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痰拌饭
风云使者
风云使者
  • UID425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1566
阅读:3回复:0

雨中故事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8-10-07 16:38

你要相信世界上一定会有一个你的爱人,无论你此刻正被光芒环绕、被掌声淹没,还是那时你正孤独地走在寒冷的街道上被大雨淋湿,无论是飘着小雪的微亮清晨,还是被热浪炙烤的薄暮黄昏,他一定会穿越这个世界上汹涌着的人群,他一一地走过他们,怀着一颗用力跳动的心脏走向你。他一定会捧着满腔的热和目光里沉甸甸的爱,走向你、抓紧你。他会迫不及待地走到你的身边,如果他年轻,那他一定会像顽劣的孩童霸占着自己的玩具不肯与人分享般地拥抱你;如果他已经不再年轻,那他一定会像披荆斩棘归来的猎人,在你身旁燃起篝火,然后拥抱着你疲惫而放心地睡去。他一定会找到你。你要等。  这是十年前的一个学生在十年后的一天写给我的留言,看完以后泪流满面。上天似乎有意要赐给我敏感而多情的性格,同时又浇灭那个年轻的爱人对我满腔的热和目光里沉甸甸的爱。我只能隔着时空对我的学生叹息:孩子,我不等,我累了,曾经有一份爱情摆在我的面前,可是我和我的爱人,我们一起放弃了。  大抵是03年和04年的时候,我参加了两场赛事。正如苏轼在《腊日游孤山访惠勒思二僧》中说到的那样:作诗火急追亡逋,情景一失后难摹。的确,时过境迁,许多细节都渐渐模糊,要想提笔写那段岁月已显得力不从心。但是那个雨夜,像狗尾续貂般驻足在我的记忆里,如毒瘤鲜活又散发出恶臭,每每忆起都有不堪回首的羞赧油然而生。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如果一切可以重头来过,那么我绝不让自己像小狗一样摇尾乞怜,用卑微去索取爱情。可是人总是需要在时空中长大,经一事,或者吃一堑,方能长一智。更可悲的是人总是在长大的道路上不停地磕磕碰碰,遍体鳞伤,而长大以后又回过头去耻笑或不屑当初为成熟付出的代价和疮疤。  因为连日奋战在赛场,我们几个选手吃不好睡不好,都瘦了,病了。比赛结束的当晚,小Y腹泻了,而我次日也发了高烧,所以那场庆功宴只是领导们比较HAPPY,而为了拿到北京治疗白癜风哪个医院较好地区级冠军立下汗马功劳的我们北京哪个医院治白癜风效果好早早退了席,坐了辆出租车病恹恹地回了家,竟有些没来由的灰溜溜的姿势。回到家,夜已深,窗外是哗啦啦的雨。我莫名地想念起小Y来。没搬新家以前,我和小Y住在一条街上,还有点亲戚关系,依稀记得很小很小的时候我们一条街上的三四个女孩去他家玩耍,小Y的妈妈笑着问小Y:长大以后你要娶哪个女孩做老婆啊?每一个生儿子的母亲大抵都这么臭屁。依稀记得小Y选择的是我。年少无知的错。我竟突然地一遍遍温习这段零零散散的记忆,心无端揪痛起来。我给小Y打了电话,电话那头是哗啦啦的雨声和小Y有气无力的声音。他说他连续拉了几次肚子,人都虚脱了。怀揣爱情的人是那么容易冲动,我的心不可遏制地揪痛,恨不能飞到小Y身边照顾他。而小Y大抵是病糊涂了,或者暗夜勾引了他,我们一直暧昧不清地煲着电话粥,直到我的手机把耳朵和脸颊灼烫,我们才挂断电话,无法考究小Y的心态,于我是很有些难舍难分。次日,我发起了高烧,我渴望见到小Y,我们约好了那晚见面。  