妻。嘿嘿……”她狰狞的冷笑一声,“现在,她人就躺在院子里,一旦发现,我会一口咬定是咱们俩一起杀死的。”
    目瞪口呆。从小见父亲杀鸡我都躲着捂着眼睛,一眼一眼,闪着偷看。我害怕血淋淋的场面,我害怕一个生命活蹦乱跳着突然被你毙命,残忍的戕杀来吃它的肉骨。
    父亲告诉我,鸡猪羊这些动物都是一根菜,我们养大它们,就跟养大我们的白菜土豆西红柿一样,为了吃菜,我从观念上接受,却不愿意从心理和感情上接受,所以我常常是吃素。可是……小雪竟然把一个活生生的人,在我家的院子里杀掉。惊骇的眼睛怔怔看她,她被我伤害的脸,犹见隐隐约约的紫色淤痕,漂亮和风情在她冷然从容的脸上依旧灵动,梦中的蛇钻出我的体内,我摇摇发紧发麻的头颅……
    小雪已经很不耐烦,她大声说:“臆怔什么?还不快帮助我把人埋了!刘祈是在咱家里死的,你能逃掉干系?”
    机械的跟在小雪的身后,远远望见粉红色的条形物体,胃一痉挛,不由蹲身在地,翻江倒海的呕吐,连胆汁也出来。小雪始终冷然站着,她说:就这些出息,还男子汉。
    试着站起,金星飞花般眩晕,我倒在地上。
    小雪叱我一声,自己去拿了铁楸……
      
    莫名其妙的背负了一条人命,再也无心去追究处女的真相。在家里的两天,我心惊肉跳,噩梦一直困扰着我:我打开所有的门,一道道都是凶神恶煞的小鬼,那个索命女子的面目逐渐清晰起来……是刘祈,吐着红红的长舌,一直在恶风呼呼作响里凄厉着:“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七
    再也不敢在家住,和小雪搬回来了原来在世城的租住的房子。
    坐在办公桌前,每一个敲门声响,都使我惊惶失措。
    工作连连失误,终于因为报错价格的给单位造成了几十万元的损失后,被单位开除了。餐前汤还应凉上一会
    小雪却说她已经找到工作,在一个夜市做一份餐馆服务员的工作。她每天给我几块吃饭活命的钱,却是被我拿来在小酒馆里,醉生梦死,其实我那里敢梦,我只敢醉酒,而不敢睡觉,我的头一挨枕头,鬼魅魍魉便四下聚集在我的身边,我永远无路可逃。
    门在开启,门始终关闭。鲜花倏忽粪土,美人霎间凄鬼……我逃啊逃啊,觉得躲在很安全的地方,却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臀部暴露着。
    一片混沌,是一片看不见的,谜一样搏动的东西,生命在无能中,在恐怖里,退落了,崩解了,被卷进了永远不能接触到真实的,永远不能把握的黑色旋涡。
    我的脸,连符号的意义也没有了,只是一篇模糊状态游走的疑团,永远也解不开的生命爱情的疑团……
      
    钥匙忘掉在家,凭着印象,找寻小雪描绘的工作地点,在鸿澄路上,她所说的地方,只有一家洗浴城,没有任何的饭店、酒店。我不顾一切的冲进那座洗浴城时,看见我的妻子小雪,被一个身体硕大无比的壮汉拥抱着走,她裸胸露背,身上几乎没有什么衣服。他们俩勾肩搭背走进一间包房。
    我狠猛地撕开服务生的拦阻,一脚踢开包房门,小雪已经在昏黄的灯光下脱得一丝不挂……
      
    八
    我终于明白我的妻子小雪。所谓只买笑不买身,是个天大的笑话。
    我跌倒在生命原罪的深处,我不能返回以前的人生,我所有的智慧和经验都是书本教给,虚泛的东西,生活经验和个性在一尘不染的家庭里,习惯了真实,没有辨别谎言的能力。
    父母同学朋友们的劝告和阻止在膨胀的爱情状态,无力而苍白。他们因为失望,因为绝望把我抛弃。把我抛弃在荒淫的虚假中任我自生自灭。
    我非常羡慕十六岁就谈恋爱的同学和邻居,他们鄙视着任何一个貌似青纯的女子,他们轻蔑地说,她,呵,不知道被几个人上过了。他们说,越是温软的女子,越禁不起异性的挑逗,她们越容易得手,家长和社会对她们很放心……呵呵,体验和刺激会打破所有的禁忌……
    一贯是父母老师心目中的好学生,有着优秀品质的好学生,天真纯洁,品行端正……我却迷惑在爱情的神话之中,迷惑在一派谎言的陷阱深处……
      
    小雪已经毫无忌惮,以前她总是带一套衣服,遮遮掩掩,避我的耳目。被我撞破谎言后,她索性每天在我的眼皮底下,打扮的妖冶风尘,丢给我几个不屑的眼神,在枕头下压几十块我的吃饭费用,便招摇着晃出大门……
    望着自己不惜一切代价迎娶回家的“新娘”   九
    到处流浪,像真正的流浪汉一样,扒车到河南的少林寺,山西的五台山,四川的峨眉山。
    佛学渊源,能够为生命的迷惘拨开重重雾霭,从苦难和自由的探求中找到灵魂的支点。
    万念俱灰,早已不奢望爱情,神话的美丽,不是我这俗人所能及。
    只希望给黑暗的生命隧道里崩解的什么东西,聚集一点让生命真正得以延续的理由……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