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zocu
光明使者
光明使者
  • UID91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3223
阅读:6回复:0

侠品三绝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8-10-08 10:10

   侠品三绝
      
    
    公元一九九七年二月二日。
    还有几天就要过年了,现在时间才早上七点,G市火车站前广场上早已宾客云集,往来者宛如穿梭般运行。
    从八一九大道那边疾驰而来的一辆计程车在广场一边告停。车门打开,下来一个身穿迷彩服(此服或许为军人“便装”,军衔、军徽领花等皆已被心思古怪的主人御下藏于包内,即便如此,人们仍不难嗅出他身上浓厚的“兵味”)剑眉大眼的英俊小伙。他身挎背着一绿色军人旅行包,手提一装满书籍的“名人”牌红色塑胶开口袋,大踏步穿过广场径自向站钟左下方挂着“本售票厅全天二十四小时服务”布条广告标语下的人群走来。
    这个售票厅里时已站满了人,除“军人售票窗”前队外,其余的每个票队都长长的。小伙计上心来,看准了一个票队,认为此队“较短”又具有“快速流通”性,就紧紧地跟上去。小伙在此票队中排队只顾看着眼前,一时间跟着前人亦步亦趋,没有留意到自己被排到后面的人挤得越来越紧了(这么快他背后就来了这么多的人)。小伙的背包不知何时被挤得歪在一边,提着书袋的手也被挤得像卡住了似的难以活动,这时,觉得有点不对劲的他忍不住扭头向背后看了看:“啊!我的天!”小伙这一看心里禁不住发出了惊叫,从开始到此排队到现在最多不过半小时,他背后竟成了一个长队:排队者一直向广场外(售票厅外场地)延伸,在末尾处,人们还站成了“u”字形。
    “你的这个包这样背着买票不行啊!还是先去把它寄存好了再说!”小伙听到他身后的一个人对他说道。
    “你这样背着包买票,等下把你的包挤掉,那你就有麻烦了!”小伙的身后又传来了这么一个声音。
    小伙来不及作答或作对声思虑,票队后面别有用心的人突然使劲向前推挤,弄得满队的人个个上身前屈双脚却又前移不得。如此强大的惯性推挤力,小伙出于身上的包袱而被挤出了大半身子,仅剩一只手和一只脚夹在票队中(这哪里像话:一只脚、一只手在票队中也算得上是“排队”买票吗?这是被“开除”。挤出票队前的瞬间,情景相当有趣)。看来,背着包想继续排队买票在这样的“阵容”中是实现不了的,小伙只好费劲(这或许可见排队买票“挤状”一般,一只手、一只脚夹在票队中取抽出来都得用蛮力用“气功”使劲才能得以实现)把手和脚对于白癜风一般有哪些治疗方法从票队中抽了出来(抽这只手及这只脚的力有多少“千克力”,小伙觉得以此力一掌劈下去两块砖头必断无疑)。这票队挤到了如胶似粘的地步,为什么会挤到这种地步呢?恕直言,在如此拥挤的票队中,扒手是很“满意”的;谁造成了这么拥挤的票队:不知道。
    小伙来到了行李寄存处,交了10元钱,寄放行李一天。
    小伙不甘心失算,依旧到了那个售票厅排队买票(被挤出票队的人难免会被他人讥笑,说此人无能,小伙虽无人这么讲他,他还是决心要争回“这口气”,“挤就挤,看谁挤得赢!”他心里似乎在向“挤士”们宣战)。这次小伙排的队亦是当时诸平民票队中最短又最具流动性的一个。
    一个小时过去了,小伙站的票队忽然有了点波动,他似乎前移了一步。他站稳后却发现,本队人们所站的还是原位,这是以大厅内柱子为参照物所得出的结论。(小伙脚向前迈出,又退了回来,票队太挤了,已无空隙前动,后面再往前推下力,无助“流通”,后面为何下力向前推挤呢?)
    外面有人猫着腰从狭窄的列队间空隙钻入售票厅去了。
    “出去!你们站在这里干什么!”
