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品三绝 公元一九九七年二月二日。 还有几天就要过年了,现在时间才早上七点,G市火车站前广场上早已宾客云集,往来者宛如穿梭般运行。 从八一九大道那边疾驰而来的一辆计程车在广场一边告停。车门打开,下来一个身穿迷彩服(此服或许为军人“便装... 全文

10-08 10:10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请勾引我的魂魄 1. 我始终认为,一个人要想轻松地活着,就必须以开放的态度搬开心底的石头。    2. 现在,我决定搬开那块石头,让被它压伤的心室能够继续幸福地生长。 那是八年前的陈年旧事,当时有块... 全文

10-08 10:01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那场杏花雨雾中的错遇 早就听说过这句话,而玄凌让我真正了解到了这句话的真谛。作为一个帝王,要顾及的太多太多,凌驾于万人之上,他孤独、寂寞、无奈,纵使可以翻云覆雨,但有些东西亦是得不到的,譬如真心……后宫佳丽三千,真心爱他的又有多... 全文

10-08 09:54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一部秘笈的诞生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很久很久以前的一天,一个忧郁症患者在一群教唆者的怂恿之下,结束了一位文弱书生的性命,从而使那群高智商的教唆者夺取了山寨的政权。这起杀人事件,因被评为《借刀杀人不完全手册... 全文

10-08 09:51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革命文物 李世旺       白于山中有老翁。皓发长髯,阔背巨腹。无人知其姓名年龄,亦无人与其交游。只见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种瓜种豆,自养生息。无事便迎风舞刀,对天长啸。附近村人亦不以为奇。唯有小儿或外来亲... 全文

10-08 09:13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精神食粮 从前,一个农场上总共养着二百多头猪。一开始是圈养,后来实行了自由放养,有一大块长满花草树木的场地供猪群自由活动。每天三次的喂食铃声一响,猪民们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用典型案例PK骗子医院就吱吱叫着跑到食槽去吃名自分到的食料,吃过食料后又都各... 全文

10-08 09:11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天空有鸟飞过 夜晚,天空回荡着响亮而尖锐的声音:“我不喜欢不自重的人!” 那是一个无眠而又惆怅的夜,当然没有人能体会到她的心情。忧伤已经碎成一片一片。 她是一个普通的中学生,没有沉鱼落雁的容貌,可她那单纯而真诚的笑容... 全文

10-08 08:34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雨天的咖啡馆 他没有属于自己的雨伞,也没有朋友借给他,所以一个人在雨中默默地走着。刺骨的寒风使他的肢体有些僵硬。他从商店橱窗中望见了自己弓着背的身影,显得异常让青少年们逐渐了解健康知识的憔悴与廋弱。雨越下越大,似乎并没有可怜他的... 全文

10-08 08:24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学舌   有人出版了一部长篇小说,作者按照这座城市文学圈子内的惯例小范围地请了一次治疗白癜风什么时机好客,他也出席了这次家宴。 饭后,大家开始胡吹乱侃。在这热烈的氛围中,有位作家嘴里突然冒出了“造旨”这样一个“词语”来,大... 全文

10-08 08:17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有钱的时候不在乎,没钱的时候--- 钱途 一个人没有钱的时候,就是他最倒霉的时候,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萧潇走的那天,我还在货场给吴兴的张老板装货,货是老六他们安排的,我指望可以从中赚点油水。 午后,我回到了我... 全文

10-08 08:13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落了夕阳 我站在马路上,不停的张望,踮着脚,拎着那个跟随我四个年头的书包。此时,夕阳正西下。 当我把这趟破车咒骂了千遍是,它终于晃晃悠悠的出现了。在我又把它骂了一遍的时候,它停在了我面前。我长吁口气,一个箭步就从那破旧的裂... 全文

10-08 08:09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微笑 一、 小猴是谁? 啦!那个长着猴撮撮的腮帮、猴撮撮的眼、精猴瘦身躯的小猴。这不,正爬在桌上睡觉呢! 响午的烈日,爆晒着布丁似的学校,大地升起股浓浓热气。这座知识宝库的门槛;这块远离尘嚣的无垢乐土,在艳阳下... 全文

10-08 07:03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你可以不爱我,你却不可以无视我 月光那么凉 1 阮小棉从来不相信一个男人会这样痴情。 阮小棉以为痴情的都是女人,像杜十娘,甚至是哪个修炼了千年的白娘子。可是罗漠的寻人启事在晚报上铺天盖地的登出来的术后,阮小棉还... 全文

10-08 06:26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一床被下三条腿 一床被下三条腿 王彦铼哪里可以治好白癜风 北方的冬天今年似乎来得早了一些,刚进十月下旬,雨加雪的天气便来临了。孙家屯的秋忙景象渐渐地销声匿迹了,漫山遍野都是裸露的黑土,在雨和雪的洗礼下,透出初冬的寒意... 全文

10-08 05:49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爱,别问为什么    当所有的一切如珠玉般碎落在地 当我们擦肩而过好似从未相遇 藏在戒指里的缘不禁发出了沉重的叹息 于是我把最后的轻吻 当作来世的信物 把最后的凝注 当作一生的幸福 ... 全文

10-08 05:19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爱情侦探社之三 罪 人 爱情侦探社之三    “二板,你有没有买些不大出名的画家的画?以后画家出名后就会升值了啊!”王海涛对我说。 “这样的投资你不觉得也有点风险吗?如果画家永远不出名怎么办啊。画家出名又希望他... 全文

10-08 05:01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阿Q歪传 一,序 本文章有一些荒诞之处,只为驳读者一笑,请谅解。 阿Q又发迹了,鲁迅先生只写到“砰”的一声响,我们的Q哥就倒在地上,连一句“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也没说完,太对不起观众了,我们Q哥的死太轻如鸿毛。其实... 全文

10-08 04:52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我不能见你 早晨,东方刚走进办公室,突然,身上的手机响了。 喂,,, 东方,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让你有个惊喜。 是吗,,, 思河兴奋的说:我明天出差路过你的城市,我们见面好吗? 东方很吃惊,也很激动... 全文

10-08 04:48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糖暖甜心          那是我第一次来到像北京这样的大都市,激动和好奇的心情使我一刻都不能呆在屋里。骑上自行车,从女友家出来,我的眼睛每时每刻都在拍摄着每一处的繁华和宏伟。    当路灯不情愿... 全文

10-08 04:44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狐狸与玫瑰的爱情 | 沙漠里的绿洲住着一只狐狸,一朵玫瑰。每天狐狸早早地起来,打来沙漠里最宝贵的清水,为玫瑰浇水,然后坐在沙丘上快乐地唱歌,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只是玫瑰从来没有对狐狸笑过。(沙漠里的气候终是不适合玫瑰生长的)那... 全文

10-08 04:15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