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已经六十八岁了,还是那样从不歇脚的干着农活。一年四季,五谷棉粮,那样不经过父亲那双粗茧的手经过;粒粒豆豆,哪样不是父亲那双皱眉地眼睛数过;子女孙辈哪个不是父亲那不很粗壮的胳膊抱大如今,作为子女的我们已有了乘担家业的能力,可老父亲还是放不下他那不完的心,劳累心已成了父亲的...
全文
回复(0) 09-15 06:55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表情
啊哦,还没有人评论哦,赶快抢个沙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