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感情观——骆聿常用文言写“日志”或“说说”,原因有二:一则,文言可用简短的文字即可表达出所想要的意思,而白话或其他的文字是无法做到的,或者这是懒惰的缘故吧;二则,我内心很是矛盾,我既想抒发内心的感情,而同时又不想别人知道我的心事,故而用文言写东西。时下的人们对文言这种古老的东...
全文
回复(0) 09-15 06:00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表情
啊哦,还没有人评论哦,赶快抢个沙发!

返回顶部