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春过后的天气,乍暖还寒,那一袭春风,吹袂着最真切而清纯的感动,真实的诺言滋长着激情,震撼风儿柔情的呢喃。或许,内心深处掩藏着一种说不清的情愫,春风里注定会产生春的情思,春的情思或许能够更加缠绵、浓郁、芬芳、馨香微风习习,我走进情缘的山谷,那样婉转地感受着每一缕可以拨动心弦的风,... 全文

10-08 10:12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每一次的长途旅行都像是一次蓄谋已久的逃亡,沿途不断变换的景致,周围不同口音的人们,一时间甚至会让你忘记旅行的目的与期望,其实这样也挺好。一个人静静的趴在桌上,默默地想着我们可能会有的未来。的确,未来不确定的因素确实太多,而我们也已经不再年轻,我们早已经没有了去用自己的青春豪一场的... 全文

10-08 10:00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诗一样的夜晚,怎么忍心就这样的睡去?诗一样的夜晚,喜欢一个人在夜里听寂寞,尤其是在别人都酣睡的时候,听她寂静的旋律,安仁的慈爱,温柔的妩媚,丰满的韵味一个人独自站在了窗子前面,凝视着远方的深邃与高远,心境开始变得空灵,鼻子的呼吸声,脉搏的跳动声,甚至眨眼睛的声音都听得真真切切。意... 全文

10-08 09:42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导读】他走过去,把孩子抱在手上,痴痴的欣赏着。多么美丽的一个孩子啊,清灵的大眼睛,灿烂的金头发,红润的面庞,娇巧而明媚的唇,他会给她穿上美丽的花裙子,牵着她的手走过春夏秋冬....  河神的女儿达佛涅美好而聪慧,希望自己成为像月亮之神狄安娜一样自由奔放的女子,所以拒绝婚姻,太阳... 全文

10-08 09:32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一]  那一日,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蓦然听见你诵经的真言。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那一刻,我升起风马,不为乞福,只为守候你的到... 全文

10-08 09:29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导读】我也好想唱歌,尽管唱得不好,而且根本记不住歌词,可我还是会奢望有一个人,不怕噪音减少寿命、不会紧紧捂住耳朵,而是乖乖地坐在我身边,听我一遍遍唱那些缠绵的老情歌。  一日乘长途大巴去外地,在我前座是一对恩爱小情侣,女孩乖乖地靠在男孩肩上,一头柔顺的秀发密密地垂下来,像是想挡... 全文

10-08 07:43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接上一章,未完待续的故事。认识刘小洁以后,我室友都问我是不是移情别恋了。我虽然没有明确说过喜欢叶李,但是这么漂亮的一妹子,我整天围着她转,难道是处于纯友谊?一点想法没有?我自己都不信。我也仔细的想了想,觉得追刘小洁的成功率都不大,还想毛线啊。反正我乐意和美女一起玩,任何一个要是喜... 全文

10-08 07:37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爱情如花,一种有固定期限的花,从萌芽到盛放,渐渐走向凄零,若错过了再去追忆,唯有情意徒劳尽。爱情如茶,一壶由浓入淡的清茶,从滚有地方能治好白癜风吗烫到余温,需人心静待,无论你走或留,它都会化为微凉。  爱情如烟,一缕大漠孤烟,从浓郁到朦胧,接近就要靠心,看得越清,痛得越深,即使痛... 全文

10-08 07:33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这雨啊,滴滴嗒嗒,淅淅嗦嗦,前不见来者后不见尽头,仿若时间的匆忙已经在它的乾坤里停下了脚步。就这样地连绵着,缠绵着。柔弱的灵魂,霸道的气魄,把茫茫山川,奔腾的河流,烦乱的心思统统收留,一层薄雾,一层烟霭,飘飘悠悠,悠悠飘飘,一直延伸到很远很远的白云深处。静静地伫立窗前,看远山依稀... 全文

10-08 07:20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四月轻弹一曲小调,把我从三月的江南雨巷拉回,带至芳草萋萋的沙洲,在一个漫天飞花雨的日子,读一段文字,缅怀一段时光;在一个落红点点的时节,赏一场樱花雨,看一场穿越四季的盛宴,漫天飞舞,落樱似雪,流年似锦。题记素日如水,往事如烟,时间悄悄从指尖溜走,回首过往,总有一些惆怅惹人思量,总... 全文

