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座 清晨六点,狭窄的沙土路上,一辆破旧的中巴里。 车里有穿着破旧的农民,有衣着光鲜的乡干部,有身穿各个学校校服的学生,还有个穿军装的很显眼。大家都是早早的来占座的,只有后面几排还散落着几个空座位。但是司机边上的座位一直空... 全文

09-21 11:28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为什么 午夜,她一个人走在下班的路上,周围的路灯都那么无精打采的亮着,月光太温柔。她感到好孤寂,并感到十分害怕,每当她的影子随着前面更亮的灯光转移到身后的时候,她就更加的害怕,这时她的脚步就更快了,盼望着赶到这灯光的前面。 ... 全文

09-21 10:53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忏 悔 忏 悔 chan hui 野猫,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怎么办?一个消瘦的碎发女孩靠坐在窗台上无力的吐着烟圈。    她的食指与中指内侧都熏的很黄,应该有不下5年的抽烟历史了。    我会和... 全文

09-21 10:46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黑马 三叔死了后,只留给三婶一座旧房和一匹黑马。我要说的就是这一匹黑马。听父亲说,三叔和三婶的结合正因为这一匹黑马。然而……    深秋带来的黄叶,赶走了夏季的蝴蝶。一张叶子落在三婶的头上,叶子是安静地伏帖在那里。三... 全文

09-21 10:28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在树梢上唱歌的河       考场回来,父亲没有问我考得怎样,急切地说:不上学了?赶紧割蒿去!我二话没说,拿起镰刀和绳子,割蒿去了。 化肥奇缺。为了积肥,人们把所有的山毛野草一概拿下。夏雨初晴,村野里到处是拿着... 全文

09-21 10:22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再回兰若寺(第二修改稿)             一片落叶告诉我,秋天到了。 就这个时候我又回到了兰若寺,准确的说是松柏镇。 兰若寺不过是松柏镇里的一个小小的寺院,人们之所以知道它,是因为一些动人的... 全文

09-21 10:16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都说父爱如山,可是父女不再相见,那如山的父爱又何去何从...... 父爱如山? 玥儿12岁那年,父母莫名的冷淡了对方,母亲和玥儿睡在了原本属于他们夫妻二人的床,父亲自己睡到了玥儿的房间,玥儿想着:和母亲一起睡真好,却没有看... 全文

09-21 10:10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错过 天刚晓,秋的叶被风吹落在地,叶的心微微一颤,终于自由了。看了一辈子的天空,也爱慕了一辈子的云,现在她终于可以选择坦坦当当的去爱云了。叶哀求的对风说:能不能将我吹到天上去,看云吗?”风从云的眼深中看出了她对云的爱意,风笑笑说... 全文

09-21 09:57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半壶水 “轰”的一声,又一发炮弹砸在了无名高地上。连长抿了抿干裂的嘴唇,问:“还有多少水?”通讯员扬了扬手中的水壶,无奈地说:“只有半壶水。中科医院获“聚力共健”品牌影响力企业”“该死!”连长用顶了顶军帽,忿忿地骂道:“真该死!... 全文

09-21 09:02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钻石 女人    子君看着白癜风治疗要花多少钱窗外的街景,浓雾裹挟着昏黄的灯光,要天与地的空间变成一只硕大柠檬。今天是06年的圣诞节,但浓雾的阴郁要往常会一直热闹到子夜的丁香街,变得静默、神秘。偶尔路过的车,拖着粗重的喘息慢慢滑过,象是小心... 全文

09-21 08:56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上车下车 上车,下车       一       对于未来的事,人们总显得蒙昧无知。 在这城市里,没有人知道自己会遇见谁,会发生怎样的故事,获得什么样的欢喜或者伤害。人们统统在各自忙碌。... 全文

09-21 08:38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噩梦 她觉得自己是在做梦,立刻就会被惊醒的梦。荒诞无稽的梦。然而她找不到任何可证明的。事态尽管荒诞,感受却是真实的:疼痛,无助,惧怕,又不停中科UM-D的期望挣扎,如果是梦,她应该早就醒了,可她这样的度过了一日又一日,始终脱不了... 全文

09-21 08:06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梁子 初秋的空气中零星地撒了一些冷的因子,梁子躲在站牌后跺着脚。 “不该去见他的,”梁子想,“他都已经选择他老婆了,应该放弃才是。” 公交车来得时候,梁子还是抖索着上了车。    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哪个好 梁... 全文

09-21 08:00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陌上尘 (-)流沙 他曾说蒹葭苍苍,我不信,到哪里才能找到一片比这眼前的大漠更苍苍的芦花。即使有,到哪里才能找到另一片无涯的大地,放置它。 他曾说白露为霜,我仰头,只看见长空万里,风绕着沙,沙绕着风。 觥微浊... 全文

09-21 07:49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不做你的蓝颜知己 我叫陈沫。当然,你也可以像阿卢那样,叫我小沫。   阿卢说“沉默”只是父母对我的痴心妄想,我在他身边上窜下跳二十几年,像水中腾起的飞沫,一刻也不曾安宁过白癜风患者救助计划。  长春治疗白癜风的医... 全文

09-21 07:37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三 卡索一直向着家的方向走,到明堂堂的亮。阳光照的卡索不能抬眼,路上没有风,什么都静止了。空气也不那么柔软,像丝,千丝万缕的游进鼻腔,穿过大脑,流到身体中缠成线,结成网。卡索反反复复的听着歌,这是他能听到的唯一声音了,也许这世上... 全文

09-21 07:30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老公,你把爱都给了QQ 刮风了,吹起了窗帘,我站起来走到窗前,把窗户关上。 已经十一点多了,我躺回床上,感觉全身冰冷。外面下雨了,“滴答,滴答”的落在空调的风机上,书房的灯还亮着,老公你还在上网吗? 我叹息了一声。不知从可时起,你迷上... 全文

09-21 07:06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沉浸在夏至未至里的我,做了一场夏至过后的梦…… 夏至梦至 昨晚,我流着泪,微笑着合上了书,很快,我的意识开始模糊…… 黑暗中渐渐出现了微弱的光亮,然后越来越明晰,一个纤柔的背影,一头黑亮的齐肩短发,似夏日里的一丝清凉... 全文

09-21 06:54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曾经拥有那一瞬间       又到一个冬天。 雪花从空中慢慢飘下来,把地上染成一片雪白。已经是傍晚,街上不是很多人,有也是匆匆忙忙的往家里赶。 我独自走在街上,用一只手接住下落的雪花,多洁白的颜色啊,可... 全文

09-21 06:10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糖 好好生活,他走的时候这么说。我不知道他是说的好好生活是什么意思,让我每天按时吃饭?不要抽那么多的烟?喝酒的时候不要喝醉?还是,不要让自己的身体跟那些男人纠缠在一起?    我不知道,我想他也不知道,要不他说话的时... 全文

09-21 05:53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