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ntd
光明使者
光明使者
  • UID243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3249
阅读:0回复:0

柴油机手(公鸡下蛋姊妹篇)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8-09-15 04:22


    
    
    柴油机手(公鸡下蛋姊妹篇)
      
    
    骄阳似火,毒辣辣的太阳悬挂空中,似乎要把大地立马蒸发,庄稼地里近半人高的棉秧在烈日下蔫蔫地耷拉着脑袋;树上知了痛苦的哀鸣更平添了几分烦躁。
    午饭后,躲在各自房间里汗流浃背的知青们,手里狂摇着呼啦作响的芭蕉扇,用比太阳更毒辣的语言诅咒着这该死的鬼天气。
    ‘猴哥’倒是十分兴奋,剃光的头上顶着一块湿毛巾,光着膀子,晃着瘦长的身子,两手放在排骨上,做按手风琴状,嘴里哼着电影《我们村里的年轻人》里的插曲,满脸得意地逐屋晃悠着。
    盘腿坐在铺在地上苇席上的‘耗子’,一边用毛巾揩着汗,一边用手中的破扇子指着‘猴哥’:“你小子别他妈臭美!我到队部把你一抖落,弄你一个破坏抗旱的罪名,你小子也就消停了。”“别介!”‘猴哥’慌了神,一步跳了过来,一把抢过‘耗子’手中的扇子,弯下腰满脸堆笑地边给‘耗子’煽着扇子,边说:“哥们,我这不是高兴吗!你可别害我,再说了,开柴油机这活我也是争取来得,来之不易啊,嘿嘿……虽说手段是不地道了点,可那也是智慧的结晶啊! 晚上放工,我给你从机房提溜一桶柴油回来,把你断了油的柴油炉用上,我再去整只鸡,开个小灶解解谗。奶奶的,咱们都有日子没吃到肉了。”‘猴哥’眯上两只细长的眼睛,仿佛一碗香喷喷的肉就摆在面前,他煽动着大大的两个鼻孔深深地吸着那并不存在的肉香…… 
    “整个一个肉食动物!煽!白癜风生活中要注意什么”‘耗子’一嗓子把‘猴哥’从梦幻中吼醒,‘猴哥’咂吧着嘴,对着‘耗子’又摇起了那把破扇子。
    ‘猴哥’兴奋、得意、高兴自有他的道理,做为知青的他,一直梦想成为一名拖拉机手,唱着歌,驾驶着拖拉机,驰骋在农村这个广阔天地里,蓝天白云下翻耕着土地,去迎接金秋的收获。但这只能是梦里的浪漫。
    生产队现代化农业机械仅有一台残旧的手扶拖拉机,那可是一件宝贝,由大队支书儿子栓拄亲自驾驶,旁人不得染指,十分神气,‘猴哥’是十分的看不惯,心中一百个不服气,但也只能是不服气。
    有天,二人在村头相遇,‘猴哥’满脸笑容地对粗胖的栓柱套着近乎:“栓柱,你拖拉机开得真 棒!” 栓柱美滋滋、憨憨地答道:“呵呵,还可以吧。”“不是还可以,我对你的驾驶技术真的很佩服,栓柱,我一直想拜你为师呢!” 栓柱被‘猴哥’几句奉承话给捧得一时找不到北,得意地呵呵笑起来。‘猴哥’心中冷笑:哼,笑,一会让你哭!
    “栓柱,我们知青都喜欢摔交,想学吗?想学的话我就教你几招,看你徒有一身傻力气你不觉得是一种浪费吗?”
    “什么?”栓柱不再笑,好象受到侮辱般上下打量着‘猴哥’那瘦长的身子,一脸的不屑:“你?你教我?”话音一落,扬头哈哈笑了起来,能在麦场抱着石碌犊走上两圈的栓柱根本没把眼前的‘猴哥’放在眼里。‘猴哥’暗喜,道:“那摔一交?” 栓柱很自负道:“好!摔就摔,但先说定,今天我要是把你摔出个好歹来,你可别找我负责,反过来说,那我也决不找你毛病。” ‘猴哥’走上一步:“一言为定!”
    二人击掌后,搭上胳臂,拉开了架式。
    从体形上看,栓柱占决对优势:个大、体胖、力气大,‘猴哥’就显得瘦弱多了。
