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夏的傍晚,我牵儿携妻来到广场,寻一张桌子,叫几杯冷饮。我用病弱的身躯,默默地承负着夏天的炎热,心却在回味着人生的甜酸苦辣。 “擦皮鞋吧。”一个陌生的童声把我从半痴呆状态中惊醒。我一看,单瘦的身材,黑黝黝的脸,“满身尘灰鞋油色”,提着一只约二尺长的擦鞋柜,长着比我九岁的儿...
全文
回复(0) 10-08 08:26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表情
啊哦,还没有人评论哦,赶快抢个沙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