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与酒
光明使者
光明使者
  • UID127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5897
阅读:2回复:0

那年那月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8-10-08 08:47


   专家讲述手部白癜风怎么治疗
    
    那年那月
      
    
      
    70年代初,中国人民还没有从温饱的恐惧中走出来,每天早起出工时见不着太阳,晚上收工时常见繁星满天。
    那年母亲跟父亲结了婚,母亲是挑着两个箩筐还有母亲的叔伯几人走着到了父亲的家里。没有任何值钱的陪嫁,为了拥护国家政策,一切从简,就算是想复杂父亲也没有多余的钱来迎娶我的母亲。当时结婚挑着箩筐的人很风光,响应国家农业学大寨的风气吗!
    那年深秋,我的父亲因为是村里位数不多的吃“商品粮”的工人之一,下午下班回家时被我的九爷拦住密谋了一件大事:具体内容是因为我的伯父在我们生产队是队长,但因为别人不服想挤掉他队长的位置,我的伯父平时也很懦弱,但又因为我们家族在生产队里很壮大,所以这个队长的位置一直由我的伯父担任,虽然他是一个对我们家族没有任何好处的人(他非常的廉洁,从不以权谋私)但也没任何坏处。如果不让伯父做了队长,那以后记工分和分粮食我们家岂不吃大亏了!于是我的九爷就忿忿不平起来,说是辛苦了一个秋天的棉花马上要丰产收获了,却有可能落入那些坏瓜的手中,他想要父亲为他撑腰,叫几个我们家族的人晚上去把生产队的棉花偷回来!
    经过父亲的允许,我的母亲那时候还是个新媳妇呢,温良的母亲也被这个世道逼为“贼”了。和我九爷家的两个姑娘,我的环姑和苏姑,还有我三爷家的两个闺女,我春姑和惊姑,这五个年轻女子一起去沟凹里偷棉花了!
    母亲说那晚的月亮很圆,满地的雪白的棉花好象专门是等着她们一样,但她们无心欣赏秋夜的美!每个人都把大床单系于腰上,轻轻巧巧的就开始摘棉花。一直摘到床单已经盛不下时她们几个才解下包袱背上回家,毕竟是偷队里的棉花,尽管她们知道她们要做的只不过是拿回自己的那一部分,但毕竟在那个“斗私批修”,割资本主义尾巴的年代,要叫人抓住可不是好玩的。于是她们都小心的从沟里走,没敢走大路回家,可是偏偏坏就坏在这条小路上了!
    我们生产队里有个人叫老八,他就是这次想当队长的人。正好因为晚上去找看庄稼的人玩,那时候娱乐也少,也没个电视,更不象现在有电脑,唯一的娱乐就是找人“侃大山”。老八和看庄稼的人是好朋友,那晚他来找朋友侃大山,出了茅棚解手,正好看到这一堆背着大包小包的姑娘,虽然当时他没敢下手抓住,但是已经被他看到了,我的母亲和姑姑们赶紧一路小跑回到了家。
    我的九爷是个很谨慎的人,他没让棉花进家门就直接把棉花背到我家门外沟里生产队养牛的破窑洞里,那里边有很多的麦秸杆,是用来喂牛的。九爷指挥我的姑姑把棉花深埋在草堆里才回家了。而我的母亲就那样把棉花给背到屋子里,父亲已经睡下了,母亲就在昏暗的油灯下剥花壳,因为是偷就不能摘的那么细了,连花托都给拽下来了。正在辛苦地处理后续工作呢,突然听到有人在叫大门,国外治疗白癜风我的大奶出去听了一下,赶紧跑回来说:“果(我母亲的名字),快把你的棉花给收起来,我听见是咱村的狗腿子赵娃在叫门!”吓得母亲赶紧把棉花包好了塞床下,又清扫了地面,才让我大奶去开了大门。
    赵娃直奔我父母的房间,本来可能他想着直接叫我母亲去大队部就行了,哪知道我的父亲在家,他只好说:“二红(我父亲的名字)啊,今天晚上你们队里的老八和二杰拿着烟去把你媳妇告到大队部了,说是她和德爷(我九爷)家俩闺女去偷棉花了,滚子(我们村支书)说叫我来把你媳妇带走。”父亲听完装着没睡醒的样子说:“哪远你滚哪去,还想带你姑奶奶,她一晚都在家,根本就没出去,去哪偷棉花啊,是老八眼睛看花了吧!再说了捉贼捉脏,你看脏物在哪?”赵娃本来就怕我的父亲,因为父白癜风是怎样得的亲年轻时以爱打架善打架出名,在部队当兵打战友,在村里时常也是把他们揍得屁滚尿流的,赵娃一看我父亲在家本来就底气不足,怕他那瘦小的样子也不是父亲的个啊。本来想抓母亲回去,一看见父亲就吓得全把责任推给他们,自己弄得好象是来例行公事一样,还想卖个人情给父亲。父亲一看他还不走就说:“快滚吧你,我得去茅厕拉屎呢。”说完就跑出去了,把个赵娃气得没办法只好回去了。
    第二天母亲才知道,头天晚上我的九爷和我九爷家的两个闺女被赵娃抓到大队部后严查,受了无数的折磨,幸好他们死不承认偷棉花的事,整整受了一夜的苦!审来审去也审不出个所以然,那些狗腿子只好又放了他们。曾经村里有个剃头匠因为偷了一个南瓜被人抓住当街,脖子上就挂着他在生产队的自留地里偷来的一个拐弯南瓜,带在他脖子上还挺合适的,不过此人一点也不觉得难为情,他说什么来着,人要饿急了谁都会走这步路,等我有吃的了我也不想去偷!说得人心里酸酸的。
    在那个年代里,粮食和布匹成了最难解决的难题,就算是你有了钱,你吃饭也得要粮票;就算你有了钱,你穿衣得要布票;所以这才使母亲和姑姑们铤而走险,当然他们更加知道脸面的重要性,如果不是为了生计,他们更加不齿偷盗的行为的。但谁叫他们生活在那个年代呢?
    是历史的错误还是人为的错误?值得深思!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