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梦里,梦到翠雨碧烟的江南。朱漆木门,铜绿门环深北京中科医院锁。青丝重重,黛眉、还是那双细长的眼。似乎是站在阁楼上,推开那扇窗。风吹,花色冷了衣妆。  我抬眉,淡青色的天,没有云朵,亦没有阳光的间隙,纯得就只有那一种颜色。我知道,我是在做梦,游戈在诗词、画卷、唱曲里的归暮。  ...
全文
回复(0) 10-08 05:58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表情
啊哦,还没有人评论哦,赶快抢个沙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