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小凤传奇之最后结局3 (五) 雁小北的剑 夜已深了。陆小凤却睡不着,他感到很奇怪,细针居然是一个女孩子的,而且是一个处女。难道说,有一个处女救了雁小北?可雁小北是有家室的人,那处女是他女儿?不对,没听说过雁小北有女儿。难... 全文

10-08 08:35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胭脂凝泪:雪梅难续前缘梦                一、从父亲死去那一刻起,他的命运就已定格,注定孤苦,注定漂泊。    江南四月的风景如旧,山花烂漫得像火燃烧,瑰丽的姿颜一如倩女... 全文

10-08 08:32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你像那蓝色的小三和弦 轻轻地流淌在我的指尖 温柔如水是你的灵魂 让我沉醉迷恋 如梦似幻的小三和弦 柔柔地回响在我的心间 洁白无暇是你的爱情 让我日夜思念 我曾在菩萨前许下了愿 让幸福洒满你身边 只... 全文

10-08 08:29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她,送走了秋天 枫叶铺满了花园的便道。林庸拾起一片叶,心中波澜起伏。淡淡的秋绪,平平的思念,略带治疗白癜风是关键的一个重点迷茫的幻想和凝重。有时林庸也在想,天堂会不会是引导绝望之人走向自毁的导火锁……那女孩儿的话,如同倾泻而下的... 全文

10-08 08:24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童话案发现场 白雪公主长得很漂亮,打白癜风十多年没有扩散从一出生开始,赞美之声不绝于耳。 容貌是女人的第二生命,这一项白雪自觉已经满分。 她只介意自己的身高问题。 魔镜说:公主你是全天下最漂亮的人儿,你无需怀疑... 全文

10-08 08:16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拜月无人见晚妆 来说说柔福,全书的主角。    书专家介绍脑血管疾病患者挤爆医院里是写了两个柔福的,靖康国难之前的柔福,善良,单纯,活泼,俏皮,让人心底为之一荡。她本应如此过完一生的,大宋朝的公主,衣食自是无忧,母亲是... 全文

10-08 08:12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那几年错过的时光 知道表姐和二炮好上了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那天他和平时一样从学校的大门往教室走,远远的就看白内障的症状以及术后模糊不清的原因见表姐和二炮蹲在墙角的阴凉里谈笑风生。早听说表姐在学校里开了家理发店,然而他... 全文

10-08 08:08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独自喝我的苦咖啡 ( 一 )现实毕竟是现实,我们真得是活在现实中的人.人哪,就是在没碰到自己时,都把生活想得很完美.    白马王子,少女从小的梦.当然,男生也总设想着能邂逅一位温柔可人的白雪公主.    ... 全文

10-08 08:04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爱情这儿童白癜风患者睡眠不好怎么办江湖 街道两旁的围栏和高墙之上,正怒放着大片的喇叭花,紫色的花在南方的冬季肆无忌惮的开,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城市没有冬天。刚出生没多久的小鸡们紧紧跟在老母鸡的屁股后头,脚下踩着碎叶,穿过长满野草的... 全文

10-08 07:55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泪别黄昏 静静地躺在病床上,晶莹剔透的液珠一滴一滴注入我的肌体。我用眼睛呆呆地看向对面空空的床,6号那位很乐观的老人昨天被家人接走了。我曾经对他的病情有所怀疑,因为大家的病历卡都是用中文填写的,唯独他的还加了化学元素符号:Ca,私底下我问过医生,... 全文

10-08 07:50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题记: 风急天高猿啸哀 渚清沙白鸟飞回 渚砂 我是一粒沙 我是从女娲指间滑落的一粒砂,患上白癜风治疗不及时会不会扩散到全身呢我依旧留恋女娲指间的那份轻柔,似水一般的。 女娲曾问我:“小沙,你想做小人身上的什么... 全文

10-08 07:46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卖瓜 卖瓜 秋霞爹和娘一大早就出门了,拉着满满一车西瓜进城去卖。今年的西瓜丰收,瓜农们收获的喜悦已经被接踵而来的卖瓜难的问题搅得所剩无几。往年前来拉瓜的瓜贩子压价压得离了谱,眼看着地里成熟的西瓜,有很多人只好忍声吞气的卖了。照这个价钱的话,... 全文

10-08 07:43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为什么 午夜,她一个人走在下班的路上,周围的路灯都那么无精打采的亮着,月光太温柔。她感到好孤寂,并感到十分害怕,每当她的影子随着前面更亮的灯光转移到身后的时候,她就更加的害怕,这时她的脚步就更快了,盼望着赶到这灯光的前面。 ... 全文

10-08 07:40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亲娘 “唉哟!我的小袓宗,你可慢着点,别走到水里去!” 一个妈妈母鸡护小鸡似地罩着那个刚刚蹒跚学步的小崽子。 那个小崽子嘻嘻哈哈嘿嘿哼哼地笑,他偏偏是往那水坑里走,完全不顾他亲娘的好意--他用自己那尚不强硬的双臂挣脱母亲的怀抱,向那个... 全文

10-08 07:37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勤能补拙    雪是我年少时的儿伴,脸雪白雪白的,双眼总是布满忧虑.在众多的同学当中,他总是显得那么单薄与秀气. 雪,家境不好,母亲是聋哑人(据说在牛棚里被人打伤致残的).而雪的左手大拇指也因一次意外断了一截.我父亲... 全文

10-08 07:32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术好 暗 一般都是在这样的午夜,白给我打来电话,在冷漠的城市里,她说,下雨了,你听。然后是漫长的沉默,电话遥远的另一端,她的呼吸在潮湿的水流里,有些干燥。    一片空白之后,她的蓝色的声... 全文

10-08 07:28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我是暗夜精灵,你是谁? 我是暗夜精灵,你是谁   我是于黑暗中翩翩起舞的暗夜精灵,一个冥冥中要去追寻某人身影的精灵,你是谁?   我是精灵王国里唯一的公主,我叫偌瑶.在我们的王国里,每个精灵都有双黑亮的翅膀,... 全文

10-08 07:23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小提琴的音符又飞起来了       《带雨的云七十年感怀短文300篇》 六 故事新编、异人趣事篇 第164篇 小提琴的音符又飞起来了    这是个“击鼓磨刀”风雨夜,天空乌黑、暴雨滂沱,哗啦啦... 全文

10-08 07:19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爱的到来 香是我高中时喜欢的女孩,那时她不知道我喜欢她.我们一直保持着好朋友的关系.我那时总觉得她那样高贵,不可得.所以也不敢告诉她,只是多关心她.又不让知道.我所想的.怕告诉她后,连朋友都做不成.我们就这样度过了我们的... 全文

10-08 07:14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村里的女人    村与村之间,相同的景色;村与村之间,不同的故事。   夜过三更,月色迷离,足踩青苔沙沙响。"早也盼,晚也盼,你终于来了。"三子打开门,对着她喊道。女人用手梳理被风吹散的头发,... 全文

10-08 07:10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