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树 人生无痕,岁月有痕。 二十出头的我,艺术院校毕业,从事设计一类,正当青春奋斗期。 我试着到一家大企业去应聘,幸运而有实力的我没有落选。 结果一到公司就职,遭冷待。 办公室里,有两张办公桌。一张桌子... 全文

10-08 09:33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爱情梦 这些天以来,她对丈夫的不满日益俱增,例如他的婆婆妈妈、不善言谈、小肚鸡肠、不幽默风趣,甚至连在床上都表现的那么委琐。今天竟为不小心打碎了一个茶杯而向她吹胡子瞪眼,若梦实在没办法再忍受下去。    其实在结婚的... 全文

10-08 09:18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老公,我不做你屋内的陈设 今天又是一个情人节,老公,你会回来吗,陪我过一个有情人的情人节! 我一个萎缩在淡黄色的沙发上,像一个哈吧狗那样等着主人抚摸。 我换了一个姿势,想让自己舒服一点,可是心里却越来越难过。 ... 全文

10-08 09:09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指路王 题记:有人认为有神灵在掌握一切,用神箭对人作出惩罚;在路口立指路碑为过往行人指明道路,积阴功,可以化解将军箭,会转运得福。所以挡箭碑又叫功德碑,指路碑。 1 “老九,你的媳妇来到哪里了?”寨里的四大妈每逢老九... 全文

10-08 08:56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十九岁的边缘 我十九岁,一个人行走在这个落寞的城市。我在这座城市里读书。妈妈说,你要留在那里,不要再回来。她的眼神凄厉。她说你永远也不要再回来。这个恶魔一样的地方。那时我看着她,看着这个一度让我窒息的女人。我的眼睛盛满褐色的阳光... 全文

10-08 08:50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前生,今世,来生 前生,今世,来生    三十年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我一直都在徘徊。徘徊在今生的迷惘中。一切的一切。包括所有的一切。冥冥中好似上苍在惩戒我这个罪人。事事不如人意。逢必输。    我因此... 全文

10-08 08:45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孤单请离他在远点    一个刚满十九岁的花季少年,应该生活在熙攘喧闹的校园生活里,或是在竞争激烈的社会中打拼。有点青涩,冲动的年龄,时而去去网吧,打打小架,与同龄人去打打球。这或许是我们认为花季少年该有的生活吧。而今我所讲... 全文

10-08 08:32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离婚是怎样炼成的 方熠一边看表,一边冲进维纳斯酒吧,在服务生的带领下,来到9号茶座,一个淡雅秀丽的女子早已坐在那里。 方熠抹着汗,陪笑道:“不好意思,因为堵车,来晚了。请问您是袁冰小姐吧?” 女子起了一下身,微笑道:... 全文

10-08 08:24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情系流星 她爱星,尤其是流星 。 她在别人眼里是个孤僻的、忧郁的、冷漠的、奇怪的女孩。 她和其他七户人家住在同一个大院里,另七户其乐融融的生活,只有她独来独往。 住久了,大家也习惯了她的星星窗帘;她的星小孩白癜风图片欣赏星风铃;... 全文

10-08 08:11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霸王别姬   汉军已包围垓下。   西楚霸王正与妃虞对坐在帐篷里畅谈,霸王道:“虞,如今,汉军就要攻打过来,楚军在劫难逃,你今后又该何去何从?”   虞一听,眼中含满了泪水,她跟随羽已经好多年了,他从来没有说过她... 全文

10-08 08:01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心结 冷雨还是冷雨。 没有父母的孩子。 长在十七岁的年纪里,女孩的面孔,女孩的身段,女孩的气息,像她的身世一样单薄的一个孩子。悄悄长大的女孩,从小过惯了寄居的日子,就如泡在醋坛里,尝不出什么是酸味。一切风平浪静,毫无... 全文

10-08 07:49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人面不知何处去 我送他去车站。 在车上,我坐着,他站在我身边。我扭头看着车窗外面,没有看他。 路边开满了桃花。一团团粉色的柔云向远方伸展而去。 “陪我走走吧。”我突然未加思索地说道。 他点了点头。 ... 全文

10-08 07:45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一场恩怨 一段友情 一种背叛 一堆断发 断发 她是一个小偷,屡次作案从来没有被发现,可以称的上是个神偷。她有一对绿色的小发夹,上面印有四朵白色的小花,显得十分素雅、漂亮。 当她走在街上,物色... 全文

10-08 07:36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兰兰的婚事 “奶奶,这对门的哪个姑娘在哭啊,哭天抢地的?”我接过奶奶手中的茶杯问道。 “来生家的二女儿兰兰,唉,苦命的姑娘,也不知道来生是怎么回事,孩子小的时候不听话教训教训也就是了,现在兰兰都快到谈婚论嫁的年龄还... 全文

10-08 06:57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叶子! 散场的游乐园 散场后的游乐园 ­    &sh北京白癜风治疗的专科医院y;    木马搭配着柔情欢快的音乐旋转着~~ ­    越来... 全文

10-08 06:21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丢车 现在买车的人是越来越多了,可是交不起停车费的人也是越来越多了。这不,居民小区的路边停满了大大小小的南宁白癜风医院车,住在老远的人也不嫌麻烦,把车寄放在这里,还不是因为不用交停车费吗? 这可给居民们带来了极大的不便,车... 全文

10-08 05:59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池畔逸事 (小说)    一    在东北某地有一个偏僻的小村庄,叫“靠山屯”。 在靠山屯村的一块玉米地的地头的池塘里,发生了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因这个故事与池塘、与生育有关,故本篇小说叫做《... 全文

10-08 05:54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爱,应该是......          (一) 治疗白癜风药物    “当,当,当……”墙上的挂钟敲了十二下。我翻了个身,睁开惺忪的睡眼,见姐姐仍然拿着细细的银针,在那人体塑像上找穴位。 她那... 全文

10-08 05:24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窗外,月光如水,透过窗棂,洒满一地清滢的冷光。小威仰起头,沐浴在这片祥和的月光中,他想起了爷爷,想起了母亲温暖的怀抱,笑容像落尘一样,一点一点再次堆满他的脸,只是目光中依旧流露出一股抑制不住的寂寞…… 那些忧伤的岁月   ... 全文

10-08 05:19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追伤之补遗篇 我的名字叫作青青。我爹说这是个吉祥的名字。代表了春天。是春天呢。我娘就叫春天。但我从来没有见过我娘,我一出生我娘就死了。相士说是我克死了我娘,我这一生会克死很多的人,很多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我爹认为这是鬼话,我也认... 全文

10-08 04:54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