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漾福rpetwf
精灵王
精灵王
  • UID2333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464
阅读:16回复:0

寻风季节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8-10-08 10:12

【导读】那个夏季,一双黑色欧式小圆头皮靴,一条高腰紧身牛仔裤,衬上一件印着卡通图案的白色T恤,巧而恰的把的身材窈托出来,纯白的蝴蝶手帕挑在高梳的马尾上......  那一年,我十八岁,面对高考的重重压力,几个玩得特别好的同学突发奇想,决定到舞厅尽情展放自己一回,好似要在那阳光凝固的季节寻找一个新的亮点
那个夏季,一双黑色欧式小圆头皮靴,一条高腰紧身牛仔裤,衬上一件印着卡通图案的白色T恤,巧而恰的把的身材窈托出来,纯白的蝴蝶手帕挑在高梳的马尾上,或时还会轻轻浮动,这是一个真实的我自己。
入坐才发现,原来的香花园DC厅与从前的景象已完全变化,和现在变化的名称---北极星一样。弧形的圆顶,缀满巧如宝石忽明忽暗的紫兰色小灯,是夜空闪闪的星星。渐渐地,那细小缥缈的灯光,已让我置身于这深夜的星空之中,在柔和的音乐下,陶醉于那份独享的领空了。我想:我与那些激情的舞者心情是不一样的,我只是在品析着这舞步以外的气氛,淋漓尽致的每一个跳跃节拍及他们抒发出来的每个别致舞步。友人相继下到舞池去了,忘了人群,留下来独心漫茶的我,有股不能莫名的开怀!
还会有谁与我同呢?
一曲终毕,一个十八九岁的男孩突然闯入到我面前,短快的邀请到:请你跳个舞。那看上去有些帅气的面孔,却冰冷得有份凌人之气。对不起,我不会跳我微笑着。那我教你他逼近一步。听友人说过,女孩在被邀请时,说不会,男孩一般是不信的,他会让你跟几步证实,果如友人所说。我有点嫉妒他打破了我的悠然,也不愿多理会,婉言道:对不起,真不会!无奈,他只好悻悻地走开了。我松了口气。
还是拥有自己的惬意好,应该没人来扰我了吧!我默念。
请你跳个舞,可以吗?一句缓和而又流利普通话,伴着一只似乎托着盛情的手出现在我眼前。不禁惊讶,抬眼望去,是一张温和而又微笑的脸。对不起,我不会跳舞。我用轻和的湘潭话回答。他没做声,站直了身子,若有所思地望了望出口,迟疑着。我,可以在这坐一下吗?他带点不安轻声问。一股疑惑,不知为什么,我竟望望身旁空着的座位,点点头答应了。
坐下来,在他瞬间的低沉之后,便自信的介绍道:我是哈尔滨人,在北京读大学。这次,从北京沿途旅游,在到广州之后,便来到湘潭。我有一个在这工作的朋友曾告诉我,这儿的女孩一般是不愿和我这说普通话的人多谈的,是吗?我一愣,忍不住接上了话闸。开始用普通话与他,从天南地北到风土人情、方言、社会、音乐及校园轶事聊了起来。言语间知道他旅游的许多城市,他修学的一门日语。我们时而讨论,时而询问,间或各抒己见,间或静心聆听。隐约间,又重燃起我对大学之门的憧憬。渐渐,我再次忘却身旁的歌舞升平,而似静处一处幽然空间了。
*,帮我看一下包同来的惠,把包递给我又下舞池去了。
你都变成看包的啦!他打笑说。望望一旁的两三只包,自己也不觉莞尔一笑。
我们学校有一个男体育老师和一个女体育老师教舞,我本也不会,但我们老师要帮我们扫除舞盲。你不会是吗?也没关系,第一次可以慢慢来打点基础,以后学就容易多了!他的目光闪透着一股激励,我怦然心动。试一下吧,我想:但,我从未跳过能行吗?没关系的,刚学不一定要会。他温和的再次为我鼓劲。此时,我真的像一个胆怯的学生,而他真的像一位老师。