雨下了一天一夜,还是没有停。小Y总觉得他撇下女友来见我是什么了不起的事,而我顶着高烧去见他,也算对得起他了。小Y打着一把很大的伞,黑色或者深蓝色,在雨夜的路灯下显得心事重重。我们并没有刻意制造虚伪的爱情,也没有刻意回避内心的激动,但我们是两个年轻的病孩子,我们的心里有负担。这一个夜晚,小Y的女友还在家里等他,而他冒着午夜的雨执意来见我,我和他,我们都是惴惴不安的。但雨似乎特别了解我们的青春年少,哗啦啦的雨声遮掩了我们彼此狂跳的心动声。小Y拉着我的手,沿着一条长长的沟渠走啊走,小Y说:如果你是我的女朋友,我绝对不会让你的手如此粗糙。我的泪瞬间就掉落下来,那年我不过二十出头,可是已经经历许多风雨,看尽人间冷暖,小Y的话让我感到从没有过的温暖,只是雨打湿了我的衣服和脸,我不知道小Y是否看到我的泪水,他是那么心疼地亲吻了我的额头,然后颤巍巍地把我拥入怀中。那把雨伞,做不成许仙的红媒,只能做我们偷情的屏风。  次日,小Y的女友来找我。我坐在那女孩面前,大病未愈,如坐针毡,满怀的沧桑与无措。那女孩说小Y自从和我一起参赛以来每天都要在她面前念叨我的名字数十遍,尽管说的都是我的坏话,但她还是觉得小Y爱上了我。我的心憋闷得像要吐血,我想不明白那么善良的小Y为什么要说上数十遍关于自己的坏话呢?我感到无比的愤怒和委屈,我不记得接下来与那女孩谈判了些什么,只记得那女孩执拗地以为我和小Y一定接了吻,我感到好笑没有的事情为什么要我承认?不欢而散之后,我接到了小Y的电话,质问我都同他女友说了些什么,现今我已不记得我国内治疗白癜风最好的医院同她说了什么,但大抵明白普天之下多说无益祸从口出的道理,我与小Y狠狠地吵了一架。但是第二天我们还是在中学的校园里见面。坐在石桌旁,相对无言,十分懊恼的场面。只是很不幸,我们的约会让一个学姐撞见了,学姐对我们说了一句话便走了:你们两个实在不应该出现在这里。这句话叫我彻底地绝望。我和小Y从此不再单独见面,也不做任何电话联系。  后来小Y和他女友分了手,再后来,我和小Y,我们各自成家生子,平淡生活。  多年以后,无意中谈到家暴的问题,小Y很是询问了一番我的婚姻生活,我感到很愤怒,斥责他假惺惺。我问小Y为什么和女友分手后不回头来找我,而小Y表示很晕,为什么全天下人都知道他们分手,却惟独我消息闭塞?原来他是误以为我知道他们分手便会去寻他的爱情,可是我竟不知道。到底是无缘,到底就是这样擦身而过,然后是一百年不能反悔,无可逆转,无能为力。我内心一股纠结无法排解便写了一首诗,小Y看后说太煽情,像电影镜头,觉得很对不起我。  生日的那天,老公照样是寻自己的欢乐,小Y倒是来赴我的生日宴。他和我的好朋友们一起为我唱了生日歌,吹灭蜡烛,许愿,送我回家。我笑得特别开心,小Y像我的那些女朋友们一样成了一个我收归心底的好朋友。  我问小Y,如果时间可以倒流,一切可以重头来过,或者有来生,他会选择我吗?  小Y说,会。  我突然地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从此再无遗憾和欲念。生活继续,日子继续,我和小Y不再说话。现在他每天都会看我的文字,在我每一篇文章的后面留下他的脚印,把我的每一份心情都看在眼里,但默不作声。我们默契地默不作声。  我知道世界上许多人许多事,因为无缘,所以选择放弃;因为必须祭奠,所以转身离去         





 (散文编辑:江南风)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