10-08 07:12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无意中才发现,夏天悄悄的走了,在我还没有慢慢去体会的时候就走了。印象中的秋天应该是很缓慢的,很磨蹭的,可还是在我来不及准备的时候就离开了。趁着将要渐黑的傍晚,心绪一下子就乱了,四年之前和一年之前不断的激烈冲突,乱了回忆,乱了现实,乱了生活。莫名的到了公园,才发现现在的我竟然不知道... 全文

10-08 07:09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大学三年的生活很快就要结束了,每天紧张烦乱地看书、做题再上机的死循环,单调乏味极了,唯一高兴的就是想起她。我想以一种平静地心态写出我生命中唯一的爱情。不知道喜欢一个女孩子六七年的时间,算不算很久,但至少占据了我现在三分之一的生命历程,珂从初中开始便一直是我的同学,她清纯甜美的风采... 全文

10-08 06:58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那年你二十岁,那年你去当兵,那年如果你开口说一句话,也许我们的命运都能改变。今夜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突然想起你,原本早已把你尘封在最深的记忆里,没有想到你竟会突然出现在我今夜的思绪里。人,只有感觉自己的生命之光很微弱的时候,才会看到或想起那些离去的人。莫非我......不会的,因为... 全文

10-08 06:55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导读】泪是咸的,泪流不完,那是因为人的身体里有一片海。爱是热的,恒温37,人的身体里有红色的火焰。爱火燃烧,血液沸腾,所有人世的暖意从单薄的皮肤散射,每个人都是恒星。爱火熄灭,变成咸咸的海,奔涌的恨意随着泪跌落。重重砸起红尘,濡湿干燥的自己。  一半是哪里医院治疗白癜风好火焰,... 全文

10-08 06:25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草长莺飞,杨柳依依,我踏叶归来,与你相约,你笑靥如花,带走了所有忧伤!  花红柳绿,纸鸢迎风,你轻轻接过我的手,荡去残留昨日的温尘,我纤指素手破译白癜风,娇花照水,抚去你一路奔波而来的尘埃!微风吹乱了我的长发,静静飘荡在你脸上,你说三生石磐,你苦苦求我千年,我依旧飘然远去,今生相... 全文

10-08 06:23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文/凌云  不同城市有其不同的魅力,不同的人们都会有不同的爱情,春城之于我。一个他乡的游客,也有其独特的感情。  假如在春城拥有爱情,我一定要带你去滇池,在滇池的柔波里,远望白鸥纷飞,近看钓叟点点,清风徐来,水波不兴。执你的手,吻你的眸,放眼天地于一隅,尽收春色于黄昏,唱一支情歌... 全文

10-08 06:21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我曾经很多次很多次试着不去想你,试着去放弃你,可越是这样就越放不下你。有时候人总是这样很傻很傻,傻到连自己都不相信。我很不情愿再这样下去,我怕我会疯掉的;别人都说爱会改变一个人,或好或坏,但这些我真的不想再干白癜风治疗需要多少钱涉;我只是想把你忘掉或是不再爱你,我不再想活的那没累... 全文

10-08 06:15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我在梦里,梦到翠雨碧烟的江南。朱漆木门,铜绿门环深北京中科医院锁。青丝重重,黛眉、还是那双细长的眼。似乎是站在阁楼上,推开那扇窗。风吹,花色冷了衣妆。  我抬眉,淡青色的天,没有云朵,亦没有阳光的间隙,纯得就只有那一种颜色。我知道,我是在做梦,游戈在诗词、画卷、唱曲里的归暮。  ... 全文

10-08 05:58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记得大概是儿子读初二那年的一天晚饭后,我见儿子斜靠在床边心神不宁地愣着,我装做看电视,斜着眼偷偷观察着他的举动,因为社会上中学生早恋早已沸沸扬扬,怕青春期的他把持不住自己,枉费了我望子成龙的一片心机。果然有了情况,儿子一直揣在裤兜的右手拿出来一张纸条悄悄地看,他也许太投入了,竟然... 全文

10-08 05:45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