    这售票厅里一个治安员厉声对站在票队之间通道逗留的几个男子喝道。旁边的一个票队不知为何此时忽然骚动起来,这位治安员闻声即掉头向骚动的那一堆人话道:“喂,喂!你们在干什么?!别挤了!”
    一个身材肥大、粗壮的治安员撵着一个嫌疑犯进了大厅。嫌疑犯不知怎么搞的,在此治安员面前耷拉着脑袋,一动不动,样子很像一只被勇猛的动物追得精疲力竭的绵羊。这位治安员一一因其人粗壮庞大我们且称此人为“阿庞”令嫌疑犯下跪,托了托他的下巴,给了他两个耳光,又提着他的耳朵转陀螺似的打了一个小圈,接着提着他向厅外方向走了几步。“阿庞”在这嫌疑犯就要被他提耳朵拉到门外那刻,猛地下力将对方耳朵一扯,对方摇向其前头,他动作迅速地向对方背后踹了一脚:“滚!”阿庞厉喝一声,将嫌疑犯“送”出了这个地方一一这嫌疑犯荣幸获释。
    这大厅内,几个治安队员在票队之间来回走动着:“站好一点!挤什么?”一位治安人员对推推搡搡的票队中的旅客“挤士”们叫到。
    刚才“阿庞”惩罚排队不老实的人情景,这几个票队中的不少旅客都看见了。在治安员的严格管理下,原来歪歪扭扭的票队开始变直,两队之间的空隙形成了宽宽的通道。几个原来在狭窄的通道上两眼骨碌碌转、东碰西撞的男子,在这种“秩序化”的情形下,悄悄地溜出了售票厅。
    10时许,厅内来回走动的治安员少了。旅客都想尽快靠进售票窗,有存心不良的人混在票队中,趁机(少人管理之机)加力推挤,把票队的紧面部白癜风怎么治疗张度推向一个最大的界限(排队的“挤士”一个紧贴着一个,这样的场合把黑手伸向别人的口袋,方便、有利)。大厅内此时气氛乱哄哄的,人们禁不住翘首四望,这么噪杂、拥挤、密集的“人阵”,似乎要发生什么事了。“呜呜”,大厅内的喇叭中传出了电磁波的冲撞声,随之,有人说话了:
    “旅客们请注意,旅客们请注意:本售票厅2号、3号、4号的车票已全部售完……欲购XX票的旅客,请乘坐X路车,到XX大酒店去购买……”
    广播响后,有人退出票队走出了这个大厅。小伙所在的票队紧张状态得到了缓解。离售票窗口位置最近出队的人满脸是汗,令人费解:小伙在票队中被挤得两手摊开,提起双腿足不接地,可以“定”在空中而不会因人体重力掉在地上,都没有那么大的汗出一一这或许也不算什么大惊小怪,小伙有如此巨大的“挤力”用以“定”住身,不是可以“停”在空中“休息”吗(这票队挤的程度到此地步,令人“失去”了重力,“飘飘”若仙)?