    双方都暗自较上了劲,‘猴哥’感觉到对方的分量,便分外小心,努力不使栓柱近身抱住自己。
    转了几圈,‘猴哥’开始漫漫地向后退着,栓拄不知是计,紧紧跟上。退着退着‘猴哥’猛地向后就地躺下,栓柱如同一头黑熊般顺势向倒地的‘猴哥’身上压去。说时迟那时快,‘猴哥’迅速将两腿屈向胸前,两脚实实在在地抵住栓柱软软的肚皮,猛力向外蹬出,一招漂亮的“兔子蹬鹰”,整个动作干净利索。再看栓柱,如同装满面粉的麻袋般从半空中“噗”得一声重重地摔在地上,闷哼一声,半天爬不起来。‘猴哥’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对着地上的‘栓柱’冷笑一声,扬长而去…… 
    为抗旱,生产队打了几眼机井灌溉农田,由于没有电,便托关系从县农机站买了几台柴油发电机。有了柴油机就要配柴油机手,‘猴哥’得到消息后竟一夜没睡着觉,心想:“拖拉机手咱绝对没戏,这柴油机手总该可以吧,明天到队部要求要求,给知青一、二个名额应该没问题。”
    天一亮,‘猴哥’就和几个知青赶到了队部,队干部的答复却令他们懊丧。原来村干部们已经安排了自己的几个亲属于头天晚上,坐着队里的手扶拖拉机连夜赶往县城农机站接受培训去了。
    回到宿舍,知青们忿忿不平地议论着,‘猴哥’却象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似地白癜风用什么办法能彻底根治它蹲在门口,鼓捣着他那还没完工的泥雕拖拉机模型。
    抗旱劳动紧张有序地进行着。清澈的井水在柴油机的轰鸣声中欢快地流进农田,枯黄的农作物渐渐返青。
    可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几个机房里的柴油机相继出了故障,请人来修,可眼下全县都在忙着抗旱,请不到师傅。
    队干部们如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束手无策。‘猴哥’跑到队部,说他在城里和爸爸学过机械修理,说让他试试说不定能成。队干部们都用怀疑的眼光白着他,队长用一种不耐烦和些许期望的口吻说:“去吧去吧,你要是能修好,我奖励你   说来也神奇,不到一天的功夫,几部瘫痪的柴油机经‘猴哥’的手,故障全部排除,又轰鸣起来。冬季白癜风治疗效果好
    开柴油机并不难,难的是修理机器排除故障,那叫技术,难道‘猴哥’真的懂得这门技术吗?其实不然,可以说是‘一窍不通’。而这‘一窍不通’一词却给了‘猴哥’启示:趁柴油机手停机后暂时离开的空挡溜进机房,卸开细细的铜油管上的一个接头,将一根火柴杆塞入管内,然后又将接头装好。这“一窍不通”的柴油机故障也就出来了。在装模作样修理机器时,神不知鬼不觉地将火柴杆抽出,堪称“手到病除”。当然这也只能蒙过那几个受训没几天的作手及对机器‘一窍不通’的村干部们。
    队长没有食言,第二天上午把烈日下浇灌农田的‘猴哥’叫到队部,笑眯眯地夸奖、赞扬了一番,当场宣布其为正式的柴油机手。这就是‘猴哥’大中午顶着湿毛巾逐屋晃悠的原因。
    晚上,十几名男女知青全部集中在‘猴哥’房间内,地中央一张木板桌上,一只油烟熏黑了半截的钢筋锅里刚炖好的满满一锅鸡肉,散发着诱人的香气。知青们围桌而座,每人面前的茶缸子里都倒上了白酒,大家频频举杯祝贺‘猴哥’。酒间他话很少,大家都喝了很多酒,醉了。
    是谁吹起了口琴,那是一首古老的俄罗斯民歌,很忧伤,在静静的夜空里轻轻地回荡……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