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往心灵的地铁    从四惠到苹果园,从苹果园到四惠。 他们都是坐着同一班地铁,向着同一个方向。因为他们都是坐始班地铁从四惠出发,又坐末班地铁从苹果园回来。每天都在四惠和苹果园之间重复着。每天,每天……    那段日子,是... 全文

10-07 12:30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小江湖 “老板,给!通宵。”一个模样不大的孩子朝我递过5元钱,然后就势用手往鼻子上一荡。 他的衣服脏兮兮的,头发乱成一团。要不是看在那5元钱的份上,我真想马上把他哄了出去。 随后他开始满网吧的找海绵厚实的沙发,选定了... 全文

10-07 12:27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鸵鸟    雕刻时光,这是一个咖啡馆的名字。    诺大的落地窗前,马路上飞驰而过的车影,偶尔形色匆匆的过客,斜斜的细雨分割了落地窗,原本纯净而坚强的没有一丝痕迹的玻璃窗,此刻却就这样被轻柔的分割了,缓缓滑落的雨滴定格在街对面公... 全文

10-07 12:05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悲剧一般都能让人感受至深,尝试一次。 银白嫁衣 星带云来到“魔泪河”,他们就在河旁依靠着,哭泣着。 星95岁,是魔界杰出的魔童,再过5年就是“成魔时”了,那时,他就拥有魔界的法权。也就可以娶妻了,并且星是被指定的下一... 全文

10-07 11:48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可惜了陈酒    老爷子爱喝酒,愈陈愈好。只要嗅到陈酒那浓烈的醇香,鼻洼便堆成皱褶,眼廊便眯成细线,嘴角便向上抿成月牙儿。 今晚,老伴又端出陈酒,老爷子却没乐。 老爷子退休十余载白癜风蔓延的厉害是否会导致死亡不涉公事,整日里侍弄... 全文

10-07 11:29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那我的爱情呢,谁来买单? 下午,烈日,口干舌燥。 悠悠低着头在路上走着,太阳晒着她的黑色长发,炙热得让她更加困惑了。 他终于要开口了,就在今晚。必定是个分手的日子。僵持了这么久,是该了结了。要哭吗?不要!要挽留?不要!... 全文

10-07 10:53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专家团全国学术交流会——唐山站圆满成功! 做女人难 在过去,性是绝对禁止议论的,把它标称黄色低级趣味之类。随着人们脱离开愚昧教育,逐渐认识性的生理常识。过去对离婚人一概而论,轻者思想意识问题,重者上纲上线作风问题... 全文

10-07 10:48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巧事的验证 巧事的验证 因为我长得比较高大,一脸络腮胡子,给人一种凶猛的感觉。同寝室朋友胡边边开口就叫我土匪。他有一部有手机,有人找我的信息,也多经过他的手机来转达。 有一天,办公室的同事要帮我介绍个女朋友,电话打到... 全文

10-07 10:40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仅献给“爱情地位低微者” 老船的爱情 老船并不老,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老船今年仅仅才18岁。老船是一个天生智力发育不全者,简单来说就是弱智。老船的母亲也患有精神病,父亲早早就去世了,只有一个哥哥长期在外打工。老船长得牛高马大的... 全文

10-07 09:41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叶语 一场罕见的大雪已经下了三天三夜。 三天三夜,王荆一直在[枫桥夜泊]徘徊不定,焦虑不安。 [枫桥夜泊]是一所庄园。 庄园有个非常特别的名字[枫桥夜泊] [枫桥夜泊]的庄主王,单名一个荆字。 王荆... 全文

10-07 09:39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美丽的错误 昨夜,下着很大的雨,一如我潮湿的心情,雨中黄叶树,灯下迷惘人,当想起你时,掩卷独坐就会浮起很多悲剧感,我的眼泪又来了! 你是披着疲倦,携着晚风走进我的季节,那天,你失魂落魄,就象受伤的鹿儿,你说你很累,你的爱情... 全文

10-07 09:34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代价 这城市,她离开三年了,已觉得陌生了,深吸口气她对自己说:“只是回来看看,仅仅有一点想念。” 走过这条街,有家酒吧,那是他们相识的地方。 两年前的聚会上,穿过人群,她看到他,高大消瘦,一双略带孩子气的眼睛... 全文

10-07 09:17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乡村粉事 一   一提起赵新农这个人,“互联网+”国际白癜风智库空间大家都说他坏,出了名的坏。坏到进了监狱,还有很多女孩都惦记他,偷偷买了好吃的去看他。你说这不是坏是什么?我妈很生气地跟我这样讲,让我以后不要理他,尽管他现... 全文

10-07 09:03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湖心亭无雪 再去湖心亭,无雪。 湖心亭,荒芜的大地脸上的一滴眼泪。湖中有轻捷的舟子,只是舟子上的我疲惫了,已经苍老的头发披落在我的面颊。我的目光已如了雾色的茫然,往日我能看穿翠绿的青山。 我的舟子,更像是在时间中飞纵... 全文

10-07 08:53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面具       我恨她。­    她就在我的面前。­   北京中科微信回馈活动正在进行中...... 恨意弥漫。­    怒火的硝... 全文

10-07 08:48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糖暖甜心          那是我第一次来到像北京这样的大都市,激动和好奇的心情使我一刻都不能呆在屋里。骑上自行车,从女友家出来,我的眼睛每时每刻都在拍摄着每一处的繁华和宏伟。    当路灯不情愿... 全文

10-07 08:26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浪漫中秋节 早上刚酒醒,头依然昏昏沉沉,疼得厉害。下床的时候,看见地上一摊呕吐的脏物,林月明皱着眉头,穿上拖鞋绕开了。 走路还不是很稳,摇摇晃晃,他就那样踉踉跄跄地往屋外的厕所走。走廊尽头的厕所,门正关着。他就扶着墙,等待... 全文

10-07 07:43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有缺陷的花瓶 零点的河堤,春一个人立着,心中满是悲伤与凄凉。一个幽幽的暗影站了起来,“你好”,同样的感伤与落寞。没有防范、没有抵触,如同预先的约会,如同旧友重逢,两小食物有安眠功效条情感惨淡的溪流交融在一起。 也许是特定... 全文

10-07 07:14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壶 壶 公司组织春游,地点是宜兴,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这是个出紫砂湖的宝地,与景德镇的瓷器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沙冒是个壶,专门收集研究有价值的现代壶的精品,此行正圆了他多年的梦。沙冒惧内,宜兴之行还是办公室主任亲自... 全文

10-07 06:01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根 雕 搬了新居,认识了邻居中两对小夫妇。 一对住楼下,本地人,房子是男方父母买的。另一对是外地人,安徽的,矮小,皮肤黑糙,住在胡同口廉价租的活动房。活动房晚上供人安寝,白天便是一个杂货铺,安徽夫妇在里面卖点柴米油盐之类,... 全文

10-07 05:55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