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ntd
光明使者
光明使者
  • UID243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3249
阅读:0回复:0

决斗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8-09-15 04:02


    
    
    决斗
    
    
    
    空旷的田野,如死一般的寂静,我和苏小鹏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互相仇视着对方,我攥紧了拳头,随时准备和他进行一场2017全国白癜风公益救助工程在中科火热的进行中 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生死决斗。
    说起我和苏小鹏原是一对很要好的朋友,我们同在亚蒙县一中校篮球队,我是球队前锋,他是中锋,在球队中我们二人配合默契,被同学们戏称为美国NBA火箭队中的“姚麦联合”,成为球队的中流砥柱,我俩的不俗表现也得到了教练徐老师的认可,在球队中我俩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可谁知这小子不仁不义,竟打起了我女朋友蒋小艳的主意,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朋友妻他也欺。俗话说“杀父之仇,夺妻之恨。”我怎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孩被他人夺走,在同学面前今后如何抬起头?造成今天这种局面全怪苏小鹏一人。
    能和蒋小艳交上朋友是我做梦也想不到的事,我父母以种田为生,我的学习成绩一般,进入一中是以体育特长生被招入的,除长有1.85米的个头,比起其他同学我感到自己一无是处。可蒋小艳却是同学们公认的美人,穿着打扮比较前卫,加上她老爸是县交通局的副局长,整天骄傲的象个公主。和蒋小艳初次接触是我升入亚蒙一中高中后的第三个月。在我校与二中的一场篮球比赛中,我发挥异常出色,个人全场拿下了32分,我校以110:90大比分战胜了二中,当时整个一中沸腾了。听人说:在这之前一中从没有战胜过二中的历史。这场比赛后我有了小巨人“姚明”之称,苏小鹏在这场比赛中也表现不俗,加上他个人长得黑点,被同学们戏称为“麦迪”。蒋小艳和其它女同学当时为球队搞后勤服务,球场休息时她和同学们争着给我送水喝,引来其他队员羡慕的目光。我接过蒋小艳送过来的水,眼里充满了对盐中暗藏奥妙她的感激,她向我报以羞涩的微笑,刹那间我如傻了一般呆呆地望着她,心想她长得真美呀!要不是苏小鹏喊我,真不知如何掩饰自己的窘态,听到喊声我迅速地跑开了。
    从那之后,蒋小艳总是找各种借口和我接触,在她面前我感到自己特别笨拙,心中想好的话却表达不出来。我常常告诫自己:千万对她不能有任何非分之想,象她这样漂亮的女孩不过是拿我寻开心,我和她是没有任何结果的,再说一中的校规校纪又特别严,学校怎能容忍我们越雷池半步,所以我对她一直保持着不冷不热的态度。一次放学后,蒋小艳把我约到了学校外面的小树林,并羞羞答答地告诉我:说爱我爱的发狂,为我吃不好,睡不香,想做我的女朋友。这可是我早已梦寐以求的,可我心中明白自己根本不适合她,想一口回绝,可看到她乞盼的目光,我心又软了,我怎能忍心伤害这么好的女孩呢?我无意的点了点头,她冲过来抱住了我,我们便迫不急待地吻了起来。长这么大这还是我第一次和女孩子亲吻,一连几天我舍北京中科华北中医医院地址是在什么位置不得刷牙,总是细细品味着她残留的气息。
    以后的日子我们已不在满足于拥抱和亲吻,我俩总是想尽各种办法呆在一起,有时逃课出来花四十元在宾馆包房(反正宾馆老板见钱眼开,懒得问我们年龄大小),有时趁她父母不在家,呆在房间里看电视、玩电子游戏,累了便拥抱、接吻,然后扒光了衣服,饿了便吃早已准备好的薯条。事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我俩不正常的关系被老师发觉后,班主任让双方家长配合做我俩的思想工作。我们表面表示悔改,暗地里却偷偷摸摸的来往。我忘不了她,脑中常常浮现出她活泼可爱的模样,鲜红的嘴唇,光滑白皙的皮肤,更想起她坚挺的,前我总是用嘴轻轻的吸吮她那花蕾似的,痒的她发出咯咯的浪笑,她的笑声使我浑身充满征服的欲望,她痛快的叫喊使我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我爱她爱的发痴发狂,和她在一起我有着无限的乐趣和刺激,使我乐不思蜀,让我忘了她简直比登天还难。
    现在使我最痛心的是引狼入室,在一次学校组织的春游中,蒋小艳不慎把脚扭伤,我当时贪玩,让苏小鹏替我送蒋小艳回家,当时我并没感觉到她不高兴。谁知这事成为了他俩交往的导火索,我心中也明白苏小鹏除个头比我矮、球技比我差点外,其它方面比我强多了,他学习比我好,老爸还是我县有名的个体企业老板,家产过千万,拥有家庭豪华小轿车,那次送蒋小艳春游回去,就是苏小鹏打电话让自家的车接得。说实在的,我觉得他俩才算是门当户对。可现在的我如吸食了一样,已经离不开了蒋小艳。我劝她不要和苏小鹏交往,可蒋小艳却说:她爱我的英俊潇洒,也爱苏小鹏的温柔体贴,苏小鹏还能满足她的物质需要。说她依然爱的是我,但我不能管她的私生活。我心知肚明,蒋小艳戴的金银首饰全是苏小鹏买的,我却为了一日三餐发愁,要不是蒋小艳帮我,真不知这高中还能不能读下去。我去找苏小鹏理论,他根本不吃我这一套,说他也爱蒋小艳,骂我是乡巴佬,根本配不上蒋小艳,让我早日离开她。为此我和苏小鹏吵的面红耳赤,建立起来的友谊也随之而断,在球队中我俩不再互相配合,而是各自为战,气得教练徐老师多次骂我们,让我们注意多互相配合。
    为了进行公平竞争,我和苏小鹏相约以决斗方式对蒋小艳进行争夺,输者永远离开蒋小艳。下午放学后,我们来到了空旷的田野,爆发的前夕是沉默,我们终于扭打在一起,我凭着自己身高力大,一连摔了苏小鹏十几个跟头。摔怒了的他,突然从腰间拨出匕首发疯般地向我刺来,我头一偏,感到耳根一阵刺痛,有股黏稠的液体流了出来。当他第二刀刺来时,我抓住了他的手,并夺下了他的刀,气坏了的我用夺过的刀狠狠地刺向了苏小鹏的腹部,一下、两下、三下,只见苏小鹏象装满东西的麻袋倒了下去,看着从他腹部汩汩流出的鲜血,我发出了狰狞可怕的大笑......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