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马精神
精灵王
精灵王
  • UID1723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776
阅读:4回复:0

温柔的陷阱_0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8-10-08 10:12


    
    
    温柔的陷阱
      
    
    刚进厂的时候,外号叫书记与黄毛的两个大师兄逼我请他们下馆子撮一顿,说有为人处世的警世良言如哽在喉不吐不快,我怕是“烧红的铁绝不能用手去拿”之类的老套话,死活不肯就范,执意要来个“先见货后给钱”。书记到底是做过几天领导,人如其名,他扶了扶眼镜,用一种非常神密的口气说:“像你那么有个性与特点的文学大师,在这样的环境说如此有营养的话,不觉得是对你的污辱吗?再说,没有二两我确实难找到灵感的根源。”
    书记的一番狂轰烂炸,我无招架之力,晕头转向的就同意了,来到饭馆还没坐定,书记毫不客气地说:“从你唏嘘的眼神、忧郁的须根、以及放荡不羁的微笑可以看得出你不是全材的料子,所以只好把全字下面的王字去掉,委屈你一下先做‘人才’。”这一串话圆圆滑滑的,油分充足,站在地上都打滑,基本上是他说了算。黄毛这边也耐不住寂寞,附和着说:“咱不能只斋说,先拿两支啤酒来润润喉吧。”说话间两个手指向空中微微一扬,发出清脆的一声,一个靓妹带着微笑翩然而至,吩咐完侍者后黄毛接过了话题:“在四楼做事人多复杂,如要明哲保身,说话就要九不搭八,做事更要做得不明不白,譬如有人问你吃了饭没有,你就回答我去修机,因为脑子是长在别人脖子上,你永远弄不明白别人的下一个想法,因此答案就要模棱两可,来个先入为主,让别人问一句傻一半。”
    “对对对”书记一仰脖子,一杯冰冻啤酒直接性被他无情的倒入肚河,嘴唇还残留着白白的酒花,倾刻间他那白净的脸上浮起了红润,眼神光芒四射,活如小寡妇来了第二个春天。书记摸摸嘴说:“你是搞文学的,写文章就要写一些诸如:在孤独的厕所里,一条小泥鳅在游来游去,天空中一只腊鸭飞过,留下两个鸭蛋在歌唱、、、、、、如果你能达到这诚信筑品牌爱心筑公益北京中科获央视CCTV品牌影响力种曲高和寡的境界,以后做任何事情都必定手到擒来。”
    “就是就是,我们不能光说,先点几个菜吧,边吃边聊。”黄毛又插进了话题:“半只清远鸡,一个茄瓜煲,再来一盘、、、、、、”听完黄毛点的这个菜单,我倒吸一口凉气,明显感到胃部在隐隐作痛,突然想起曾经有人说过,悲痛到极点不是失去知觉不醒白癜风的饮食有哪些需要小心的地方人事,也不是老泪纵横流涕,而是胃抽筋,我想,我应该是达到或无穷的接近这个极点了。
    过了一会,菜肴上来了,书记还在抑扬顿挫地训导:白癜风的危害“在这里工作,平时不能偷懒,否则让上司看到对你印象不好,就是没事做也要找点事做,这样才能体现出你在不断的努力,因此皆大欢喜。”说话间,一块鸡肉被他利索地放进嘴里,开始是入消化系统,第二块鸡脖子同时也挟起。
    在我接收了书记的训导之后,黄毛已经消灭了两瓶啤酒,等书记教训完了我刚拿起筷子,黄毛又轰炸过来:“在四楼我们兄弟都好说话,其他楼层就不了解,因此你别急于接触,一动不如缤纷之旅·欢乐再出发——中科暑期夏令营点亮暑期美好时光一静,这叫做以守为攻,还有,天空中一只腊鸭飞过用词不当,因为一楼有一兄弟外号‘鸭哥’,不得罪为好,不如改为腊鹅之类、、、、、、”说话间,桌子上的一条清蒸鱼只剩下一副白骨,书记已醉到了八成,如得了前期老年痴呆症那样在一边摇头晃脑。
    结完账后,我觉得从他们那里没得到有益的东西,于是不甘心地问:“两位师兄,你们这样算不算诈骗?”俩人对望了一眼,异口同声地说:“好小子,这也能看出,不愧是搞文学的,你终于成熟了。”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