    大厅里静了一下,可以用两秒钟时间来为此作个记录。票队中的旅客来不及细细领会这下静的意味,但觉背后突然之间被人猛推了一下,为此有人“啊呀!”地大叫一声,像是背后一不留意被人猛捅了一刀似的。票队中混有不法分子一一而且是“专职”在此票队的不法分子是无疑的,扒手把其黑手伸向别人口袋时故意猛撞人一下,以其“痛人之动”掩其“窃人之动”,这是他们惯用的招数,小伙真想找出这样的人,给他点颜色看看一一仅令排队买票的旅客处于紧张拥挤状态这一点,不考虑扒手窃人财物之恶,就足以令人愤怒、痛恶:我们来此买票排队,不是在承受你的野力、你的恐怖,你给我们处于如此紧张之作为,尤其是在你突然在我们背后一推像捅人一刀那一刻,是多余的,我们不容你!小伙没有时间去理会这种混在票队中寻机行恶的不法之徒,他亦是一个过客,非同一般的过客,他需要排队“竞争”买票好赶往前程。小伙的脸贴着前人的后脑,上身被夹挤得向前屈。在他转头呼吸换气(鼻子紧贴着前人的后脑,呼吸都成困难)过程中,他无意中看到:那个“阿庞”(小伙认得又是他,他的体态很具特别,且时隔不久,记忆未衰退)治安员不知何时又捉来一名嫌疑犯,正对其进行严惩。这名嫌疑犯瘦瘦的身子一一我们且称之为“阿瘦”,满脸现出长期劳苦的痕迹,明显可以看出他是个外来的打工仔,这个时候在火车站出现,不用说他也是赶着想回家过团圆年了。
    “阿庞”将“阿瘦”安置在厅柱一边,这厅柱另一旁有一高位“嘹望”椅(许是用来供治安员监察排队的人们的秩序、提高打击犯罪效果和管理质量的)。“阿庞“现在脸上显露出一副悠闲自得的模样,一番游目四顾过后,把其注意力定在了“阿瘦”的身上。
    “你钻什么!?”“阿庞”猛地揪住“阿嫂”的头发使劲一摇,像摆了一下挂在树上的一个葫芦,紧接着“啪!”地一巴掌打在“阿瘦”的脸上。
    “阿庞”做完这两个连贯动作,松开了揪住“阿瘦”头发的那一只手。他转过身子,懒得看这个“阿瘦”,百般无聊地左、右及来回踱了几步,两眼扫了排队的人们几下,又望了望大厅的天花板。
    “你钻什么?钻什么?”治安员“阿庞”又一次揪住嫌疑犯“阿瘦”的头发,伴随着叫声狠狠地摇晃了几下,这不够意思,随后发生的实际上是这么回事:“阿庞”揪住“阿瘦”的头发往柱壁上一摇一摆,“阿瘦”的头发与柱壁碰撞的“频率”与此摇摆相协调,并发出了“阿庞”的声乐口叫节拍一一“钻啊!钻啊!看你还钻不钻!看你还钻不钻!”“阿庞”的叫声一一不,是“歌”声一一平静而宛转。如果“阿庞”勇士胸前挂着个“演员”牌,他这样的打人表演“艺术”可以说是世界第一流的,必定是会受到导演的赏识的。有那么一两下子,“阿庞”一反柔和动作,打破“戏剧”常规、“戏剧”戒律,揪住“阿瘦”的头发推动其头向柱壁碰初期白癜风治疗要注意什么【白颠疯早期证状】撞变得异常凶狠有力。令人不解的是“阿瘦”并没有头破血流,连一滴血似乎都没有往外跑……别在意,不是在贬低“阿庞”的“打人艺术”、“打人武功”之“价值”,本观众距之非近,故视线模糊不清……
    用写实主义叙事手法或者说是报告文学类的手法就是这样说的:“阿庞”“这么”对“阿瘦”搞了几下,“这么”   “啊!……我的钱包!有小偷!……抓住他……”一位在票队中的旅客忽然大惊失色地叫道。
    惊叫声未了,有人看见一个身穿迷彩服的青年,闪身离队去追赶一个在人群中窜动的男子。
    至此,“阿庞”再一次松开手,转过身,翻起手背看了看,弹了弹手指甲,似乎手指甲得了污染,又捏了捏头上戴着的一顶大盖帽,环顾左右悠悠然。“阿庞”对刚刚过去的一阵惊叫听若未闻,他自己正在处理“公务”,他很忙,哪里管得了那么多!
    “那个人可能有‘铁头功’。”有个旅客用眼光示意,对旁人轻声说道。
    “阿瘦”流泪了。他真乖,配合治安员表演“闹剧”角色扮得第一流,也许是他的心已离开人体回到了家乡,贫苦可怜的老母亲,赶到村口来迎接他这个出门打工回家过年的儿子;一同在村口下车的有从另一辆车上下来的一个老乡,“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远远歌厅里传来的歌声令这对老乡百感交集……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