刚下舞池,一种从未有过的忐忑不安伴随紧张涌入到我的全身,好怕一不小心白癜风早期能治愈吗就会踩着老师的脚,低着头,小心翼翼地去迈开每一个生硬的脚步。他幽默的说:跳舞是不需要低头的,慢慢放松!我的脸微热起来,尽量的随着他的手前进或是旋转。在我笨拙的步伐间,他非常耐心,不断的纠正我的错误,在鼓励中又热情的教我节凑、步伐、乐感(以他的话说叫点着)。
慢慢地我才仔细注意到,他有一张充满青春活力的脸,留着分头,充满神采的眼睛里透出一股书生的文质和冲劲。白色的文化衫和上一条兰色牛仔裤、一双白休闲鞋,整个装束随和又大方。啊,不由的忆起许多散文家笔下北京公民的亲切形象。北京,那是多么熟悉又陌生的地方。眼前的他不正是那文人字间的北京莘莘学子吗?
我到湘潭之后,已去参观韶山故居两次!
两次!我惊呼,韶山很好看吗?
是的,韶山这块美丽的地方有着特殊的意义,他的语调变得更加深沉更加自豪:我们十分崇敬,都希望看看他的故乡,看看他曾经居住过的土地。所以,我有幸参观了两次!我惊讶,想想自己这个北京哪里治白癜风好主席的故乡人,还不及一位远在他乡大学生对这块土地的炽爱,不觉羞愧
时光在音乐间如水流逝,要散场了,他真诚的对我说:我们总算是有缘的,考大学时,如想要些资料或是经验,我都可以帮忙,也白癜风医院诚信承诺可以通信或是打电话!最后,在匆匆的离别间,他快速的走向服务台向服务员要了一支笔和一张小纸条,急速地写下:北京北方工业大学646信箱王雷然后塞在我手上。啊,这时我才知道,原来,他叫王雷!
小沙把我拉走了,在回归的路上,我中国白癜风协会成员又意外遇见他,单车从他身旁轻轻驶过别忘了我的地址哟!挥手间,他留下了我们相识的最后一句话。当再次回眸,身边葱葱的树木已离我远去,我突然惆怅:明天或许后天他已离开这儿了吧
后来,在那个电话确实很少的年代,我们依靠通信真的成了朋友。但,开始的信件常有丢失现象,几次寄的相片我都没收到。后来,他改成专门的特快专递,这时我才从相片中,看到了沐浴在河北野山坡金色稻田阳光中的他。从他寄来的图片中我领略了他的家乡哈尔滨的冰雕世界。从他画的清晰细线中知道了他每天的上学路线,他的求学心情。
终于,在毕业前夕的有一天,他从信中告诉我他在考托福,通过,将去日本。又终于有一天,我又意外的收到了他的一封信,上面记载着一个北京的电话号码。告诉我,他将在某天某日的某地方一直等我的电话。因为,那天是他的生日!但,当我拿到那封信时,他生日的时间已过去两天。我疯跑着去邮局,去打着那个电话,电话那端的人回答,这是北京的一个公用电话。我问她,是否有个男孩,曾在两天前在这儿等过电话,她说不知道。也就在那天后,我所有寄去的信,永远的变得杳无音信,就像放飞的风筝,线,终于断了
在这寻风的季节,我蓦然想起了香港作家萧铜先生的一段话:人间有很多遇合,隐隐中有根伏线。也许,我遇得巧,也就遇上上述不少伏线。不过,这许多线,有的仍在伏着;有的却已断线。再过十年、二十年之后,我又会有些什么遇合呢?现在可不知道
许多年以后,这小纸条还在,这信还在,只是那纸页发了黄;许多年以后,这手工的地图还在,这图片还在,这相片还在,那野山坡的阳光还在吗?许多年以后,那个曾叫小杨的女孩已经长大,她两次去北京,都在那几条十分陌生又十分熟悉的街道来回走过,张望过,那风还在吗?
许多年以后,如果有幸,你还能再次看见这首诗,你的记忆,还在吗?    爱在心底 从不知 别离  会有那多愁绪  只知 日子  来了又走了  走了又来了  轻轻 只抓住记忆  如果  缘分注定我们彼此  牵系 那么  不必惊讶 不必叹息  就让这牵系的水滴悄悄聚集  滑落我们的心底  泛起美丽的涟漪【责任编辑:可儿】         





 (散文编辑:江南风)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