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雨天 雨没日没夜的下着,天阴冷得令人窒息,仿佛太阳永远地消失了,阳光再也不会普照大地。    在宿舍的窗前,敏已经坐了整整一个上午。她出神地凝望着淌满雨水的窗玻璃,雨水从窗沿的上方渗出来,贴着玻璃一道道流淌下来,... 全文

01:38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高粱地里的爱情 一 大春和秀红家的地挨着。这天大春和秀红都在各自的地里用锄头除草。大春一边除草一边用眼睛的余光偷偷的看秀红。看着看着,大春就发现秀红扔了锄头就急急忙忙的往旁边的高粱地里跑去。大春预感到有事要发生,就放下锄头... 全文

01:32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人物介绍: 端木叶:爱助人为乐,一个先人后己的胖女生。 欧阳清:外边淑女,骨子里却透着十分的不安分,十足的Jay迷。 帅风:人如其名,双重性格,有着男孩子的胆识,也有着女生的痴迷和情感。 木宇:有非人的经历。... 全文

01:22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你 你 你被彻底地改变了啊,他孤寞的想着,你只是一个高举双手的混蛋罢了。你的心里只有懦弱和卑怯了。如今的这些日子你变的圆滑了。你学会了虚伪的善意。你用一双污浊的手抒写了一片污浊的文章。 这不该是应有的你。你变... 全文

01:11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变脸 时主任是个读书迷,每天上班也常常是一册杂志在手,直看得如醉如痴。他知道陈芒爱好文学创作后便教导他:白癜风医院海口哪家好 “你不要老写些所谓严肃深沉的东西嘛,现在都什么时代了?看那个什么纯文学的人还剩下几个?你要多写些大众喜闻乐见的通俗... 全文

00:15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白癜风的危害八戒 八戒 四周昏惨惨一片,空气又冷又潮。举头四望,古树枯藤聚拢缠绕,铺天盖地遮住了阳光也遮住了大地。地上的草长得一人来高,不时有什么动物在里面倏在穿过,草顿时倒伏一片,空气里留下一股腥气。一只大鸟鼓着圆眼怪叫... 全文

00:04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有朝霞,有晚霞的山上,一个女人失去丈夫,没有孩子,身体和精神的折磨,她喜欢红色,她得到另一种生命 北京哪里治白癜风 红色惊悚 我在窗前眺望,山下房子盖的很集中,一个新盖的房子里放着鞭炮,响声传到山上来,的烟被风吹过后,很多人... 全文

昨天23:49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村人写真之一:铁匠老黄 白癜风早期的治疗方法       门口塘岸边褐色的老枫树枝头上绽出了绿苞,塘岸石缝里长出的猪耳菜快长猪耳大了。此时,铁匠老黄和他的徒弟挑着炉子、铁砧、锤子、钳子及行李等,闪闪压压,吱吱呀呀地来到... 全文

昨天22:34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公羊夜话 七岁那年,家贫,下榻于羊圈之干草堆。某夜,月朗星稀,忽警醒,闻圈内二羊作人语,老公羊九岁高龄,银须垂地,目光如炬,语言炳蔚、峭拔,思想锐利;小公羊两岁,角利体壮,碧眼皓齿,气宇昂藏,重达90余斤,有勇力。今又逢羊年,乍... 全文

昨天22:23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丑儿很丑,毛色不亮,颜色也不纯正。身型不似牧羊犬的高大,也不像西施般的娇小。丑儿还瘸了一条腿,耳朵也被曾经欺负它的同伴咬掉一半。 天使之伤~白癜风医院上海哪家好(偶好朋友之一的故事) 丑儿很丑,毛色不亮,... 全文

昨天22:07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药 丸    "嗨,兄弟,治白癜风的外用药我说你敢去治疗白癜风的药品抢劫银行,就应该敢说话.我和你在这里很长时间了.你不冷我可冷.说吧,和你在一起被击毙的是谁?"华特警长用一种风趣的语气说道. &... 全文

昨天21:56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那些花儿 个孩子带着他的一些花儿来到了他最喜欢的地方。青山绿水间。他发誓要陪伴着他的花儿。一生一世。 他是个男孩子。刚毅、果断、叛逆、心如止水。他16岁。但他觉得自己仿佛苍老了。被喧嚣尘世的名利之风吹得老化了。心... 全文

昨天21:38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随便写写 异样的春节 新的一年,本应该忘记过去的伤心事。但那些伤心事却总围绕在我的心头。本是一场结束的爱情,却随着新年的到来。又让我痛哭一场! 去年年末,我从朋友的口中得知我北京哪些医院白癜风好家乡的女朋友已经成为别... 全文

昨天21:33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陌路夫北京能治疗白癜风吗妻 文与典睡在同一个床上,同在一张餐桌上吃饭,每天都是文用摩托车送典去上班。望着文和典相依偎在一起的样子,不知有多少人生出忌妒的目光。 * * * * * 文坐在便桶上不停地吸烟,本来已经惨白... 全文

昨天21:07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老人与城堡   一    “诚信是一种坚挚的信仰、伟大的力量,我们用生命去维护它,即使我们的拥有和身体面临威胁受到损害,我们也在所不惜……在我们这里,诚信永恒!”    遥远的西方,一抹昏黄的夕阳哀叹出最后一眼光芒... 全文

昨天20:33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锁在抽屉里的家书 锁在屉子里的家书(小说) 汪明 放学路上,秋雨纷纷,凉气丝丝。黑狗有意将泥巴甩在我身上,把我搞恼了,我一气之下,跑上去将黑狗摔倒在地,弄一个黑鱼滚泥,黑狗满身是泥,从地上爬起来破口大骂,骂我... 全文

昨天19:37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头盔(小说) (HB HSQ)    嫁给他七年,他仍然是一名普通的职员,她却从业务员做到了总经理助理的宝座,而且据说就快要提拔她当副总经理。    他的确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在当年众多的追慕者中显得渺小得可以忽略不计、视而... 全文

昨天19:29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两种人 朋友似乎更胖了,皱纹好像比以前也多了。他对我在寒冬多时地等主人回来表示歉意,但我总觉得以前的我们不需要这个,现在也是,我的表情也让他明白他的多此一举了。   他的客厅里还是老样子,在这个租来的空间里,放满了学生用的... 全文

昨天18:20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温暖的下午,火车道上仰望天空 早上醒来,以使九点了,外面是阳光明媚,微微的春风慢慢的流动。    不知何时,那寂静的上午已过去,        时光流逝,速度让人惊叹不已,缓缓的迈入了下午,    ... 全文

昨天17:23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